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安市岳池縣不法人員對我家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8日】我叫李紅梅,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這五年來我們一家不斷遭到廣安市、岳池縣不法人員的騷擾、迫害,我丈夫現在仍然被非法關押在廣元市榮山鎮監獄,我從洗腦班逃出後被迫流離失所。我幼小的兒子既見不到爸爸,媽媽又不在身邊,我六十多歲的婆母不但要下地幹活,還要撫養我年幼的兒子,其艱難處境可想而知。

我家住四川省廣安市岳池縣苟角鎮紅星鄉墨斗溪村七組,我和丈夫楊紹廣都是法輪大法修煉者,通過學法、煉功,不但使我們擁有健康的身體,而且使我們道德高尚,家庭和睦。

自從19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大法以來,我們就沒有了往日寧靜的生活。我丈夫原在岳池縣建委工作,岳池不法公安經常到單位找他,向單位施壓,要我丈夫表態。我丈夫不願放棄修煉而失去了工作,生活無著落,我和丈夫只好回到鄉下他母親家,一家人艱難度日。即使如此,不法人員仍經常登門騷擾,家無寧日。我和丈夫無奈,只好到北京上訪反映情況,卻遭到北京警察的非法抓捕。我們被劫持遣送回岳池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我被非法拘留15天,而我丈夫卻被非法刑事拘留、逮捕。

我婆母只有一個獨子,心急如焚,為將兒子救出來被騙去二千多元錢,後又被岳池國安大隊敲詐去兩千多元錢,四個多月後才將我丈夫以取保候審的方式取出來。這四千元是借來的,這對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包袱。

2000年9月,因邪惡之徒要抓我們夫妻,我們被迫流離失所。2000年11月,我和丈夫及另外幾名同修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我當時懷有身孕,在天安門廣場一個惡警一腳踹在我肚子上。我丈夫遭到幾名惡警的殘酷毒打,它們用腳猛踩他的頭、脖子和身體,對他大打出手,致使他遍體鱗傷。惡警把我們幾個同修帶到了天安門派出所,不准我們上廁所,不讓吃飯。下午就把別的同修分到別的派出所地方去了,因我沒有說地址,晚上就把我放了。我丈夫被遣送回岳池非法關押在岳池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勞改四年半。

從北京回來,我一直過著流離失所、有家不敢回的日子。生活只有靠親朋好友和同修接濟。2001年1月27日,我兒子出生了,生活更加艱難。2001年舊曆6月29日,我帶著小孩在另一位同修的親戚家,邪惡之徒找到了我們,把我們綁架到岳池縣公安局。我的小孩當時才半歲,被非法關了一天半,我婆母才把他接回去了。

岳池縣國安大隊的楊小春以將我取保候審為名敲詐我家三千元錢未遂,就拿走了我生小孩時別人資助的一千元生活費,當時是國安大隊的王連兵收的錢,說我只有一千元錢,不夠它們要的三千元,就沒有給我開任何收據。

2003年10月份,我在南充小姨那裏幫忙賣小吃,南充小龍派出所和鐵路派出所惡警以我沒有身份證為由將我非法綁架。廣安市城南派出所苟霧林(音,人稱苟書記)將我接回廣安,第二天將我非法關押到岳池縣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惡,惡警楊指導狠狠的用腳踢了我兩腳,將我小腿踢出了血,而後它又叫人給我雙腳戴上七八十斤重的械具,我要想上廁所都無法提動。七天後,不法人員用車將我強行帶到華鎣市洗腦班。我掙扎著不進去,一個周姓惡警粗暴的抓住我的手臂,將我在石梯上倒拖入洗腦班門內。在洗腦班,我被強迫聽、看誹謗大法的邪惡錄像和書籍。

2003年11月14日,我從洗腦班逃出後,又開始流離失所。

只因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這五年來我們一家不斷遭到廣安市、岳池縣不法人員的騷擾、迫害,我丈夫現在仍然被非法關押在廣元市榮山鎮監獄。岳池610不給我開證明,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四年來我一直無法見到他,他是生是死我們一無所知。我幼小的兒子既見不到爸爸,媽媽又不在身邊,我婆母,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不但要下地幹活,還要撫養我年幼的兒子,其艱難處境可想而知。

我們一家的悲慘遭遇只是大陸千千萬萬大法修煉者家庭的一個縮影,在這五年多邪惡的迫害中,多少法輪功學員家庭被政府不法人員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一切只是因為我們要按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一個道德高尚的人。

參與迫害我的惡人有:岳池國安大隊的王連兵、唐世光、楊小春、吳紅平、李軍、周世龍,岳池610的黎利軍,岳池看守所的譚英、楊指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