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獲新生 講真話遭惡人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6日】我從小體弱多病,兩歲時得了支氣管哮喘,並有心肌炎、肺炎等多種疾病,雖然父親是遠近聞名的大夫,也只是能維持住、別讓我出現生命危險而已,為此,母親四處打聽偏方,為了治病,母親眼含淚水硬逼我吃下那些令我作嘔的東西(蝙蝠等),我為此不知哭過多少次,病情卻一直不見好轉,和我一樣大小的朋友都上學了,我卻只能在家裏看門,好不容易上了本村的小學,畢業後又因為體弱,去不了離我們村五、六里路的中學,只好在小學又多留了一年,就是這樣還幾次病倒在上學的路上。當時我已經十五、六歲的時候,母親還擔心我被大風捲走。被病魔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擺脫病魔的控制,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幸運的是1995年的夏天我接觸了法輪功。自從修煉大法以來,我真正感受到了沒有病是甚麼滋味,是慈悲的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使我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人。我身心的轉變,也贏得了丈夫對我修煉大法的理解和支持。

但好景不長,這個使人強身健體和道德回升的好功法卻被江澤民出於嫉妒而扣上了迷信的大帽子進行瘋狂鎮壓迫害,這個邪惡之首利用手中的權力導演了「天安門自焚案」醜劇來栽贓、陷害法輪功,企圖矇蔽中國及全世界善良的人們。

我們都是些通過修煉大法身心受益的,因此就去北京上訪,結果卻被邪惡之徒非法關進拘留所、看守所,甚至勞教所、監獄,遭到瘋狂毒打、凌辱,逼迫我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上訪無門,我們就把平時省吃儉用的錢做成真象傳單,告訴善良的人們,我們只是在做好人,我們是無辜被迫害的,讓人們從謊言中走出來。

講真象的自由也被邪惡江氏集團剝奪。我自己就被非法關押進看守所3次,遭到邪惡之徒殘酷的折磨。為了讓我們放棄大法修煉,把「文革」那一套整人的辦法也搬出來了,株連九族,家人、親戚朋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和迫害。最後,我被迫流離失所,丈夫和幾歲的孩子也跟隨我到處搬家。受盡了苦。

在邪惡江澤民集團這種瘋狂的肉體和精神摧殘下,我曾一時迷失,放棄了修煉。但時間不長,病魔再次纏身,丈夫將我送進醫院打針輸液,也不見好轉,在生命危險時,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又一次拯救了我的生命,也挽救了我們這個家,我又走入了大法修煉中。

2004年5月5日,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象,我到高密市夏莊鎮大集上散發真象傳單,被惡警非法綁架到高密市看守所,將我吊銬在柱子上一天,到晚上才把我放下來。我抗議他們的非法迫害,邪惡之徒就對我強行野蠻灌食。把我銬在鐵柱子上,用鐵鏈子捆住我的腰和脖子,把頭髮纏在鐵椅子上,勒得我喘不過氣來,又用鉗子夾住我的鼻子,用螺絲刀撬開我的牙齒咯咯響。姓譚的所長把我打得全身是傷,滿身瘀青。還把我捆在鐵椅子上放在雨裏淋,或在烈日下曬,不讓我去廁所,用盡了各種卑鄙手段對我進行迫害。

後來,他們逼迫我丈夫勸我放棄修煉法輪功。我丈夫說「她原先一身疾病,學法輪功後好了。99年以前在家學得好好的,結果你們給扣上了×教的大帽子,像文革一樣對待人家,人家才出來上訪的,又不讓上訪,才逼得人家出來講真象、印真象書的。沒鎮壓前人家也沒出來講甚麼真象的」。反×教大隊的人聽了我丈夫的話,再也沒話說了,就勒索了我丈夫5000元錢,才放我回家。

善良的父老鄉親們,不要覺得這場對正義的迫害於你無關,這是對人類道德、良知的毀滅,相信你們明白真象後,能記住「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為自己和親人營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