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師父挽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9日】

一、深刻的教訓

95年我和我丈夫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後身心受益匪淺,懂得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深感修煉法輪大法無比幸福。

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10月2日,我與同修進京上訪。在北京被當地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察抓回。10月31日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送馬三家教養院。在那邪惡的黑窩裏,由於人的執著心太重,沒能衝破舊勢力的束縛走入邪悟,背離了師父與大法。

2002年4月,我回到家中。回家後的幾個月我經歷了不堪回首的一段人生之路。一些同修被我誘導交了書,偏離了大法,我的丈夫、妹妹、父母都被誘導。更使我至今仍愧疚的是一位老年同修因我的一句話使她被拘留,做了大法學員不該做的事情,給大法造成巨大的損失。那一段人生之路永遠給我留下刻骨銘心的教訓,也使我的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

二、師父慈悲喚歸航

我在迷途中,同修多次幫助我讓我回到大法中來,可是我仍然固守自己的看法,後來周圍的同修乾脆不理我了。幾個月後我回單位上班,每天只是從家到單位又從單位到家往覆著。幾年來晚上屬於我學法煉功的時間,而那時卻與孤獨為伴,我感到生活一下黯淡下來,像失去了目標一樣無所事事,我像一葉失去了方向的小船在茫茫的苦海中飄盪著。

漸漸的我的身體開始向未修煉時的病態轉變,我問自己,是不是一切都還給你了?這不是不修了嗎?一段時間對與錯在心中交替著。

2000年9月我在單位卷櫃中發現了師父在長春解法那本書,當時我驚呆了,我悟到這不是大法長存嗎?因我的書都交出去了,這本書剩下也不是偶然的。我的右耳中時常有煉功音樂的聲音,夢中師父多次點化。我開始想看《轉法輪》。但畢竟一年沒看書,在馬三家教養院邪惡的環境中頭腦被灌輸的邪理時不時的起抵觸作用,不能靜心學法。心穩定不下來,2000年11月,我給千里之外的同在馬三家子教養院呆過的同修打電話,她說:「我們都做錯了,我們這裏大多數又學法煉功了。」聽後我的心一下穩定下來了。幾天之後她給我寄來師父的新經文,我如飢似渴的學,迷航的小船終於找到了方向,我這擱淺的小船又起航揚帆,溶入了正法洪流中來。

三、堅信大法走出困境

2001年,邪惡還很猖獗,經常有人蹲坑、監視、盯梢,我一時正念不足,精神壓力很大,9月我再一次離開家。領導天天找我丈夫,給他施加壓力,怕我進京。我丈夫在我被非法勞教期間,精神上承受很大壓力,由於受牽連已被免職,這一次他無力承受打擊,致使行為上不理智。我得知後回到家中,一週後我又上班了,他看我上班表面上很平靜。我得學法,一找書一本也沒有了,躺下後我問他:「你拿我書了?」他說:「燒了(其實我母親藏起來了)」,我一聽心裏受不了一下把身翻過來,他見我這樣,火就上來了,你還抱著法輪功不放?不能過了,離婚!從那天起他態度變了,我的父母在我家,這讓我父母沒法呆下去了。一天晚上,我說:「咱倆心平氣和的嘮嘮」,他說行,我開始跟他善意的講,他說:「你必須在法輪功和家庭選擇一個」。我平靜的說:「功我要,家庭我也要,咱倆這些年感情不錯,家庭很幸福,真要散了,人家都得說煉法輪功把家煉散了,破壞大法,我再不能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了。」他說不行就要一個,我說:「你承受不了了,用離婚解脫,能與我同甘不能與我共苦,這不是人品的問題嗎?」他說:「那也不行就要一個。」我說那我就要法輪功,我的生命為大法而來,儘管沒做好,我要彌補,活著就修,不修就死。他說我給你三萬元,我說家庭財產夫妻各佔一半,給的少,他一分不想多給,我告訴他,大法是我的巨大財富,大法弟子是我的親人。我甚麼都不要,我穿的衣服都是你錢買的,走時都給你留下。他當時啞口無言,就說我睏了睡覺。凌晨三點他上便所回來時往我身邊湊湊說:還得離老伴進點,你們做的對,我錯了。我問,師父點化你了吧?他說:做夢了,太淒慘了。我的眼淚一下流下來了,從內心最深處發出無聲的吶喊:師父──你在哪裏?轉念一想師父就在身邊。這聲音從我體內擴散,瀰漫整個宇宙。我被師父的無量慈悲震撼著。

從那天開始,家庭環境有了改觀,學法輪功他不反對了,做資料不行。我想任何力量都阻擋不了我,他不在家我就出去做,回來是打是罵隨你便,可每次回來只說兩句就過去了。

2002年4月,我母親得了腦梗塞,不能自理,除工作之外還要顧母親,學法時間很少,講真象的事就更難了,有時我坐在母親身邊念書,我丈夫看到就衝我發火,我的心裏很苦,更為不能出去講真象而著急。三個月後我哥哥把我父母接去了,這都是師父的幫助。

四、善的力量

有一段時間,我丈夫又干擾我,不讓發資料,甚至我發正念他就說三道四,言語中對大法不敬。我就發正念清理他背後的邪惡,並請同修幫助清理。而我心裏卻又對他產生恨心。有幾天心緊縮著舒展不開,我不知所措,在上班的路上我問自己,你怎麼就不能發自內心的對人家好呢?是不是自己沒做好促使他這樣呢?到單位一下自行車,腦中返出一句話:以惡制惡越制越惡,以善制惡惡因自滅。瞬間緊縮的心舒展開了,心中豁然開朗。我知道是師父點化。從此我調整心態,善待他,理解他,在自己心上下功夫。一有機會就引導他。很多同修也都來我家幫助我向內找,與我丈夫談。他變化很大,在外能與人講真象了。善的力量是巨大的,慈悲的力量是無窮的。

五、背法的作用

「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轉法輪》,通過學法認識到一切干擾都是自己造成的,是我不向內去找,而是向外去求了。忽視了心性的提高。學法不靜,更多的精力用在做事上,從而造成各種干擾,所以學法是非常重要的,由於工作忙學法時間少,2003年12月我開始利用一切時間背法,只會背《洪吟》、《論語》和少部份經文。走路、做家務活時、在單位閒暇時間、外出乘車就是背法、發正念,心中雜念自然少了,被正念代替了,心情越來越輕鬆了。今年2月,我丈夫又開始學法煉功了。雖然不太精進,但對他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他講真象更主動了。終於我能在他面前堂堂正正的做證實大法的事了。

是師父的無量慈悲、是大法的無邊威力,是善的無窮力量使我衝破了我自身的束縛,改變了我的家庭環境。

感謝浩蕩師恩,也感謝那些給予我幫助的同修們。我願同同修一道走好最後一段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之路,完成洪誓大願。最後以師父的詩共勉:

 元曲

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