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講一個不嫌少 十個百個也不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27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60多歲了。我是老政工幹部出身,按說講真象是不成問題的,可是由於我人心重的障礙,當面講真象的事一直做得不好,總覺得口難開,怕人家不給面子;怕壞人舉報,自己有危險。因此多以發真象資料代替當面講。過去幾年有時也試過當面講,往往不是碰釘子就是效果不理想,為此自己也很苦惱,怨自己太笨,甚至怨世人麻木不仁。

自從師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經文發表後,我和我們這裏的同修一是覺得自己修的不好,到現在還有許多常人心沒有去掉,這正法很快要結束了,可自己的差距這麼大,深感過去法學的不好。二是看到還有許多世人受江氏邪惡集團謊言毒害,至今仍不明真象,就覺得我們救度世人的擔子太重了。為此大家都很著急。當然著急沒有用,還是按照師尊的教導,趕快放下人心,趕快救度世人。

通過學習經文,我首先放下了怕這怕那的心,發自內心想救度世人,因此有時間我就到外面人多的地方找機會當面講真象。

有一天我看到河邊有一老者在釣魚,我就過去從能不能開勞保做為突破口,講到人類道德敗壞,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問題,我們談得很投緣,臨別時我把隨身帶的洪法護身符送給他,他非常高興。還有一次我到公園給朋友送小冊子,朋友沒來卻碰到一位70多歲的退休老幹部。我從現在退休金不合理為切入點,聯繫到當前腐敗問題,談到江邪惡集團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原來這位老幹部既沒有聽到講真象,也沒有看到真象傳單,他頭腦裏裝的是電視等新聞媒體報導的謠言和謊言,這說明我們講真象還有不少的死角。當我把高蓉蓉被毀容,女大法弟子被污辱,一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和天安門自焚偽案等具體事例講給他時,就看他由驚訝到憤怒,他說:「這些事哪是人幹的,簡直是土匪,太不像話了!」我把真象資料送給他,他非常感激,表示要好好看看,並叫家人都看看。目送老人離去,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是師父在慈悲的救度這個生命,是師父在給我救人的機緣。是啊,這個一直中毒的老人家現在得知了真象,他真的有救了,而有救的又何止是他一個人啊。他明白真象後將帶動他的全家、親朋好友,就像滾雪球一樣。

給一個人講明白了真象,不知會有多少人得救啊,所以一天講一個別嫌少,講十個百個也不多。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億萬眾生要靠我們一個一個去救,我們億萬大法弟子一人一天講一個,真能這樣幾天不就講完了嘛。

我想到:甚麼是我們大法弟子的快樂?是圓滿飛升嗎?不是。是天國的無上榮耀嗎?也不是。此時此刻,我真的感到能夠跟隨師父救度眾生是我們的最大快樂。正像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的「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

由於我不斷的學法、放下人心,這段時間面對面講真象機緣越來越多,效果越來越好。當然這僅僅是剛剛開始,我想把這些體會寫出來與新老同修交流。希望還沒有行動的同修堅持學法,趕快放下人心,用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去救度更多的人,不辜負眾生對我們的期盼,不負師尊對我們的願望和慈悲苦度。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