唐山勞教所慘無人道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6日】河北唐山荷花坑勞教所在五層樓高顯眼處掛著「教育、感化」等一米多高的大牌子,實際上卻是一幕幕大法弟子被惡警和勞教犯人殘酷的折磨、毒打,手段極其險惡、卑劣,和勞教所掛的招牌形成強烈的反差。

河北某地一男大法弟子,小便時身體不能直立,得蹲著,每天要解小便十幾次,量小而次數多,一問才知道是被惡警用電棍電的,電棍直擊陰部造成的。在勞教班裏別人三個小時上一次廁所,他卻幾十分鐘就得打報告先去一次,由於小便時不能站立得蹲著,總被認為是解大便,因此經常受到刑事勞教犯班長的嚴厲訓斥。就是這樣惡警也沒有罷手,繼續迫害,結果造成重度貧血,生命垂危。勞教所怕造成又一起死案,不得已用警車送他回家。當時宋有祥和他是坐在一個車上回來的,宋有祥同樣已被迫害至奄奄一息。

大法弟子宋有祥2002年被送進唐山勞教所迫害,到勞教所後絕食抗議,一個惡警指導員惡狠狠的對宋有祥說:「我實話告訴你,你們練法輪功的死一個不算甚麼,對我們沒有任何影響,你死後只需要我給填一張表就交差了。」儘管江氏集團有這樣的政策,但對於人命關天的大事也不是簡簡單單的。在對法輪功幾年的迫害中,唐山勞教所就已經整死了兩個法輪功學員。

第一個被整死的大法弟子,是被送到專門整人的「小號」用「蹦床」進行人身折磨,就是叫你直挺挺躺在木板床上兩高手和兩隻腳用四號手銬緊緊的銬住,那個緊的程度真是到了極限,想動一點都是不可能的。這時警察唆使勞教犯人湧進了它們在黑社會上積攢的那些陰損缺德的招術:先把衣服扒光了,用棍子排,都是一寸粗、二尺多長的木頭棍兒往身上打,看你能不能受得了。還有下「火蠍子」,把煙捲點著,往手指縫、腳趾縫裏紮。有的要下十幾個火蠍子,由於手腳被銬著根本不能動,等煙燒到手指縫,那真是疼痛難忍,手腳燒出大火泡。堅定的大法弟子一聲不吭,只是咬牙,牙都被咬出血來。在這個大法弟子絕食十幾天後,由於殘酷的折磨,已經生命垂危。一個勞教犯人在他的咽喉部狠狠的打了一拳,當時就奄奄一息了,惡警一看不行了,馬上灌食,插上導管,這個食還沒有灌完,那位大法弟子就停止了呼吸。

這些勞教犯人對法輪功學員為甚麼這麼下死手呢?是因為對這些犯人的處理都和法輪功掛鉤,凡是整法輪功學員的,減刑、提前釋放。有一個叫喬子健的惡人就是整法輪功學員,本來三年勞教,結果一年半就提前解教回家了。在唐山勞教所,每一個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惡警派上兩個勞教犯監護,睡覺是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吃飯排隊連上廁所都要兩個人跟著一個在前邊、一個在後邊。宋有祥因為吃飯排隊和別人偶然問候一下,經常挨腳踢,法輪功學員之間根本不許互相說話,勞教所害怕的要命,就因為法輪功學員互相偶爾說一句話,負責監護的勞教犯都要遭到一頓毒打。

第二個法輪功學員被整死後,邪惡的警察表示相當害怕,在全隊的點名會上警告全體勞教法:這件事(指打死人)在誰的嘴裏說出去,你們等著,要嚴懲加期。這些刑事勞教犯最怕的就是加期。結果消息封鎖了很長時間,但是還是被人說出去了,勞教期滿的人回家後把這個消息透露了,有人把這個消息打到了明慧網上,結果全世界都知道了,這條消息沒傳出以前,別的隊的警察都不知道一隊又整死了一個法輪功學員。當看到明慧網登出的消息後,唐山勞教所一片嘩然,由於它們迫於輿論的壓力,在生命垂危中才把宋有祥和另一名生命垂危的學員提前釋放。

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之一是成立所謂的「攻堅組」,就是把一個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當作一個「碉堡」來攻擊。邪惡之徒在迫害法輪功這個問題上用了兩個手法,一個是欺騙、一個是折磨。在唐山勞教所的東北角一個空房經常掛著窗簾,有人問:「那個屋怎麼總掛窗簾?」知道實情的人說:「那是攻堅組,專門對付法輪功的。」江氏集團對大法學員的迫害和鎮壓都是在偷偷摸摸中幹的,是見不得人的,是怕曝光的。

2003年8月唐山勞教所又成立了「攻堅組」這次攻堅組設在一個辦公樓的三樓上,這裏周圍沒有人,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這裏悄悄的進行著。攻堅組有5個警察、7個勞教犯人,分三個班晝夜不停的迫害。大法弟子宋有祥被迫進去後要站直念公安部的所謂「六條」,哪處站的稍微差一點馬上就被拳腳相加,如果不念這六條,更是遭拳打腳踢。到了凌晨3點到5點算是休息,這時又有值班的惡徒用撓腳心騷擾,就是不讓你睡覺,看你有多大的精神挺。

到5、6天,惡徒問宋有祥到底寫不寫這個決裂書,宋有祥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一修到底。」一個叫王玉林的警察說:「給他蹦上,我看你們老師到底能不能救你。」隨後,幾個勞教犯把宋有祥給按在硬板床上,手腳被銬子銬的緊緊的,又問到底寫不寫,「不寫!」「好,給他鬆鬆皮。」

就這樣過來幾個心黑手狠的傢伙,先把宋有祥的衣服扒光了,然後用被子把他的頭捂上,讓他看不見是誰在整。惡徒叫囂「你喊吧!這不怕你喊,反正沒人能聽見!」這幾個惡徒用手掐、用手擰、胳膊攪,哪愛疼,哪神經多,就攪你哪,恨不得把肉給你攪下一塊來,骨頭給你攪斷了。

不知整了多長時間,直到這些惡徒都累了,大口喘粗氣,額頭上冒著汗,它們一看沒起作用,就停下來了。當時由於手腳被蹦得很緊,頭又被蓋著,宋有祥也不知道哪青哪紫,過了些日子,才發現在腿的前上部有一個二寸長的大口子,都結了痂了。可當時就是沒甚麼感覺,說明全身上下都和這個地方一樣的疼了。由於宋有祥絕食抗議邪惡的迫害,暴徒們才把他從蹦床上放下來。

有一個勞教犯對宋有祥說,「整你這點事是輕的。張海舵一連在這床上蹦了八天,你這才幾天?」說真的,大法弟子張海舵對大法那樣的堅定,令勞教犯都讚歎不已。有一個勞教犯說:「張海舵是天下第一的英雄!」

宋有祥被黑夜白天的整了22天,站都站不起來了,說話的聲音很小,有時模模糊糊的,吐字不清,手和臉也沒有血色了,惡徒們認為這個人要不行了,不得已才把宋有祥和河北那個大法弟子一同送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