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義的「的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20日】
  • 仗義的「的姐」

  • 保護大法書籍 隊書記得福報

  • 仗義的「的姐」

    2004年7月19日晚,吉林市豐滿區二道鄉大法弟子劉君、於桂玲在家裏被豐滿區公安分局局長曹建國酒後指使二道鄉派出所的惡警們毒打於桂玲並抄家。惡警們當時打昏了於桂玲,把她的丈夫劉君也毒打了一頓,並且把他們家裏的價值4000多元的新摩托車、現金510元、錄音機等物品搶走,惡警們臨走時連劉君家果樹上果子都打掉。

    大法弟子劉君、於桂玲面對豐滿區執法人員公然無視法律,入室搶劫、毒打無辜的犯罪行為,準備到市裏有關部門控告。

    過了幾天,劉君、於桂玲坐上了一輛年輕的「的姐」開的出租車,在車上他們夫妻二人開始給這位「的姐」講起了大法的真象。「的姐」說她看到過許多有關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真象資料,像野蠻灌食、毒打、電棍電擊、把女大法弟子投入男牢房、迫害致殘、致死等酷刑,她不相信這種事情能夠發生在21世紀的今天。於桂玲聽完後就告訴「的姐」,這些都是真的,並且這種迫害就發生在我們身邊。

    接著於桂玲就掀開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被豐滿區公安分局、二道鄉惡警們毒打後留下的傷痕,並把惡警們入室搶劫、毒打無辜的犯罪行為一一講給了她。年輕的「的姐」一看這個真實的場面驚呆了,劉君、於桂玲夫妻二人又給她講了自己因堅修大法所遭受的殘酷迫害,並準備去有關部門控告惡警、惡人的犯罪行為。

    明白了真象的「的姐」氣憤的說:這太不像話了,警察怎麼能公開執法犯法呢!你倆別著急,我有一個在江城日報當記者的朋友,一定讓他把這件事情曝光。「的姐」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聯繫。電話打通後,「的姐」在電話裏就把警察入室搶劫的事情告訴了她當記者的朋友。記者聽完後感到事情很嚴重,就在電話裏說:我一定把這事給你上報紙。但當記者聽「的姐」說劉君、於桂玲夫妻二人是煉法輪功的時,立時話鋒一轉,無奈的說:有關法輪功的事我可不敢報導,因為上面有規定:法輪功的事一律歸市裏統一處理、報導,我們記者無權過問報導內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的姐」聽完後,對他們夫妻二人說:記者看來是受上級領導不敢管,你們別著急,總有說理的地方。然後「的姐」把他們二人拉到了吉林市人大,告訴他們夫妻二人:別著急,慢慢說,我在外面等你們。


    保護大法書籍 隊書記得福報

    安徽某地區有一大隊書記在他退居二線前夕突得腦血栓病,經搶救脫險後。留下行走不便語言不清頭腦遲鈍的後遺症,不言而喻,他的書記位子被人取代。

    該書記生性耿直,對江氏集團無故迫害法輪功極為反感,在邪惡橫行瘋狂抓捕大法弟子的日子裏,他多次冒著風險替大法弟子轉移和保存書籍和資料。時間不長,他諸多病症不治而癒,上級又二次請他出山主持工作。他不負重望,不到一年,經引資開發使一個落後的隊變成了一個水泥路縱橫延伸、樓群拔地而起先進隊。

    從他神奇變化中不少人很困惑都想、像他這樣得腦血栓病又是60多歲的人怎麼能重新擔起這樣的擔子?知道內情的人都知道這是法輪功給他的福報。師父說:「常人知表得厚福 官吏知淺明如鏡」(《洪吟(二)》)。從這一真實事例中,眾生啊!還能悟不到其中的妙處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