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周國慶在貴州省女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7日】從2003年5月初至11月底,被非法關押在貴州省女子勞教所的大法弟子周國慶曾三次被隔離「轉化」,期間遭到勞教所惡警惡人慘無人道的折磨,包括24小時站軍姿、暴打、熏毒藥、不准睡覺等等。

周國慶,現年45歲,於2001年9月28日下午4時左右在上班時被貴陽市貴烏派出所從單位騙至派出所,2-3分鐘後,又以送她回家為名,讓她上車,周不上車,派出所幾個惡警就對周動武,強行將她劫入車內。接著惡警在無辦理任何手續,不通知任何家屬,不帶任何衣物用品的情況下將周強制非法投入貴州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周國慶至今沒有看到過自己的判決書,臨解教時還不知自己的解教時間。

2003年5月初,貴州省女子勞教所開始隔離大法弟子,不允許任何家屬探監。新收隊(2004年8月底改為法輪功專管隊又名二大隊四中隊)三樓的未轉化的大法弟子周國慶、馬永菊、鐵木雪梅等,被惡警轉入一樓單獨隔離,進行所謂的「轉化」,惡警還揚言「轉化率」要達到100%。

周國慶在此期間被關押隔離在所謂的「心理治療室」(掛牌而已),此間用報紙緊糊門窗,外間就是幹警的辦公室,由堵平和一熊姓獄警各負責一組人員,每組四人,稱所謂「攻堅組」,從吸毒型勞教人員中挑選出來,兩組共八人每天對周國慶進行強制的「轉化」。以減期誘惑吸毒人員對周進行無人性的迫害。惡人逼周國慶每天24小時站軍姿,不准睡覺,不准洗漱 ,每天24小時只准上兩次廁所。在站軍姿的過程中要回答吸毒人員的問題,回答不如她們的意,就對周國慶拳打腳踢。其中以陳燕最為心狠手辣,除暴打周國慶外,還用皮鞋踢周的下身,她們用手拐猛擊週的前胸後背,致使周胸口兩個多星期喘氣困難,傷痛幾個月才恢復,後背也全是瘀血、青紫一片,幾個月後還可見印痕。如軍姿站不標準,手沒有緊貼褲縫,就用鞋底猛擊手背,致使手背紅腫、青紫。

惡人在裏間打得劈里啪啦,外間獄警卻充耳不聞。在長達40多天的「轉化」中,除有5-6天被允許凌晨睡一個小時(5點睡覺,6點起床)外,其餘時間一概是站立,累計周40多天僅睡了五、六小時。因站立時間太長太久,導致周國慶雙腿膝關節和雙踝關節處嚴重腫大變形,整個腳背腫大無比,鞋子也穿不進去,腳丫後來腫大得裂開淌水,幾乎無法行走,入廁萬分困難,只能用雙手緊抓廁所間隔間的牆體半站著解手,非常痛苦。

因幾乎無睡眠,周國慶無法控制的要閉眼,包夾人員用夾文稿的鐵夾將她的眼皮提起夾在眉處,以達到不讓她閉眼的目的,並在她閉眼時用冷水澆臉,還規定她眼睛必須定點看,包夾人員在天花板下方的牆上定點,逼周頭保持正立,不能仰頭,而定的點遠高出視線水平線,要看到那一點,就只能將眼球上翻,做不好就挨打,用拳擊打她的下巴、兩眼、兩腮等。

吸毒人員趙冬玲看到周國慶已無法行走,還有意拽著周的手猛烈轉圈,趙拿一厚書朝周國慶臉上打。最後她們看不能讓周屈服,她們又緊閉門窗噴一種不明藥物,騙說噴的是空氣清新劑,不許開窗,藥使周胸悶,喘不上氣。有一天周實在忍耐不住,趁她們不備迅速跑到後窗處將窗打開,拚命將頭伸出窗外透氣。後她們害怕把事搞大,才沒有敢再噴藥。後來她們又與二樓已轉化的猶大們聯手,在周被折磨得神智不清的情況下,抓住她的手強寫「三書」,讓進過警校的吸毒人員王一琳抓住周的手用強制的手段強行摁手印。周出隔離室時已形銷骨立,眼睛周圍還是青紫一片,40多天沒有洗臉、洗頭、換洗衣物,被折磨得不成人樣。後周國慶去要被強制下寫的所謂三書,惡警隊長顧興英又將她隔離進行二期、三期轉化,每次均在一個多月左右。最後邪惡黔驢技窮,最終達不到目的,強制下無法改變人心,只好將周國慶重新調回三樓。回三樓前一晚還罰她站了通宵軍姿。

從2003年5月初至11月底,對周國慶的三次所謂隔離「轉化」,是在惡警隊長顧興英和獄警李劍瑩、許仁芬授意下進行。隔離期間只給周國慶一口飯吃,不准買小賣部的任何東西,自己原有的也不准拿,卡上有錢也不准用,連起碼的休息權,洗漱權都被剝奪,每天只准解二次手,周只好忍受飢渴,不敢喝水,後來落下輕咳一聲都會小便失禁的毛病。

周國慶煉功前渾身是病,是法輪大法還給了她健康的身體,高尚的品格,對法輪大法堅定的正信才使她在巨難中沒有倒下。由於她被勞教 ,導致其家庭破裂,孩子無法承受如此打擊,多次用刀片割腕,給孩子年幼的身心造成巨大的傷害。這一切都是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大法弟子造成的。正直、善良的世人啊,誰正誰邪難道我們還不能一目了然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