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弟考軍校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8日】堂弟的媽媽我叫阿姨,住在老家鄉下。那裏沒有一個大法弟子,貧窮落後,孩子們很早就輟學了。念及我小的時候在鄉下生活,是阿姨把我拉扯大,我一直想回報阿姨。我的父母也視堂弟為自己的親生兒子,負擔了堂弟上學的全部費用。

每次回老家,阿姨都從鄉下趕到城裏來看我。我給阿姨講法輪功真象,講善惡有報的故事,阿姨相信,主動在鄉下發真象資料,經常給鄉鄰講真象。一位癱瘓多年的遠親聽明白阿姨講的真象後能下床走路了,阿姨也從遠近有名的藥罐子變得身體健康。更為神奇的是,已過更年期的阿姨每個月都來例假了。

阿姨有悟性,說這是講真象帶來的福報。我說阿姨你的福報還在後頭,大著呢。阿姨說,軍校讀書不要錢,畢業分配有保障待遇不錯,要是堂弟能考上,我這後半輩子就知足了。

我有點犯難。堂弟成績不理想,更令人擔憂的是堂弟被媒體謊言欺騙太深,我對他講了很多大法真象,他對法輪功仍沒有足夠的正念。記得幾年前,我因修大法被非法關押失去工作,堂弟寫日記說我的姐姐如何不錯,可惜煉了法輪功。

一天做夢,夢裏我努力要堂弟記住「法輪大法好」,堂弟只記住了「法輪大法」,卻不記得「好」,夢中我很失望。

要高考了,堂弟在高考前的軍校提前體檢中查出身體有些小毛病,連考軍校的資格都沒有。我為堂弟的前途擔憂。

高考成績出來了,堂弟只有400多一點分數。父母只有無可奈何的在幾所令人失望的大專裏勉強選擇,並開始準備堂弟上自費大專的高額費用。

看起來似乎無力回天。我的資料點真象資料供不應求,我每天忙得不亦樂乎,我不再想堂弟上大學的問題。

一天有人對我說,只要你的堂弟身體沒問題,可以重點照顧他進某軍校。我一打聽,那是一所令人羨慕的大學,達到分數線的考生要想被錄取都是非常難的,堂弟差錄取線近100分。

我悟到這是阿姨在鄉下講大法真象為堂弟開創的福份,我打電話通知阿姨把堂弟從鄉下帶到我所在的城市體檢。

見到堂弟,我不無擔心。堂弟身高1.78米,體重才100斤,而軍校標準是120斤,差得也太遠了。堂弟也說自己一看就像一個非洲難民。

我發正念。我一定要改變堂弟對大法的態度,把福份帶給他。

我給堂弟放真象光盤看,堂弟說自己左眼按視力不夠軍校標準,怕影響視力,不肯看螢光屏。我說看大法真象會出現奇蹟,會對你的視力帶來好處的。我還拿來各種真象資料,要堂弟都看完後從他的角度分析哪種人看哪種資料更合適。堂弟不敢違背,只好認認真真看。

看了幾天的真象資料,堂弟終於開口說:你們法輪功真好。

面試時間了到了,要量身高體重。在去面試的出租車上,我跟往常一樣,正準備找切入點給司機講大法真象,我那個可愛的阿姨竟然已經講起真象來了,我趕緊配合講開了。

那天面試,考官只對緊張兮兮的堂弟問了一個三歲小孩都會準確回答的最簡單的問題。而且出乎意外的是,沒有稱堂弟的體重。面試順利過關。

幾天後是體檢,測視力時,堂弟的左眼出現奇蹟,超過軍校標準也超過右眼視力。堂弟不得不承認是看大法真象資料帶來的奇蹟。

檢測五官時,堂弟有鼻息肉,高考前的體檢就是因為這是個問題沒通過。這次體檢的醫生動了善念,說鼻息肉體檢後做一手術就可以割掉,沒有為難堂弟。我記下了這個醫生的名字,後來我寄了真象資料給他。

檢測心臟時,堂弟過分緊張,心跳得厲害,心電圖有些異常。

半路殺出一程咬金,這是始料未及的。我悟到是我的心有問題了,是歡喜心和擔心事情成功有望時突然出現變故的怕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發正念清除干擾。這時檢測心臟的醫生安慰堂弟不要緊張,說農村孩子考學不容易,重新檢測,總算心臟沒問題。

誰都知道,在激烈的考軍校競爭中,以上任何一個問題的出現都會斷送堂弟的軍校之夢。堂弟體檢過關了。阿姨感激的說:謝謝你的師父。

阿姨和堂弟歡天喜地的回鄉下了,阿姨沒忘帶上真象資料回去發。

堂弟回家後常念「法輪大法好」,體重每天增加一斤,很快到了120斤,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也免去了就算堂弟考上軍校後也可能會在複檢中因為體重不合格被退回來的擔心。

二十多天後,堂弟在鄉下收到了該軍校的錄取通知書,專業奇蹟般的換上了堂弟喜歡的專業。我的母親高興得幾天都睡不著覺,整個家族沉浸在喜悅之中。

沒有了供堂弟上大學的經濟壓力,沒有了後顧之憂,我的父母幫我提前付完了單位的集資購房款,我在新城區擁有了一套大房子。

這套我看來是沒有多少意義的房子是父母執意要買的,我沒有放在心上。只是看到事情的前因後果,悟到一些法理,見證了修大法是有福份的,物質上的東西是你的絕對不會丟。

我沒有了付房款的壓力,有更寬裕的資金投入資料點救度世人。

我依然勇敢的站在與邪惡交戰的風尖浪口,全身心投入證實法。

不久後,我接到人事處調令,調回了上級機關,從新回到因堅修大法受江氏集團迫害而失去的工作崗位。

後記:看起來是堂弟考學的事情,實際上也是我修煉的故事。過程中明白了一些法理,但是已無法用言語準確表達。我用拙笨的手敲著鍵盤,記下了簡單過程, 希望同修能從中感受到師尊洪大的慈悲與苦度,珍惜這萬古難得的正法修煉機緣。

不足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