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過敏性哮喘病消失 遭迫害不堪承受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27日】2004年8月28日晚,曾修煉大法身心受益的山東諸城市石橋子鎮法輪大法學員牛夕功,因多次被迫害,身心承受都到了極點,終於不堪重負離開人世。

牛夕功,男,38歲左右,在山東諸城市石橋子鎮經委工作,家住石橋子鎮石橋子村,老家是安丘市臨浯鎮東古河村。

牛夕功於98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前他患有過敏性哮喘,每年四月天麥子開花時準犯病,一聽說麥子開花就犯,幾乎每年都住院。最厲害的一次住院一住就是兩個月,當時全身腫的非常嚇人,幾乎辨不出他的模樣,雙腿腫的皮膚都透亮,膝部及踝部都不能打彎,整個臉腫成圓形,每天早上眼皮都睜不開,臉都變成紫黑色,坐在床上不能活動,一活動就憋的喘不過氣來,晚上睡覺都不敢躺下,一躺下就憋起來。後來聽說煉法輪功能治病,他的心中一亮,抱著一線希望學了法輪功,不久全身的疾病神奇般消失了,再也不用打針吃藥了,讓他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他妻子看到法輪功如此神奇,也跟著煉了法輪功。

因為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江澤民出於妒忌,99年7月20日下達了鎮壓法輪功的惡令,一時間黑雲壓頂,暗無天日。邪惡之徒強制法輪功學員寫不煉功的所謂的『保證書』。這無理的要求,怎能讓像牛夕功這樣從大法中深深受益的人接受?政府到底怎麼了?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他們難以理解,出於對政府的信賴,並相信政府了解真象後會收回錯誤決定,於是法輪功學員前赴後繼的進京向政府說明真實情況。

牛夕功也於2000年10月8日和妻子一起進京向信訪局反映真實情況,沒想到信訪局變成了專門抓法輪功的公安局,一聽說是煉法輪功的,二話不說就抓起來,由當地派出所帶回去折磨。牛夕功當然也不例外,他被鎮上拉回後關在成人教育中心那座小樓上。第二天把他從成教樓拉到派出所進行拷打,並且強行搜身,身上100多元被副所長董德良搜去,他妻子身上200多元錢也被搜去,然後把他們又關起來,硬逼著交10000元罰款。當時家裏只有一個11歲的孩子,無法籌備罰款,最後把他們關押了半月左右放回。沒過幾天,鎮上的張洪信、於洪梅、孫友利、石順民、陳洪臻、陸洪偉,石橋子村的李炳章、馬志亮、祝成亮,還有其他不知姓名的共有二十多人,強行把他們家的門拿下來,準備搶他家的財產,通過牛夕功對他們講真象和講法律,他們才罷休。

這些惡人逼不出錢又想毒法子。2000年11月,牛夕功和妻子在安丘親戚家幹活,被石順民、陸洪偉、陳洪臻用車硬把他倆拉回,關在成教樓半月左右。後來諸城市公安局的惡警曹錦輝、丁波峰、尹瑞文、孫友利等到他家抄家,搶走錄音機一台及大法資料,並且將牛夕功帶到鎮派出所。惡警曹錦輝、袁偉把他帶到一間屋裏,整整毒打了一上午。當時將他打的鼻青臉腫,硬逼著他寫不煉功的保證。完全不顧牛夕功曾經是疾病纏身的人,是法輪功使他起死回生,過上健康人的生活的事實,逼迫他放棄救他命的法輪功,這不是往死路上逼他嗎?他們喪失人性昧著良心只顧完成主子的使命,完全不管老百姓的死活。這對於從大法中真正受益的他簡直比登天還難,因為他知道他的命是煉法輪功才活過來的,現在逼著他放棄怎麼可能?下午惡警曹錦輝將他送到諸城市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罰款10000元。

這次折磨,使牛夕功的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時時怕惡警再找上門,聽到警車的聲音就嚇得不得了,精神總是出於高度緊張不安中,在恐慌中度日。他多麼希望能像99年7.20之前那樣,正常的學法煉功,身心健康,無憂無慮。

2003年7月8日,牛夕功正在上班,突然來了諸城公安局的毛玉龍、周忠等人,又強行把他帶到鎮派出所,關押了一上午,並且由石順民帶人到他家抄家,雖然沒抄出他們想要的東西,可他們還是強行把他帶到諸城市看守所關押,直到逼他家人又交出5000元錢後才放人。

一個工作兢兢業業安分守己的好公民,一個疾病纏身九死一生的法輪功受益者,多次迫害,使他的身心承受都到了極點,終於不堪重負,於2004年8月28日晚拋下親人離開人世。這是被邪惡所迫,真的是死不瞑目,面對牛夕功的妻兒,不知那些至今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有何想法,乾坤朗朗,如何面對道義良心?如何立足天地間?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