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哈爾濱惡警對我的迫害,看國外大法弟子的反酷刑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6日】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已持續了五年半的時間,近來雖然很少在電視中看到有關報導,但迫害仍在進行,被殘害致死的事件幾乎每天都在發生。2004年12月26日又見新聞報導,誣陷說法輪功學員採用模擬方式揭露、再現遭惡警酷刑是造假。顯然這一舉動擊中邪惡,激怒了當權者,於是又出現集中抓捕大法弟子的事件。揭露出的酷刑迫害的行為是否是事實,還是像中國的報導中說的不存在?

一黨專政的國家一言堂,不允許有不同聲音,「黨一貫正確」,這些說法自相矛盾且霸道無比,有誰能來監督XX黨的新聞報導的真實可靠性呢?還是像民間流傳的那首順口溜中所說的,「它是黨的一條狗,守在黨的大門口,黨讓咬誰就咬誰,讓咬幾口咬幾口。」 江氏邪惡集團利用現代新聞機器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製造仇恨,向不知真象的民眾散布謊言,使邪惡的毒素灌入億萬民眾腦中,達到謊話說千遍也成為真理的效果。如今,就是用此辦法鎮壓法輪功。

自1999年以來,全國上、下大大小小的「610」組織秉承江集團旨意,對法輪功採取慘無人性的滅絕政策,提出甚麼「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甚至是「殺無赦」密令,至今,1200多名法輪功學員失去生命,千百萬人遭關押,這些發生在眼前的事實是一段抹黑的報導就能否定得了的嗎?其實大法學員模擬酷刑只是把遭受迫害的一部份再現出來,將邪惡行為曝光罷了,很多酷刑和迫害根本就是無法模仿的,因為其行為太卑鄙太邪惡,非人所能為之,禽獸不如。

2003年6月某日7點,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五大隊會議室裏,大隊長趙爽在全所60多人(大法弟子41人)的大會上講話:「共產黨信任我,將我調到五大隊任隊長。就是收拾你們法輪功,到我這裏你們就失去了任何人身自由。只能老老實實。按上面規定死一個法輪功罰我200元,我不想輕易讓你們死,我就讓你們活受罪,我不好,讓你生不如死。在我這裏不老實我就掐你XXX(指生殖器)。有幾個讓我掐的嗷嗷直叫,還說你們有功能。共產黨給我發獎金,每天都給我小啤喝(工作時總是見他在喝酒),我得對得起共產黨。你們上網說我是流氓隊長這說對了,我就是流氓。雖然我不掏兜、不盜竊,其實我最大特點是好色,玩女人我是……(話太髒不能複述)」可見都是些甚麼素質的「警官」被推到了鎮壓法輪功的前線,它們所能達到的殘忍程度和迫害結果就可想而知。趙爽常動用各種酷刑,電棍電,吊銬,打嘴巴都親自動手,對不忍心下手的刑事犯他訓斥道:給你的權利就得給我用好。

位於哈爾濱中山路上的黑龍江省公安廳,在2000年夏天把綁架來的大法弟子,使雙臂反吊離地用浸濕的塑料袋套住人的頭,當事人被悶得要窒息時才拿下袋子審問,對學員回答不滿意時,再套上接著悶,直到滿意為止。一位穿裙裝的年輕女大法弟子被吊起後,有三個男警察手執鋼針扎其大腿根部位,並用拳擊打胸、乳房部位。

哈爾濱市原太平看守所警察,在冬天唆使犯人剝光大法弟子的衣服用自來水猛澆名曰「洗澡」,警察與武警聯合多次把人押往室外並剝光衣服裸體蹲地抱頭名曰查「禁品」。

哈爾濱萬家醫院專為在押犯人而設,這裏實為一個法西斯集中營。大法弟子送到這裏受盡折磨,警方完全讓在押犯人管理醫院,警方不出面,暗中收取犯人勒索來的錢財。他們把住院的大法弟子五個人一組塞進二層床下層,站不起來蹲不下,整天這樣碼著,有的被碼了兩、三個月,睡覺時不脫衣服,在這種打罵、折磨中,一些大法弟子慘死其中。更甚者,醫院方對沒給及時救治的患者在死後在身上扎上幾個針眼兒,逃避家屬追究。

敲詐大法弟子錢財的事成了惡警的家常便飯。哈爾濱太平看守所往萬家勞教所送人的麵包車司機,身著警裝公開敲詐,勒索家屬錢財,如給錢少便與接收部門暗做手腳加重摧殘迫害。(勒索藉口:道橋費,找熟人能照顧等等)

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四大隊孫姓教導員打大法學員下手特狠。生產車間在冷天也不裝玻璃,讓學員在冰窖一樣的車間每天工作14小時,許多學員被凍被摧殘的生活不能自理,仍然被強迫挑凍垃圾,如果怕凍,讓學員個人拿錢去買玻璃。

從以上的事實不足99年以來無數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野蠻迫害之千萬分之一。你們這些酷刑執行者們,誰敢出來否認你們的所為?是誰在說謊,是誰在造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