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濰坊安丘市青年女大法弟子遭惡警毒打折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我叫宋桂美,女,26歲。家住安丘市臨浯鎮宋家裏崗村,戶口在安丘市十二戶。

我是97年得法的,沒得法前,我一身病,血壓低、胃腸炎、闌尾炎、脾氣暴躁。有病亂求醫,走過大小醫院也沒見效,我身體一直不好,病魔折磨我很多年,最後連正常上班都無法保證,精神和肉體的痛苦無以言表。自從學法後,我的病不翼而飛,也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諦,我時刻以大法「真、善、忍」為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身心得到了淨化,真是「枯樹逢春」,我整個人都改變了,是大法給我第二次生命。

好景不長,99年7.20江澤民開始鎮壓,那個時候我在門市上班,我們有6個人都修煉,邪惡為了鎮壓把我們當了典型。99年10月一天晚上10點左右,我們都睡了,公安局局長帶領了好幾個惡警私自闖入門宅,不問皂白,進去就翻大法書,床底的破紙盒都翻遍了,嘴裏還罵咧咧的嚇唬我們。上邊來個通知他們就到門市裏去翻一次,每次都去5、6個。

99年11月左右有一天下午,我在上班,安丘公安局政保科的李生華、劉××、開著警車到我們上班的地方,甚麼都不說讓我去趟,我說我不去,李生華說:「你不去也得去,不去我們就拖你去」。接著就把我推上了警車拉到公安局,一去惡警就嘲笑我說:「你這麼年輕跟著學甚麼?」我說:「做好人還分年輕不年輕嗎」?李生華和劉××開始逼迫我,問這幾天誰到我們的地方去過。我不配合他們,他們說:「真是個傻子,你不想回去了」。我說:「我怎麼來的你們就怎麼拉我回去。」有一個惡警說:「給她戴上手銬拉到大街拴在電線桿上看她還說不說。」到了晚上他們就把我拖在走廊裏給我戴上手銬,強迫讓我蹲在地上,我不配合他們,(因下午把去北京拉回來的太多)他們沒辦法只好說你快走吧!我說:「你把我拉來就得送我回去。」他們都不說話了。他們經常不管白天黑夜就闖入門市裏去亂翻一通,不知翻過多少次了。

2000年3月21日,我為了上北京說句公道話,在天安門金水橋打開了「法輪大法好」,不到二分鐘,接著跑上去一個惡警把橫幅搶去了,把我拖上了警車拉到了一個旅館,在旅館裏給我們戴著手銬不讓睡覺,一天多的時間安丘公安局去把我們拉到當地,在路上他們就說拘留所滿了,只好拉到計生辦,把我們拖在一個空屋子裏,甚麼都沒有,讓我們坐在冰涼的地上,我們為了抗議就開始絕食,絕食了兩天,東關派出所還有別的地方的4、5個邪惡之徒去恐嚇我說:「你再去北京我們就把你的戶口取消了」,我說你們是違法的,你們要是這樣幹我更要去北京告你們。惡人甚麼花招都使了,沒達到目地只好送我回家。回家第二天,李生華和劉××又到我家嚇唬我父母,讓我簽名好留檔案。

2000年7月,中央羅幹為了達到迫害目地,親自到了濰坊安丘想大抓捕,我不想讓他達到目地就過上了流離失所的日子。2001年6月份,我和一位同修在屋裏,李生華帶領20多個人從牆上闖進去了,把我們強行拉到了城北公安分局,在分局裏把我強行塞在鐵椅子上,我不配合,賈代軍瞅著我嘴裏還罵咧咧的。後我被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裏一進去他們號稱「馬閻王」讓我簽名我不簽,馬閻王接著拿著皮鞭子狠狠的抽了我一下,在監室裏就一張小床讓我們20幾個人睡,有的都睡在地上。第二天李生華叫我出來,找了16個邪悟者的輪班轉化我,不讓睡覺,不給我飯吃,把我銬在鐵椅子上,整天折磨我。在這四天裏公安局的邪惡之徒經常去看我轉了沒有,去就說你不轉化就勞教你,給我施加壓力。到第四天又把我拉到轉化班,二十幾個邪悟者輪著說。在轉化班不到一天我就從窗戶走了。

2002年11月份一天下午,我和4個同修在屋裏,20幾個惡警私自出入進去,二話不說就把我們拖上警車,我們就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就打我的嘴,強行把我們拉到奎文區分局銬在鐵椅子上,銬了一黑夜,到了第二天安丘公安局李生華、張進效去把我們拉到看守所銬在鐵椅子上,張進效叫囂著說:「我以前在刑警隊上不知多少人死在我手裏,你個小女孩你在我這裏想出去,不可能。」張進效那時候剛進公安局的第三天他為了得到自己的利益不顧一切。白天黑夜都看著我們的,我為了出去,就一直絕食抗議,到了第二天張進效讓醫院的護士給我強行灌食,我不配合,石堆鎮的任××接著狠狠的朝我的胸前打了一錘,當時就喘不上氣來了,那兩個20幾歲的男的,給我戴上手銬狠狠的卡緊,又強行把我的頭按倒,踩著我的頭髮,我動都動不了,醫生就不顧生死強行給我灌,那個滋味真是生不如死。每天給我灌一次,連著給我灌了三次。張進效經常去看我妥協了沒有,一去看還是原樣就氣急敗壞的讓邪惡打我,那時候真是嚴寒冬天,把我拖在冰涼的地上。有時還不罷休就用鐵環狠狠的望裏緊,有時緊的我喘不過氣來。李生華就開始來軟的,一看軟的不行接著來硬的,在鐵椅子上銬得我疼痛難忍,又拖在地上折磨我。李生華還說:「明天把你拉在大街上遊街,讓大街上的人看看你到底幹甚麼的?到了晚上找來拍電視給我上電視,他們實行江氏集團的「名譽上搞臭」在安丘新聞播了7天。

給我灌了三次食以後,李生華又把我拉到醫院裏,強行按著我的頭給我灌大油,疼得我話都說不出,我聽到醫生說灌了不到二斤,由於我的胃承受不了當場全部吐出來了,嗆得我的眼淚溜了出來。回到看守所李生華又叫邪悟者轉化我,白天黑夜的折磨我,第10天的時候我的肉體和精神上承受不住了,當場就暈了過去,李生華就叫救護車把我拉到醫院給我檢查,醫生說:「時間長了不吃飯,高血壓超了90度」。他們為了不放我給我打點滴,我不讓他們打,李生華、李××強行按著我讓醫生給我扎,因絕食時間長了醫生說:「脫水扎不進去,血管都找不著了,」紮了將近半個小時紮的我滿胳膊都是蜂窩眼,疼痛難忍。張進效還在一邊叫囂著說:「你這一次不轉化,就活化,你不用想出去」。在醫院裏把我的手全銬在頭上的床桿上,有時疼得支撐不住不知暈了幾次。李生華和張進效氣狠狠的說:「你再不轉化就把你送到太平間裏,讓你們的家人找不著」。我在醫院的時候,李生華帶領和幾個邪惡經常到我家嚇唬我的將近70歲的父母,李生華說:「上次勞教書批下來她跑了,這次你女兒再不轉化就得勞教三年,要不你就拿錢我們才放」。 當場驚嚇得我父親憋不上氣來,掛上了吊針。李生華怕出人命嚇的接著就跑了。

12天過去了,他們看到這樣錢得不到,送勞教,勞教不收,只好放了。回家的第四天,李生華、葛江、賈代軍私闖民宅對我父母說:「把你女兒拉回去有點事接著送回來。」我媽知道拉去,他們肯定會折磨我,接著趴在我的身上哭著說:「她在裏面12天沒吃飯你們怕出人命把她拉回來,現在你們再拉她回去折磨她,你們有沒有良心,你們今天要是再拉她去,我就和你們沒完 」。李生華接著去拖我的胳膊,我朝牆的一邊躺去了說:「你們休想達到你們迫害我的目地。」他們一看氣急敗壞的走了。

從2000年7月至今一直被迫流離失所,我堅持自己的信仰,非法關押數次,有班不能上,有家不能回。在這幾年來我父母也跟著遭到邪惡恐嚇和壓力,頭髮都白了,有時為我擔心都睡不著覺,親朋好友都受到了牽連。所以我走到那兒,都把我被迫害的事實告訴世人,讓世人知道,修「真、善、忍」無罪!做好人無罪!

在此,籲請正義之士制止這場迫害,營救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也正告濰坊安丘市仍在助紂為虐的不法之徒,「善惡有報是天理」,任何人幹的壞事將來都要自己承擔的,誰也替不了。邪惡之首江澤民因迫害法輪功現正遭到全世界許多國家的起訴,下一步面臨它的將是滅頂之災,希望你們認清形勢,停止做惡,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不要再充當江氏的陪葬品。

安丘公安局部份惡人錄:

張進校:(大隊長 經常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人員)宅電:0536──4228721辦公電話:0536──4368610
李昇華 老家宋管曈鎮 大石榴村(經常抓大法弟子主要人員)宅電:0536-4264901
賈在軍 (經常恐嚇大法弟子)宅電:0536-4266239
張元亭(看守所管教 經常給大法學員強行灌食)宅電:0536-4261032
葛江 老家安丘市賈戈鎮 (反××大隊長,)反××大隊辦公室電話:0536-4251510
馬喜彥 宅電:0536-4261779
宋雲清 分管迫害法輪功副局長,男 50多歲宅電:0536-4266618
鄉鎮派出所電話:
官莊鎮派出所電話:0536-4658119 紅沙溝派出所電話:0536-4671029
臨浯鎮派出所電話:0536-4770013 東關派出所電話:0536-422281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