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依賴心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3日】我離開校園踏入社會已經一年多。我是在高中二年級,也就是98年11月得法,雖說得法比較晚,但單純充實的校園生活,比之充滿利益鬥爭的社會來說,使我的純真善良的本性沒有過早的泯滅,也就很容易從理性上去認識大法,從而堅修大法。

當我順利考入大學,雖說大學是半個社會,同學們都忙著勾心鬥角混得一官半職,為自己日後找工作不斷提高身價,增加籌碼;而我則一邊忙於實修大法,默默的做各種講真象的事情,一邊又忙於學習,同時又兼任班裏的兩個職務,最後我不僅順利的畢業,而且被評為「優秀班幹部」。最重要的是許多同學直接或者間接的了解了真象,知道了大法好。畢業後,我到了金融系統工作,這裏的物質環境是一流的,可是也是利益鬥爭最厲害的地方,很容易有求利之心,現在我已經坦然面對了。前一段時間,有許多問題接踵而來,一一解決後,我深挖了一下自己的執著,我發現自己一顆隱藏很深的執著心──依賴心!

現在金融行業競爭比較激烈,各個單位都制定了各種管理制度,極大的調動員工的積極性,來實現企業利潤的最大化,而實現這一切的手段就是一切與經濟利益掛鉤,通過各種考核指標來考核員工,一切用數字來說話,收益所得也就完全根據數字來決定。為此,每個人都會為了利益不擇手段,耍許多小聰明去作表面文章,比如,要考核業務量,假設同樣是一筆存款,同樣是一百元,一個人拿一張一百元,和另一個拿十張十元的來存,後者很容易就會找理由打發掉,因為同樣的業務量,點十張錢要比點一張錢付出的勞動要多,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吃虧了,自己損失了。小的方面是這樣,遇到大的利益的時候,同事之間甚至可以破口大罵,甚至打架,這一切在我看來是如此的不可理喻,因為我沒有那爭鬥心,也沒有那求名奪利之心。我在利益面前是如此的坦然,如此的不在乎,反而讓一般人覺得不可思議,他們認為讀書讀傻了,甚至有些同事出於關心,特意教我如何去爭奪,如何去用心計,我總是回之以淡淡的一笑。

工作中的矛盾有時會很尖銳,因為整個機制就是和宇宙特性「真、善、忍」完全背離的,在這個環境裏修煉,既要表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給未來留下一條正確的道路,又不能讓常人覺得怪異,就如同逆流而上,各個方面的矛盾很多,我就經常去找同修商量,看看如何解決這些矛盾,把問題圓滿解決。漸漸也就形成了依賴心,一遇到問題就趕緊問問怎麼解決,現在回想起來,實際則是向外求,是逃避自己的責任,讓別人告訴自己怎麼做,也就失去了真正提高自己的機會,同時也容易掩蓋自己的執著心。

之所以有依賴心理,就是自己出於懶惰逃避自己的責任,懶得自己思考,修煉不精進,也就認為別人比自己強,認為別人的就是對的,從而過分的肯定了別人,而忽視了自己。畢竟別人不是自己,別人對矛盾無論如何也不會比自己深刻,而別人告訴你答案,那麼這個考驗也就不會算數,這個關仍然會在那裏,因為那顆心沒有放下,別人只能治表,卻不能治本;而如果是自己經過思考得出的結論或者採取的行動雖然可能不完善,甚至是不正確的,但那仍然是自己向內找,是自己提升的過程。一摔倒了就想讓別人把自己扶起來,何時能夠自己走路呢?而且,我認為有的依賴是為了不願意放棄自己的私心,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執著,明明知道其存在卻不肯放棄,而又想順利過關,從而也就會指望別人給點甚麼高招,讓事情得以解決,這樣,既可以使自己不受「損失」,又能把問題解決。這種想法就符合了舊勢力,它們在正法中,既不想放棄自己原有的一切,又能夠順利的躲過正法這一難,這種心是我們尤其該捨去的。

依賴心表現的方面很多,有時一個小小的舉動,或者腦海中閃過的一念都有著很強的依賴。前一段時間我在聊天室偶然遇到了一個加拿大籍的大陸移民,她是99年出國的,當我知道她是加拿大移民後,就認為她一定知道真象,我認為國外的環境那麼寬鬆,媒體都是開放的,國外的弟子又做的那麼好,多數人都應該知道真象。可是和她切入正題後,發現她一無所知,甚至對國外弟子的一些做法有很深的誤解。我忽然認識到了自己對海外弟子的依賴,指望海外的弟子做的全面細緻,減小我自己的付出,逃避了自己應當肩負的責任。

一次去見一位同修,我們年紀相仿,她很早就工作了,不久認識了一個大學畢業的朋友,每次和這個朋友講真象她都覺得很困難,很難讓他接受,認為我和她的朋友教育經歷相仿,應該可以找到許多切入點,讓他明白真象。可是約他出來談談時,他卻意外有事,沒有時間。原本以為是舊勢力干擾,加上我們暫時沒有緣分,致使事情沒有成功。可如今回想起來,卻是同修的依賴心讓舊勢力抓住把柄,明明是她樹立威德的機會,她卻因為幾次的失敗而輕易放棄,向外去求,依賴別人,而不是回顧一下是否自己有執著或者自己的方法不對。

在正法中,有時會有這些現象:新學員指望老弟子;不精進的弟子指望精進的弟子;國外的弟子指望大陸的弟子;大陸的弟子又會指望海外的弟子;而我們所有的弟子會指望師父,希望師父儘早結束這一切。在修煉中,沒有老少之分,沒有新老之別,也沒有國之界限,每個弟子都有其閃光之處,正法中的每個事情都是我們每個弟子的責任。「訴江」「反迫害」不只是海外弟子的責任,同樣,走上天安門,救度可貴的中國人也不是只屬於大陸弟子的榮譽。去掉依賴心,把自己的路走的更正更穩。

以上只是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