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靜靜心不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2日】《明慧週刊》第137期(2004年8月26日)刊登了一則來自大陸的消息《邪惡之首正各地流竄》,消息說:「據說江無法獨立行走,需兩人攙扶才能勉強走動」等等,許多同修看到這一消息,不從法上認識問題,卻自覺或不自覺,有意無意間生出一絲歡喜心,結果被邪惡抓住這顆心製造出一個個假象:8月30日晚《新聞聯播》中出現江獨自出馬,會見部隊官兵並講話的鏡頭;8月31日晚《新聞聯播》中又出現它視察的鏡頭;9月3日早新聞中再次出現江9月2日會見外賓的鏡頭……這一個個假象難以迷惑大法弟子,但卻迷惑了不少常人:你們不是說江××無法獨立行走嗎?怎麼又「精神」起來了?

同樣的教訓在去年薩斯過後也發生過──當網上刊登某同修寫的羅幹染薩斯喪命的消息後,不久,舊勢力重點保護,已在電視上銷聲匿跡了好幾個月的羅幹又重新在電視露面,而且顯得更加猖獗。

一次次的教訓應該讓我們更加清醒了。其實師父早在2002年的講法中就告訴過我們:「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修煉這麼長時間了,我們還是或多或少帶著一顆「有求之心」做事,孰不知,任何「結果」都不是靠「求」才得到的,而是修到那一步,做到那一步自然而然才出現的。就像這次集中對北京發正念一樣,有多少同修是帶著一顆不純淨的心在做──幻想惡首不久將完蛋,幻想迫害不久將結束,幻想這也許是最後的決戰……「做而不求」是法,可我們面對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時,真的能做到坦然不動、心無所求嗎?最近,師父在《2004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再次慈悲的告誡我們:「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

往往,在面對邪惡迫害、遭受酷刑折磨時,我們能夠做到心不動;在名利情的誘惑下,我們能夠做到心不動;在邪惡瓦解我們的意志時,我們能夠做到心不動,但當面對邪惡垂死掙扎的表現時,我們的心怎麼就開始動了?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當看到惡首虛弱不堪的消息時,我們的心都不同程度的為之一震,甚至略帶喜色,生出歡喜之心,這一震一動不就等於承認它了嗎?這樣做,和師父的法不就相悖了嗎?那我們是在聽師父的話嗎?我們口口聲聲說遵從師父教誨,而付之行動時卻又違背師父的法,一個人這樣,兩個人這樣,如果我們都有這顆心,又怎麼不會被邪惡鑽空子呢?

只有吸取教訓才能避免再走彎路,無論發生多大的事,我們都應該做到「視常人空間的一切而不見」(《正念》)坦坦然然心不動,平平靜靜心不驚,純純正正心無為,鎮鎮定定心從容。我們真的應該靜下心來好好想想了,那顆經常起伏沸騰的人心難道不是阻礙我們證實法的魔性表現嗎?越到最後標準越高,我們必須聽從師父的每一句話,用法做指導,紮紮實實做好三件事,時時用神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要總把自己混同於常人,時刻知道自己是肩負著歷史使命和重大責任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無論常人社會發生甚麼,無論我們聽到甚麼或看到甚麼,我們的心都不能動。這是多麼嚴肅的一件事啊!

最後,以師父《洪吟》中的道中和大家共勉:

「心不在焉──
 與世無爭。
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
食而不味──
 口斷執著。
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
靜而不思──
 玄妙可見。」

(以上的個人體會,層次所限,若有不足,懇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