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賢鳳在楠木寺勞教所經歷一年多的非人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31日】我叫蔣賢鳳,法輪大法修煉者,女,54歲,中專,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仁和區四十九齒輪帶鋼廠家屬區內。

由於我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江氏集團的迫害,在2002年11月11日被非法送進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到2004年1月30日放出來,在勞教所我受到了各種精神上和肉體上的殘酷折磨。

一、被罰站

進勞教所後,把我關到5中隊,隊長姓馬。進勞教所三天以後,因我堅持修煉,被罰站「軍姿」3天,從早上6點半站到晚上11點。第四天開始罰站「把壁」──雙手舉過頭打直,在牆上畫上我的手印,手不能移動,眼必須睜著。最長每天站19小時,最短每天站13小時,這樣站了23天。在5中隊合計站了29天。29天站下來,腳腫得鞋都穿不上。有個犯人「包夾」名叫王麗,報告馬隊長要求用熱水給我洗腳,馬隊長都不同意。

在2002年10月1日,我被轉到8中隊,被罰在寢室裏面壁站,站了半個月左右,就在操場壩站,每天24小時,吃飯都不准蹲,也不許靠牆壁。除了下大雨和下雪在走廊過道站,天天24小時站著,在操場壩日曬、夜露、雨淋。這是在8中隊第一次罰站。第二次是因為我不讀誹謗我師父的書,又被罰在寢室站。每天站24小時,大約一個月左右。第三次罰站時,勞教所醫生檢查身體複查說我的腰是粉碎性骨折,缺鈣,骨頭萎縮,勞教所警察根本不管我腰的痛苦,又繼續罰我站在16寢室,在8中隊罰我每天站24小時,大概有3個多月,中隊長是李琦,專門安排25個吸毒犯看著我們這些堅修大法者。

二、罰坐「軍姿」

我在8中隊時,大概在2003年1、2月份左右,我被罰坐「軍姿」,每天24小時,大概一個多月。其它時間除罰站、吃飯、睡覺、打掃衛生,幫教(就是叫猶大們來作精神迫害)等外,一律坐「軍姿」。這期間我渾身長滿了疥瘡,臀部上長滿了坐板瘡和大個大個的癤子。

三、不准睡覺

在8中隊被罰站三個多月,罰坐軍姿一個多月,合計四個多月。從不讓我閤眼休息一下,我經常暈倒。

四、不准洗漱

我在8中隊被罰站和罰坐「軍姿」的四個多月,一律不准我洗臉漱口,更不準洗澡和換衣服了。除了他們編造謊言說我轉化了的四十多天允許我正常洗漱外,其餘時間一律每天只准我晚上11點洗漱一次,一個月才准洗一次澡,換一次衣服,直到我離開勞教所。

五、灌髒水

2003年大概在3月份左右,由吸毒犯嚴小麗負責每天給我灌髒水,大雪碧瓶裝的1瓶或3杯(旅行杯)髒水。那是100多人洗臉、洗腳、洗馬桶、洗拖廁所的拖把、洗掃把、洗衣服的髒水。這水是儲存在馬桶裏用來沖廁所用的。她們就用那種髒水來給我灌,還有從鼻子裏挖出去的幹鼻痂摳在手上洗了手的水給我灌。另外,有的犯人走了幾個月沒人要的水杯子裏的水都發霉發臭,起玄了,拿來強迫我喝。有一次灌得太多,那水都從嘴裏浸出來了,這樣強行灌了我一個月左右。

六、不准大小便

我在8中隊,大概是2003年1月以後,直到我出來,除她們謊稱我轉化的那四十多天外,其餘每天24小時,只准我解2次便。在犯人李坤、郭紅包夾我的那兩三個月,24小時只准我解一次便。更嚴重的是犯人嚴小麗給我灌水的那一個月左右,受警察的指使,一次廁所都不許我去;沒辦法,只好拉在褲子裏。而且拉在褲子裏還不准換,天天穿乾了濕,濕了又乾,警察和吸毒犯人又藉此來嘲笑我。

七、毒打

我在勞教所的兩年時間,不管是在八中隊,還是在五中隊,都經常被打。她們用鐵衣架打我的頭,用手拐打我的腰,用穿皮鞋的腳踢我腰。有一天在八中隊,我不讀誹謗師父的書,她們就來了十幾個打手,將我雙手中指、雙腳大拇指捆起,嘴裏塞上髒布,下身褲子脫光,讓吸毒犯向群(家住攀枝花市長壽路)拿牙刷,要用牙刷刷我陰道。向群不忍心沒去找,她們才放棄了這種下流的迫害。但十幾個人排著隊對我進行暴打。一個人打累了,再換下一個人。

第一輪用腳踢我腰部,踢完後扯開我嘴裏的髒布,問我「讀不讀?」我說「不讀。」又來第二輪,將我按倒在地,用手拐打我腰部,這十幾個人都打累了,又找來一個叫李紅的犯人上來用腳踢我十下。當時我就感到腰斷了,走路吃力,幾天後,我要求看病,吸毒犯向群和陳留英私自給我看,見我全身發腫、發青,她們怕惡行暴露,說:「不能看。」拿來紅花油給我擦。又過幾天我再次要求看病,結果陳醫生隨便給我開點藥,沒看成。過幾天允許我洗澡,端半盆子水。

我的腰斷了,但還勉強能站時,每天晚上值夜班的犯人還打我,一直打到通天亮。犯人嚴小麗白天都要打我,每天都扯我的頭髮,直到我的腰徹底斷了,再也站不起來了。那一個月她們沒有打我,但隊長李琦又用新辦法折磨我,只准我仰臥,不讓我翻身,不准我動,還想用手銬把我雙手銬起來。我制止她,才沒銬成。等我站得起來的時候,她們又一天到晚打我,用手打我耳光,用鐵衣架打我的頭。在五中隊時吸毒犯黃月文(音)、吉翠香、葉波三個人包夾我,也經常毒打我,使我昏倒在地,她們就踩我肚皮,經常用釘被子的長針錐我的手,在五中隊時我的右腳都被打跛了,半年後才好。

八、罰蹲

2003年11月她們看我還堅持修煉,就又罰我蹲,吃早飯後就開始蹲。除去晚上吃飯時間外,直蹲到晚上睡覺。每天蹲12個小時,大約連續蹲了五天。

九、精神折磨

在勞教所裏,除罰我站、坐、蹲、吃飯、睡覺、軍訓外,其餘時間每天都有3-8人圍著我,罵我師父、罵大法。輪番的罵我、咒我祖宗十八代,罵我女兒,又哭又鬧,絞得我剜心透骨!有好幾次,她們把我弄到一間只能鋪一張床那麼小的黑屋子(窗子都關嚴的)8個人圍著我輪番的要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轉化,四、五個小時下來,她們害得我都快吐了。

強逼我轉化的人中有個名叫周承書的,經常掐我的肉(一小點一小點的換著掐)強迫我讀誹謗師父的書。他們還編造偽轉化書,七八個人把我按倒在地,掐著我的脖子強迫我按手印,然後在全中隊造謠說我「轉化了」。他們還逼我讀《思想道德修養》一書,因為書中有誹謗我師父的話。我不讀,她們就威脅我,把我拖到廖管教那兒,叫管教用電棍來電我。把我拖去後廖管教沒有電我。一次,惡警在我臉上前額處,雙手手臂、手板心、腳板心,都寫上我師父的名字,侮辱我師父,對我進行精神折磨。

十、冬天從衣領往背上灌冷水

數九寒天,穿兩件棉衣還冷,而她們為了折磨我,把我衣領扯開,從後頸往我背上灌冷水,外面看著是幹的,而我裏面的衣服卻濕透了。

十一、叫我睡濕地

2003年11月至12月,資中是最冷的,她們叫我睡一樓很潮濕的地下,其他人墊棕墊子,我墊木板,木板不隔潮。睡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床,被子都是濕的。睡這樣的濕地,一樓睡了45天,三樓睡了幾個月。

我僅僅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思想行為做好人,就被非法送進勞教所,被慘無人道的非法關押,迫害、折磨了兩年零十九天。

憑著對法輪大法的正信,我堅強的走過來了。而且,我被打斷的腰奇蹟般的好了,這是值得慶幸的,這是大法的威力。我上有90歲的老母需要照顧孝敬,下有失去父親(病故)而未成年的14歲女兒需要我管教。江氏的追隨者兩年多來對我的非人折磨,使我的家支離破碎,親人飽受痛苦的煎熬。

參與迫害我的單位和個人緊隨江氏流氓集團的迫害,助紂為虐、踐踏法律、是非不分、執法違法、嚴重的侵犯了一個公民的合法權利。烏雲總會散去,太陽總會出來,我將堅持不懈的為大法所受的冤屈和我的冤屈討還公道。總有一天,犯罪人員會被繩之以法。在此勸告那些還在繼續助紂為虐的人,趕快收手吧!為自己留條後路。善待大法弟子,將功贖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