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新學員:大法使我們夫妻解脫病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5日】我是山東濰坊昌邑的一個殘疾人,46歲,比較愛好讀書。根深蒂固的「存在決定意識」(唯物思想)的觀念是我認識事物的標準,以前信仰的是共產主義。然而,當現實與理想越來越背道而馳的時候,便有許許多多的疑問和困惑撞擊著我的心靈,令我不知所措。

去年(2003)冬天,我懷著好奇心和種種疑問:為甚麼如此拼命的打壓法輪功?法輪功究竟違反了甚麼法律?從朋友那兒借了本《轉法輪》,開卷的首頁「論語」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象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現在人類科學的指導思想對於它的發展研究,只能侷限在物質世界之內,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走這樣一條路。而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們的這物質空間來的現象,實實在在的表現,卻不敢去觸及,視為不明現象。固執的人硬是無根據而找理由說成是自然現象,另有用意的人違心的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於追求的人以科學不發達而避之。」

「論語」開宗明義,鮮明直接,使我猛的站到了一個全新的角度上,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明朗和清醒,不禁產生一種通讀全書的渴望。

我一邊讀著書,一邊企圖從字裏行間尋找到新聞媒體所報導的情景,但是書讀完了,不但沒有看到像新聞媒體宣傳的那樣的絲毫痕跡,相反得出了一個結論:如果人人學了法輪功,社會風氣就會根本好轉,國家自然也就安定團結了,人民自然也就安居樂業了;精神文明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一個國富民強的民族自然而然的屹立在世界東方了。

作為一個純粹的讀書人(當初沒有任何的信仰和崇拜),我對這本書的領悟是:他通過人體科學、自然科學和現代物理學並結合著許許多多的世界之最,雅俗共賞,深入淺出的向人類揭示了一個永恆的宇宙大道或者說宇宙真理。

有一天,43歲的妻子問我這本書寫得怎麼樣?妻子是一家私營紡織廠的質量檢驗員,平時工作很忙。我說寫得很好,語言淺顯易懂,邏輯性強,推理嚴謹。其中的道理讓人心悅誠服。建議她也抽空讀一讀。於是妻子便用下班的空閒時間讀這本書。

非常意外的是:當妻子讀到50多頁的時候身體開始發生變化,令人煩惱的尿頻尿急的現象即刻消失,隨著讀書的進程,一掃過去頭疼(少年時就有)腰疼、月經不調、胸口悶脹、手腳心發熱、頸椎間盤突出(CT片證實)等諸多疾病,變得一身輕鬆,百病全消,而且精力充沛、身心愉悅、性格重新變得開朗。

更使我驚喜的是,她從此放棄了輕生的念頭。說來話長,由於我的身體殘疾,全家的重荷(曾經六口之家,父母年老多病,兩個孩子幼小)壓在她一個人身上。加上我這個人脾氣不好(學法後認識到的),經常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發生口角,話不投機,惡語相傷,導致她悲觀失望,幾次自殺未遂。現在好了,通過學習了《轉法輪》,使她認識到了人生的真諦,重新振作了起來。也使我改變了脾氣,學會了遇到矛盾向內找的技巧。

看到妻子從靈魂到身體的巨大變化,促使我下決心,懷著信仰和崇敬的心情認真觀看了李洪志先生94年在大連講法的錄像。當九講課看完之後,奇蹟也在我身上發生了。

四年前,由於腦出血做了手術,落下了久治不癒的頭疼頭昏後遺症,現在通過看講法錄像學大法,不知不覺的痊癒了,永遠的告別了治療頭疼的「鎮腦寧、西比靈、正天丸、腦復康」等等藥物,走上了一條身心康健的青春之路。

如今,我的家庭和睦溫馨、安逸幸福,一個曾經是徹頭徹尾的唯物主義者,曾經是共產主義的堅定信仰者的我要由衷感謝李洪志先生及他的著作《轉法輪》,我要振臂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理永恆!」

我們決心按照大法的要求為人處事,沿著大法指引的道路勇往直前!

由於疾病纏身,已有四、五年不能提筆寫東西,深感運筆生疏,今逢大法救度,重獲新生,故提筆寫出一點感受,請編輯和功友批評修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