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大法弟子也應注意安全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14日】這次「南非雇兇殺人案」的發生充份暴露了邪惡的凶殘本性,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看清了邪惡的本來面目,對大法弟子的進一步揭露邪惡、講清真象其實是很有幫助的,也更能得到世人的理解和支持。但是,我們是修煉的人,遇到任何事都應該想一想,用大法來對照一下,看看事情發生的本質。

反觀這件事情,從目前所報導的情況表明,邪惡已經充份掌握了我們弟子的動向,從大法弟子準備起訴、參與人員、日程安排、去南非路線選擇等各方面,它們都進行了全面了解、全程跟蹤、密切安排,包括作案地點、作案時機、作案方式等方面都進行了跨國界,乃至全球性的周密部署。而我們大法弟子在事發前基本沒有任何警覺,也沒有任何防範。所以一旦意外發生,也就難以採取任何補救措施,才使得邪惡陰謀得逞。通過這件事情,我覺得至少暴露了我們兩方面的不足:一是安全保密問題;另一個則是對部份弟子,特別是「負責人」和「骨乾」的依賴問題。

就安全問題而言,國外弟子處在一個相對比較寬鬆、法制相對健全的社會,沒有國內弟子在注重安全方面的切身體會,因此對安全問題相對重視不起來。這也恰恰為舊勢力藉口迫害、考驗大法弟子提供了可能。大法弟子如果依賴常人社會應對我們的安全負責,其實我覺得還是我們沒有學好法,沒有圓容好法,在證實法中多多少少摻雜有人心。

就這些方面,師父早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就大法弟子提問關於特務在海外利用網絡安全的漏洞進行破壞時,就已著重指出:「這一點,我想大家是應該重視,我們雖然沒有甚麼見不得人的,但是也不能叫特務干擾。……要考慮到你們要做的事不能叫邪惡先去破壞,大家要考慮這個問題。我們沒有甚麼見不得人的事,沒有怕世人知道的,我們也沒有違反法律的事,但是對於邪惡來講,我們也不給你行惡的機會。對於邪惡來講,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叫邪惡知道,所以有很多時候大家還真是得注意。不能夠沒等你做甚麼事惡人先去了,把壞事幹了,那麼就給你講真象、度人造成了麻煩,加大了難度,所以這些事是得重視。」。一些海外學員往往強調事情沒做之前的消息報導,理由是「造勢」。其實造勢本身並不重要,除非它能夠起到幫助清除邪惡、講清真象的作用。如果在這些方面沒有明顯正面效益,反而僅僅給邪惡提供了方便,那就應該保持冷靜和理智,不要為了造勢而造勢,做得不償失的事情。這次南非事件就是一個明顯的被邪惡先行知曉、被先行破壞,沒能達到起訴惡人目地的例證。

而且,我們海外同修長期生活在相對和平的環境,對邪惡的表現與邪惡手段估計不足,甚至抱有無所謂的心理。師父在2001年的加拿大法會上就明確指出了邪惡的本性:「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導航》。無論在國內還是海外,它就是那樣的東西,你讓它不害人它肯定做不到。臨近滅亡前的瘋狂和不計後果的迫害使它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根本沒有任何顧忌、沒有任何人性可言了。在法理與世間的表現上,我們全體大法弟子都應有充份的認識,而不只是國內弟子。

其實,正法走到今天,也進行到了最後階段,邪惡已是大勢已去,回天無力了,基本上是在「垂死掙扎」了。這次「南非事件」的發生,與其說是暴露邪惡,還不如說是暴露我們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存在的問題,其根本目地是為了讓我們在今後的修煉中,在「摔摔打打」中更快的成熟起來,讓我們做得更好。我們必須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而不能產生任何的畏懼和害怕心理,給今後的證實法蒙上陰影。

這件事情也在提醒我們,我們還在修煉中,還有常人心在,因此不能時時處處站在法上,那麼就必須要圓容好人間的這層法,包括人間的安全形式,才能真正起到證實法的效果。如果我們做事時的心態、方式不能達到大法在不同層次的要求,又不符合大法弟子所在的世間的理,那麼邪惡就有可能對我們進行迫害。從這一點上來講,我們全體海外大法弟子都應該更加清醒理智了,切實做好安全問題,在證實法中走正我們的路,不給邪惡以任何可乘之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