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幾百米深的事故煤井中走出來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2日】老任原來患有類風濕關節炎,一到變天氣,全身骨頭疼的像針扎一樣難受;胳膊伸不直,也彎不下來,吃飯搆不著嘴。他還有氣管炎,出不上氣來,老是呼呼的吹氣,眼睛憋的像魚眼似的,鼓鼓的。在修煉大法以後,身體原來的病也沒有了,紅光滿面。他在煤礦找了份活幹,鑽幾百米深的井下放炮炸煤,稍有不慎便會出現生命危險。

2001年的一天,和他一起炸煤的同伴記錯了時間,提前了十幾分鐘引著了雷管,但老任還在幹活,三管炸藥在老任的腳下同時爆炸,「轟隆」一聲驚天巨響。老任被這幾十噸的爆炸氣浪吹到了井壁上,又翻了幾個個兒,埋在了煤堆裏。一盞茶工夫之後,老任醒過來了,頓覺渾身疼痛,他知道自己還活著。井下一片漆黑,老任忍著渾身巨痛想往上爬,怎麼也指不著出口。正在危急之時,他突然看見一縷光亮在前面引他走,他一陣激動,趕忙跟著亮光走,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走了多長時間,終於走出了地面來了。心裏感激大法、感激師父的心情難以表達。

他剛走出地面,井口的人一見嚇得立刻坐在了地上。原來他滿臉都是黑血,衣服還在往下淌著血水。到了醫院才發現,除了兩個眼睛外,煤渣密密麻麻嵌入了他渾身的肌肉,臉像馬蜂窩似的,醫生用鑷子一點一點把全身的煤渣剔出來,又塗了紅藥水,變的又難看又嚇人。礦長讓他在醫院住著,讓醫生用最好的藥,花多少錢礦上全包。

老任擔心礦上花錢多,當天下午就要回礦了,誰也勸不住,礦長只好叫他到礦上養傷。第二天工友們來看他,他正在烙餅。大夥說快別烙了,傷口著了油煙要留疤痕的,他說:「沒事,你就等著吃香噴噴的烙餅吧!」

我見到他的時候是出事的第十天,他騎自行車回家,剛一上路胎就破了,是步行從二十里外走回來的,他身上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臉上光光的,白白的,胸前有幾處沒退完的乾疤,腿有一點浮腫。

事後老任分析當時的情況,說有四種情況他不能活:1、三管炸藥同時在腳下爆炸,別說一個人,就是十個人也炸成碎片了;2、炸下的煤掉下來,就須一塊就能把人砸死,更不用說幾十噸煤;3、爆炸巨大的衝力把人推到牆上,人一下子就能被撞死;4、爆炸的巨大聲也能把人震死。

然而老任沒有死,一縷光亮把他引出地面,身上的傷十幾天就會好了,這一切超常的現象,他能不感謝大法師父的佛恩浩蕩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