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小弟子:在學校向老師徵集簽名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2日】我的名字叫高翔。我是來自澳洲的弟子。我在1999年得法,可是因為悟性不高因此我在2003年時才走出來。自從修煉後,我從法中受益無窮。在身體和心性上都得到了提高。

修煉是要不斷的提高自己,勇猛精進。是一件神聖的事情。對我來說,在修煉的進程中,時時刻刻都在過著心性關。在修煉的路程中每走的一步都算在我的修煉歷史上寫下一筆,不在事情大小,每步都算。師父給我設的每一關都在修我的這顆心,磨練掉我的常人之心。在過關時。能行還是不行,就像師父說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和「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轉法輪》)。就在過關時看是否能夠把心擺正,正念足,看自己在那種環境下是否能夠悟到從中的理,做到「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看怎麼把這一關記載到自己的修行歷史上。例如以下我的一件小小的修煉故事。

在一個星期五的早上,我媽媽問我是否能回學校叫老師徵簽。當時我像常人一樣去思考這件事情,我沒把心擺正。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在學校講真象。那時我像常人一樣心裏產生了怕心,我覺得不好意思去面對老師,也不想被同學看見。在不情願的思想下我口頭上答應了,心裏總有一種阻礙我的壓力,猶猶豫豫的不知怎麼做。就像在幫別人做事一樣。突然師父的話:「好壞出自人的一念」在我腦中閃過。那時我心裏說到了我是大法弟子呀,我怎麼能夠有那種思想呢?我應該在法上來思考問題。何況我在法上受了益的,我應該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而現在我就應該去跟老師講真象。

我靜下心來找自己的不足之處,想起是師父說的話「要跟世人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是神聖的,是在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我明白過來了,做大法的事時,心一定要正才能做好,才能夠講清真象,世人才能看到大法弟子多麼的善良,多麼的偉大。我又想起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還在遭受著迫害,他們冒著生命危險的去講真象。而我在這邊連老師都不敢面對,真是太不像話了。當我靜下來把心擺正之後,我明白了我不是在為別人做事,我在做著一件神聖的事,是大法的事,是在救度眾生。那時我的怕心也沒了。當時我覺得清醒了,知道應該怎樣去做好這件事情。

然後我拿起書包和徵簽的表格就走了。到學校後我馬上走進校長辦公室給她講真象,她坐在我對面耐心的聽著。讓我高興的是她說她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她也有朋友煉法輪大法,和她以前也徵簽過。然後我把compassion的雜誌給她看,讓她了解迫害真象。後來她不單只是第一個簽名的,她還允許我叫其他的老師也簽名。當然在簽名的過程中,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也有小小的考驗。有少數的老師沒簽名,大部份老師在了解真象後都簽了。沒簽名的因為各種原因。當我跟他們講清真象後,有的不簽,那時我心裏就有點不平衡,心裏說「那些人怎麼這樣,跟他們說的那麼清楚還不簽,真是的,寫個名字和地址有多難?」後來我又悟到了只要他們明白大法是在受到迫害和法輪大法是好的就行了。那天後我真的體現到了正念的威力。那天晚上我覺得心裏很清晰和開心,因為我對學校老師證實了大法,同時我克服了這一關。事前事後真是像師父說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

自從那天後我的校長變得更支持大法了。這次我來美國向她請假時,她批准了,還問我是否能夠在我回來後寫篇關於法輪大法的文章、關於在美國的心得交流會。

這看起來雖然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我從中發現了我的許多不足之處。也能從中得到了提高。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要緊記師尊的教導:「修煉路上勇猛精進」。如有不足之處,希望各位同修小弟子指正。

(2004年悉尼小弟子法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