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佳木斯勞教所遭受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16日】我堅定修煉,走出來證實大法。2000年1月19日,我被送到佳木斯勞教所非法勞教。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勞教所從領導到管教虐待我們法輪功學員,吃的是雞飼料做的發糕,經常蒸不熟,難以下咽,喝的是蘿蔔絲清湯,沒有一點油星,每碗湯中只有6-7個蘿蔔絲,一日三餐都是這個。吃得我們大便乾燥,便不下來,可是每次允許上廁所的時間只有十分鐘,廁所小,人又多,有時還沒等排上號集合鈴聲就響了,有的只能是便到半截馬上就得跑去集合,否則的話將要受到管教惡言惡語的訓斥,勞動時想大小便絕不允許。

寒冬季節,我們洗漱均在外面露天地,可想而知那個寒冷啊,涼到了骨頭裏,用語言無法表達清楚。每個人只能分到一小瓢水,從此這一天再見不到第二滴水了。僅有的一小瓢水洗了臉再洗頭髮,沒等洗完,頭髮就凍上了。每天勞動回來,只好帶著滿是灰塵的手去抓發糕吃。女學員來月經不小心弄到手上,只好抓一把雪,簡單洗洗手再抓發糕吃。

勞教所主要的勞動項目有挑紅小豆,用縫衣機縫水泥袋子、白灰袋子,挑牙籤等。用大麻袋裝的紅小豆用大汽車拉來,卸車裝車都是我們的活兒。有一次卸車由於人太多我擠不上前去,結果被管教踢了一腳,說我幹活不積極。成麻袋裝的豆子,一袋袋抬進來還得搬到一米高的案子上去,挑好的小豆還要一百斤一袋的裝好扛出去裝車。每人每天150斤的任務,質量要求非常嚴格(小豆出口甚麼地方不清楚)。有時完不成任務或趕時間要加班加點,把豆子背到宿舍裏挑,後來有的刑事犯對我們說:「你們法輪功學員太傻了,認真挑能完成任務嗎?你就把袋子兩頭裝點好的就能過了質檢關。」可我們沒有那樣做,因為我們不論在哪兒,都是說真話、做真事的。管教也知道我們是好人,就把刑事犯挑的豆子倒出來檢查,發現她們幹活耍詭計。一次體檢,勞教所破例領我們洗了一次澡,洗澡後地上丟下一塊髒兮兮的衛生巾,管教問是誰弄的,刑事犯人說是法輪功學員幹的,當時管教就反駁說:「我敢保證這絕不是法輪功幹的。」後來搞清楚了,真的不是法輪功學員所為。可見,勞教所的警察都知道法輪功學員是甚麼樣的人,但出於他們的個人利益,他們還是迫害好人。記得一次我們在食堂吃飯時,一位年輕的管教用蔑視的眼光看著我們說:「現在中國還有多少人吃這樣的飯食呀!」(我們吃的是雞飼料)

早上,天還黑黑的我們就起床了,一直要到晚上8點半才能收工。記得一次加班快到11點了,管教把我們帶回去之後不知為甚麼,又命令我們出去站隊跑步,漆黑黑的深夜,萬物都沉睡了,我們拖著疲憊的身體跑步,又冷又累又睏又餓。逼迫中,我們成了勞教所的機件工、搬運工、裝卸工,連勞教所食堂的煤都得我們一袋一袋的背上來,煤離食堂有60-70米遠。水泥袋子、白灰袋子也得我們裝卸,特別水泥袋子500個一包,特別沉重,要從100米以外的地方扛到車間,壓得我上不來氣,直不起腰,心直跳。有一次我是一步也邁不動了,眼看就在車間門口連人帶袋子一起摔倒在地,好半天才起來。勞教所給我們規定每人每天要紮出3000個袋子。

勞教所有一個刑事犯叫聶玉芬,她得了腿病不會走路了,管教領她到市醫院看後又拿了藥,好長時間也不見效。管教分配法輪功學員照顧她,背她大小便、出入食堂,法輪功學員無微不至的關懷她,她非常感激的說:「你們法輪功真是好人,待我像親姐妹一樣。」後來我們學員就教她背《洪吟》和經文等,她也很用心背。有一天她說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白鬍鬚的長者拿著一個輪子在她的膝蓋處旋轉。沒幾天,奇蹟出現了:聶玉芬會走路了!她自己激動、我們也激動,管教驚訝的無話可說。從此,聶玉芬更精進了,在車間邊勞動邊背經文,管教制止她,她說:「大法治好了我的病這是事實!再說,法輪功也不讓人幹壞事,讓人做真正的好人,有啥不能學的?!」管教只好讓她別背出聲來。

邪惡的江氏集團製造的這場浩劫矇騙了多少善良民眾,好多人正邪不分,有的人知道法輪功真象也不敢講真話,就像這位管教,多可憐,明知大法好卻不敢說真話,因為說了真話,就要失去工作、被關押、被酷刑迫害,由此可見中國沒有法律,權力就是法律!

我們只是履行公民的權利去和平上訪,直說了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被勞教、判刑,遭受著非人的待遇。我們的信仰、自由遭到了史無前例的踐踏。

我發自內心的呼籲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們:你們的親人正在勞教所、監獄裏承受著精神和肉體的摧殘和煎熬。你們不要再無可奈何了,上訪或直接找有關部門要回你們的親人!你們最清楚你們的親人都是好人,在家盡忠盡孝、在單位兢兢業業的工作,都是各行各業的骨幹、能手。

也希望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單位領導和同事們,真正關心你的好同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