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鋼610扼殺6月胎兒 囚產婦於男牢過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1日】山東萊蕪市鋼城區及萊鋼集團不法官員及警察幾年來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萊鋼610人員扼殺了外經處翻譯焦方玉6個月的胎兒並繼續強制洗腦扼殺她的靈魂;商業公司任秀英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公司領導喪心病狂的逼迫其丈夫與她離婚,否則就收回房子,重壓下她的丈夫與她離了婚。大法弟子尚慶嶺、柏士花被迫害致死。

一、發生在萊蕪看守所的慘案

萊蕪市鋼城區茶峪村村民尚慶嶺,修煉大法,是一個受村民稱讚的好青年。因堅持修煉,受到不法人員的不公正待遇而去北京上訪,2000年臘月初三中午,當地派出所將他綁架至萊蕪看守所。尚慶嶺因此絕食抗議。幾天後滅絕人性的惡警對他進行野蠻灌食,指使在押犯五六人,摁住四肢,頭部,捏住鼻子,手執燒水壺,把一整壺玉米粥從壺嘴裏快速灌入他的嘴裏。因為鼻子緊捏,根本無法吞咽。稀粥灌的滿臉都是,流入耳朵,脖子,最後流入了氣管,肺部。因為窒息,尚慶嶺拼命掙扎,犯人使勁扇著他的臉,還繼續往他臉上、嘴裏澆著。直至臉被憋得烏紫,幾次回不過氣來,惡徒們才罷手。惡警這樣多次對絕食身體極度虛弱的尚慶嶺野蠻灌食,更慘無人道的是,惡人們還失去人性的給尚慶嶺灌大便,對他的身體更是一種重創,他不停的咳,直至奄奄一息。

看守所一看尚慶嶺已生命垂危,在2001年農曆新年前夕把他送回了家。此時他的肺部已感染化膿,家人把他送進醫院實施搶救,從他的肺部用針管抽出1000毫升膿血,搶救無效,尚慶嶺於正月初九離開人世。撇下了孤兒寡母無人照料。一個鮮活的生命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就這樣消失了。

同時在萊蕪看守所同樣遭受迫害的還有黃莊鎮仙人橋女大法弟子馬清賢,在非法拘留20多天後歸家未及數月又遭迫害。馬清賢不得不離家出走,流離失所至今。

二、萊鋼610扼殺了她胎兒並繼續扼殺她的靈魂

2001年,萊鋼集團外經處外文翻譯,年輕的女大法學員焦方玉(女,28歲),因拒絕綁架洗腦而被迫逃離開家,兩個月後從淄博被惡人追捕綁架回時她已懷有4個月的身孕,惡徒把她關進了萊鋼巡警隊,兩個月後,萊鋼610慘無人道的逼她打掉了6個月的胎兒,又不准回家調養。

焦方玉前後4個月的時間裏在全是異性的巡警隊裏被單獨關押著,人們都知道小月子比大月子難調養,而她的月子卻是在全是異性的鐵窗內度過的。身體的虧虛,失去愛子的痛和與世隔絕的痛苦與孤獨,在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摧殘中她的精神進入了抑鬱狀態,但是這個女子的境況並沒有使萊鋼的不法官員動惻隱之心,迫害仍然沒有結束,在這種狀態下,失去人性的邪惡之徒把她關進了山東省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在邪惡的洗腦中,她被強制洗腦迷失了善良的本性、幫助惡警迫害他人。

善良的人們想一想,「轉化」如不是對人性的扼殺又能是甚麼?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就是把好人轉化成壞人!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邪惡的轉化究竟要把他們轉化到哪裏去?究竟孰正孰邪?況且,拘留孕婦是違法的。公安警察執法犯法,該當何罪?

2003年焦方玉被非法勞教期滿後回外經處上班,不法官員王紹強(副處長,男,40多歲)仍在繼續迫害她,逼其在寫著誹謗大法的勞動合同書上簽字,因其拒絕簽字,王紹強威逼、恐嚇要把其送到公安局、610,並解除勞動合同,焦方玉不得不再次外出打工以維持生計。

三、萊鋼巡警隊喪盡天良的人身摧殘

2000年農曆新年期間,萊鋼附企公司大法弟子宋豔春和接待服務處大法弟子於露萍,被先後非法關押在萊鋼巡警隊,遭受了非人的待遇,將近半年時間她們沒有床睡,冬天石頭房子奇冷無比,又潮濕,沒有取暖設備;吃不飽飯,不能換洗衣服,在那裏每天只給兩頓飯,每頓只有一個小饅頭和兩三匙菜〈或沒有菜〉。還要交十元伙食費。

宋豔春和於露萍被強制在巡警隊值班室極其狹小的空間從早靜坐到晚,一坐數月,長期不能活動,又無法正常睡眠,以致到五月份了他倆還身穿羽絨服,感覺不到春天溫暖的氣息。局長劉培勝來巡視竟嚇一跳,因為外邊早已穿襯衫或短衫了。

宋豔春本是一個臉色紅潤,身體強壯,身高一米八的大個子,短短幾天就餓得皮包骨頭,臉成菜青色。一天多了於露萍才認出他是誰來。說之令人酸楚,他父親每次去探視他都不忍進去,只在其他房間轉一圈探知一點消息,回去後老兩口都要抱頭痛哭一場。

更殘忍是,惡警限制8小時上一次廁所,長此下來,於露萍出現雙腿浮腫,胸悶氣短等症狀,腎臟功能遭到嚴重損害。人們都知道人體的廢棄物質不能及時排泄出去,毒素會被人體再度吸收,造成各臟器的破壞。長達半年之久的迫害嚴重損害了他們的健康。宋父找到銀山公安局政保科長焦玉其,求他撤除這道指令,焦滿口答應並謊稱不知此事。但是迫害仍在繼續,他們仍在遭受著非人的折磨。

萊鋼大法弟子得知此事,聯名上書要求改善他們的生存條件,並鄭重宣布如不撤除這道指令,繼續殘酷迫害工人,那麼全體大法弟子就去北京再次上訪。此信遞到了焦玉其手裏,但他扣下沒上交,萊鋼大法弟子沒有辦法再次踏上了和平上訪的北行之路。

四、銀山公安局令人髮指的一幕

上訪弟子被抓回後,在公安局辦公室出現了意想不到的令人髮指的一幕!警察李麗逼迫全體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一絲不掛裸體光腳站立一、兩個小時,那邊男大法弟子也沒倖免。他們還用膠棒抽打大法弟子;大巴掌搧大法弟子的臉,每人被扇40多個巴掌,臉被打的變了形。頭戴國徽、身穿警服,本應是除暴安良維護正義及民眾公共安全的警察卻如此侮辱、虐待那些善良的大法弟子的人格,實在與理不容。誰家沒有父母姐妹、妻子兒女,如果其中有他的母親妹妹他將作何感想?

煉鋼廠柏士花多次被洗腦迫害。在遭受了裸露凌辱一兩個小時後,其他學員穿上了衣服,而她仍不被允許穿衣服,獨自一人又遭受了1個多小時的凌辱,這一切都給她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長期鬱悶不語,精神上漸漸出現了障礙,於2003年終被迫害致死。

對逼死人命案,萊鋼不法官員緘口不語,佯裝沒事,反而對央視捏造的謊談不厭其煩的大肆渲染,不斷的幫助江氏小人的喉舌愚弄民眾。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張燦國、焦玉其、張文德、劉培勝、李麗、周明剛充當了急先鋒,作惡多端。

焦玉其、李麗的惡行在明慧網上曝光後,他們驚恐萬狀,李麗嚇得門都不敢出,怕遭報應,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五、滅絕人性的惡行──長期剝奪睡眠

99年秋季,萊鋼不法官員對原萊鋼輔導站站長王德賢進行了卑鄙無恥的迫害。王德賢父子兩人同時被劫持到萊鋼賓館隔離關押,惡警及610多人輪流看守。隔離室門窗緊閉、煙霧使人窒息。每天他們二人被逼迫觀看誹謗大法的電視、電視音量開得很大,從早晨看至夜晚而且剝奪了他二人的睡眠權利,連續十數日不許睡覺,他們被熬得支撐不住稍一打盹就被惡警搖醒,不斷威逼他們寫「三書」。在如此殘酷的折磨中,王德賢父子精神出現問題、神態恍惚,大腦神經受到極大損害。負責迫害的警察亓建華卻得意的說:上頭說了,不管用甚麼辦法,只要能讓他二人轉化就行!

不知惡警所說的「上頭」指誰?姜開文乎?江澤民乎?或者兩者兼之乎?王德賢父子遭受了無法想像的折磨,大約一個多月後才被釋放回家。但是不法人員對他們的迫害並沒有就此結束。

2001年夏天接待處辦公室主任孫東升夥同焦玉其領著十幾個巡警隊員竄到王家、騙開大門又把王德賢父子抬扛著手腳像扔麻袋一樣扔入了警車,甚至都不被允許穿衣服,他們父子光著脊梁、穿著拖鞋褲衩,被劫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

如此卑鄙下流的手段,人們大概只有從影片中了解到,德國納粹對反法西斯戰士所採用的酷刑不知何時移植到了中國不法官員的腦子裏。

六、繼續折磨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人

2001年萊鋼總廠醫院職工張愛雲被非法勞教,入所檢查時因心臟病勞教所拒收。邪惡的焦玉其強留她在勞教所洗腦,因張愛雲多次心臟病發作送醫院搶救,勞教所不敢留她,多次催萊鋼去接人,但周明剛等人去醫院轉了一圈拒不接回,根本不管人的死活。張愛雲整日臥床不起,一直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5個多月才被接回本廠,但失去人性的萊鋼惡人並未允許張愛雲回家休養,又在單位被關了4個多月,如此蛇蠍心腸對重病之人他們仍不放鬆迫害。

於露萍也因查體不合格被勞教所拒收,但惡徒焦玉其與萊鋼聯繫後又強留其在勞教所洗腦。由於勞教所惡劣的生存環境與迫害,她的心臟、腎臟、腸道受損,出現腎功能衰竭症狀直至生命垂危。於露萍每天十幾個小時被強迫坐在馬札上不許站立活動,致使全身關節老化、椎骨受損、行走艱難、頭髮全白。勞教所怕承擔罪責,把她送入醫院並通知萊鋼接人。但是它們故伎重演,延至一年才將於露萍接回,致使她身心受到重創,回家後經常出現精神恍惚、部份失憶等精神障礙,但接待服務處梁積文(副處長)、孫東升、朱成富(610組長)仍不斷加害於她,不斷騷擾逼迫其寫思想認識並以公職相要挾,不給恢復公職,致使她精神障礙愈加嚴重,有段時間甚至生活都不能自理。目前,張愛雲、於露萍被安置在非專業的工作崗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