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溪縣檢察院非法起訴大法弟子寧鐵橋、胡丑改、楊玉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3日】2004年9月8日,辰溪縣檢察院非法向法院起訴大法弟子寧鐵橋、胡丑改、楊玉滿。

三位大法弟子因去王安坪鎮散發大法真象資料,被蔣家坪鄉不明真象的村民楊紹玉、李愛英、瞿有珍等人告發後,遭鄉政府不法人員非法抓捕毆打,後遭到辰溪縣公安局國安大隊惡警余慶長、謝開基、開車的司機、610不法人員的刑訊逼供,被長時間的吊銬,毆打。

大法弟子向政法委、人大、公安局、檢察院、610遞交了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報告,揭露余慶長等惡人的行兇事實。罪犯不但沒有被繩之以法,反而把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胡丑改、楊玉滿勞教,惡人們還妄想將寧鐵橋判刑,經大法弟子長時間的講真象,發正念,非法起訴書被法院駁回。邪惡之徒不甘心,國安大隊又將胡丑改、楊玉滿拉回辰溪,通過非法的手段騙得了所謂的「證據」,再次通過檢察院向法院非法起訴。(明慧網有報導)

胡丑改的還在讀書的孩子在大法弟子的幫助下,請了兩位辯護律師,許多大法弟子及被非法審判迫害的大法弟子的親人在法庭旁聽席就座、聲援、近距離的發正念。

檢察院的起訴辦公室主任非法起訴者張健勤進行起訴過程中,當辯護律師問大法弟子胡丑改:請問被告人,你為甚麼要煉法輪功?胡丑改答:我以前胃出血,經常痛,後來聽說學法輪功健身效果好,後來煉了法輪功之後好了。審判長法院副院長謝德武便說:請不要講與本案無關的話題,搪塞過去。律師又問:那你散發法輪功傳單是甚麼目地?胡丑改答: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審判員又說這些話與本案無關,阻撓律師正當辯護。

當非法審判者問寧鐵橋是不是犯了罪時,寧鐵橋說:「我沒有犯任何罪,我學法輪功是做好人。」寧鐵橋在法庭上為了進一步講真象,他利用為自己辯護的機會,高聲朗讀著自己寫好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體會,他說:「我沒學法輪功之前有賭博、抽煙、喝酒等很多惡習,學法輪功之後全部改掉了。法輪功讓我永遠都不會再去做壞事……」非法公訴人和非法審判者們交涉了一下,他們說這和本案無關。寧鐵橋說:「你們今天就是針對我講法輪功真象這個問題,你們不讓我講法輪功,其實我們講法輪功真象和散發真象資料就是最關鍵的地方。你們不讓我講,那這個問題就無法說清。比如一把菜刀,即可切菜,又可殺人,如果一個人拿著菜刀在街上走,他沒殺人,你能說他殺人了嗎?」非法審判者們無言以對,只好草草收庭。

在非法審判過程中,因為抗議法庭對大法弟子及辯護律師的辯護權的侵犯,有大法弟子多次舉手要求發言,均被非法審判者三次叫法警驅逐出庭,說大法弟子擾亂次序。後來其他大法弟子通過詢問法院工作人員,用抗議書的方式抵制;被驅逐的大法弟子善意的給法院工作人員講清真象,大多數人還是表示理解。但是有一個不明真象者,打了電話叫來了610和國安大隊的惡人余慶長、謝開基、段青雲、姓劉的教導員。

胡丑改正在讀初中的女兒說余慶長以前還向她80多歲的外婆勒索過1000元錢,她媽媽已經被非法勞教了,她流著眼淚對余慶長說:「我沒有飯吃,今後去你家裏吃。」胡丑改的80多歲的岳父岳母和他的兒子全哭了。一個被余慶長迫害過的大法學員對余慶長說:「我被你害慘了,劉六妹也是被你整瘋的。」余慶長外強中乾的故意做著一個可惡的動作說:「你還說我就踢你一腳。」另一個曾被余慶長折斷過手腕的女大法弟子質問余慶長說:「余慶長,我的手就是被你折斷的。」同時該大法弟子還把手給它看,在人多的地方,余慶長不肯承認,後來它看到沒其他的人了,就對該大法弟子說:「是我打的,又怎樣?」還威脅一位大法學員:「你還宣傳法輪功,就把你也抓起來。」該大法弟子正氣凜然的說:「我沒犯法,你憑甚麼抓我?你以後不要再打人了,要為自己留條後路」。余慶長急忙灰溜溜的轉身走了。
 
本地大法學員可以用自己想到的辦法,聲援被非法起訴的同修,以及其他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在當地揭露惡人惡行;幫助更多的當地民眾了解真象。

相關電話請見: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4/8247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