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南非之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15日】2004年6月28日早上,我和另一名台北學員抵達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亞,準備向江氏流氓集團的主要成員──曾慶紅、薄熙來和平抗議以制止他們迫害法輪功的惡行。在台灣機場因為我們攜帶的真象資料超重,拆了超重部份那箱資料提在手上,沒想在香港轉機時,遇見了好多中國大陸同胞到南非旅遊,這些友善的同胞拿了真象資料就閱讀起來。

到達南非機場換上黃色大法字樣的衣服,看見好多中國人,我們繼續發法輪功真象資料,1個多小時後一名瑞典學員抵達,後來一位南非學員來了,我們買了地圖,租車前往曾慶紅開會的地方,已有三名南非學員在那兒。我們拉出了兩條橫幅,約10分鐘警車就來了,我們拿真象資料給警察看,並說明我們來的目地。南非警察看了有關大陸迫害法輪功的資料感到很震驚,路上行人也爭先恐後的要拿真象材料,很關心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可惜準備的資料太少。後來聽說曾慶紅離開了,沒多久我們也離開找到旅館安頓下來。晚上就獲知抵達南非的一名澳洲學員被槍擊,雙腳重傷被送往醫院。

29日我們絲毫不受影響,一早就出發沿路詢問曾慶紅開會的地點,找到後我們分兩處門守候,我和另一名台北學員在正門掛橫幅時,警察馬上就過來,給他看真象資料又告訴他中國所發生的事,以及我們來的原因,他非常驚訝,難以置信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在大陸受到殘酷的迫害。他允許我們的行動,後來又有警察表示要有許可證,搜查我們的包包,沒發現甚麼。於是一些學員去警察局申請,我們移開位置,在離正門遠一點的路口,來了三次警察,每一個我們都跟他們講真象和發真象資料,他們都很友善也十分同情我們。後來曾慶紅的車隊從另一個門口出來,澳洲學員趕緊拉開橫幅,曾慶紅一眼瞧見要法辦他的大橫幅,灰頭土臉的走了。下午我們去一個公園洪法煉功,來了記者採訪。

30日當地大報大篇幅報導澳洲學員梁先生被槍擊案件,和昨天下午公園洪法的消息。下午我們在一個飯店召開記者會,說明槍擊案和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罪行,約20多位記者出席,發問十分踴躍。

7月1日當地報紙又再度大篇幅報導槍擊案和記者會。我們兵分三路講清真象,一是澳洲辦事處,一是台北辦事處,其它人去中國城。我們拜會了莊訓鎧處長,他沒接觸過法輪功,由不知道到明白,最後表明了對法輪功的支持。之後我們去造訪來自台灣的林青嵚先生,他的太太是國會議員不在,由他代表接待我們,我們主要是希望華人報紙能重視此事件。我們交談時有華人報紙記者在場,起初他們以為槍擊案不是針對法輪功來的,後來經由澳洲學員小李講述他的親身經歷:他的太太返回上海被關到勞教所。因他在澳洲各機關部門講清真象,呼籲救援,雖然太太10天後釋放,但他卻遭到威脅,汽車多次被損毀,有一次放在車上兩三百本的《轉法輪》被偷走。報社社長來了,聽完這段話表示:他們的報紙已經改正了,改由英文版的翻譯過來刊登(原先登的是中國提供的槍擊案事件與法輪功無關的內容)。他還問我們報上登的與真象有無出入?並表明支持我們繼續為揭穿謊言努力,我們的付出會得到回報,提醒我們要更小心。他們表示南非槍擊事件層出不窮,這一、二十年來首次華人的槍擊事件登上了南非大報的頭條。

2日我們在中國城有酷刑展的活動,揭露江氏集團在大陸殘酷迫害法輪功。上午做準備和布置的工作,中國城的管理員來了,叫我們遷移,向他們講清真象後,另一人去問老闆,回來時說沒問題,我們可以使用場地。中午休息時間路上沒有行人,大部份學員去用餐,只留下三位學員,此時來了6位年輕華人破壞我們的布置,又對學員動粗,一南非男學員被拳打腳踢。學員報警後,來了警察保護,南非的警察很有正義感,都很善良,明白真象後都支持我們。下午酷刑展表演,我扮演的是受迫害的大陸大法弟子,指甲被釘竹籤。傍晚很多中國人出來逛街,引起很多人圍觀,大家都很關心法輪功在大陸受迫害,有人提出疑問,學員們解答,明白真象的,有人當場罵江××太可惡了。

3日中午我們來到上次煉功洪法的公園做酷刑展,公園人很多,真象資料每個人都搶著要,因為此次來南非的學員人數不多,酷刑展的內容僅展示吊雙手、關鐵籠、指甲插竹籤、及坐老虎凳。許多的民眾看了都難以相信中國竟有這樣慘無人道的酷刑發生,並問我們他們能做甚麼幫助。

4日上午我們分頭去離機場不遠的點發真象資料,每個人都樂於接受,法輪功學員被槍擊的事件已在當地傳開,有人問我們:「要如何幫助你們?」路上也遇見不少中國同胞,也都很想明白法輪功真象。

回程也遇見很多中國同胞,我把手中的真象資料全發完了,大家都很友善的接受。雖然此行參加的同修不多,但就整體而言我覺得學員表現很好,對整個事件的發生處理和講清真象的安排都十分有效率,讓所有接觸過我們的警察、市民、記者和政府部門的人員,都明瞭了法輪功真象,使我想起師父講法中曾說過:「邪惡利用壞人每一次對我們的破壞其實都是對我們的洪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