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法洪傳台灣校園之四:桃園教師的修煉心得之一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2004年5月22日】

一、四年前宿疾纏身

我任教小學,四年前因為一邊教書一邊念研究所,一兩年下來,搞得身心俱疲,再加上還有老公、小孩要照顧,使我的健康雪上加霜。常常鬧頭痛,還有宿疾---坐骨神經痛、脊頸椎舊傷,每當要下雨時,就讓我渾身不舒服,頸酸、頭痛接踵而至。家裏的櫃子裏常要擺上好幾包藥,以備不時之需。那時每餐飯後必吃中藥,所以滿屋子的中藥味道。而為了治脊頸椎,中醫師給的藥方裏最可怕的就是一條長長粗粗的蜈蚣,聽說這病就是要用這種毒的東西才能治好。可是一年又一年過去了,並沒有完全根治,發病時還是照痛不誤。

修煉前的我,就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無奈的生活著。雖然工作順利、家庭和樂,但無法真正開心起來,我想知道為何沒有一個醫生能根治我的病呢?都是叫我吃藥、吃藥。有一天,女兒生病了,我和老公帶女兒去看醫生。這時下起了小雨,我便踱步到診所外透透氣,忽然間看到了一輛廂型車,上面有一排標語:「不求名,不求利,義務教功」,下面一行字寫著:「法輪功」。看到這3個字,不知為何,我的心被大大的震撼了!以前從沒聽說過法輪功,但我就是當下馬上萌生要學的念頭。回家之後立即上網查詢,找到離家最近的公園,隔天早上4點多就到煉功點開始學功了。

二、修煉後身心健康

修煉後的我身體很快恢復健康,作為教師,我自己也儘量要求自己做到「真、善、忍」,雖然剛開始的時候,這並不容易。以前我一直都是以嚴格的方式來教學生,被我教過的學生曾幫我取過「秦始皇」、「武則天」之類的綽號。可想而知我的形像是如何了。但修煉之後,心性不斷的提升,重新審視教師所扮演的角色,當學生有錯時我也能夠再給他們多一些機會改正,語氣也更溫和了。現在已經沒人再叫我「秦始皇」或者是「武則天」了。有時憋不住要生氣時,學生也會指著教室牆壁上那三個斗大的字提醒我:「老師,要『真、善、忍』喔。」

三、帶學生修煉

修煉之後,不但身體擺脫宿疾,而且在研究所裏是全班第一個拿到畢業證書的,以一個在職生而言,是很難辦到的。所以決定在午休時間開始教小朋友煉功,之後,規劃每週3個早自修時間讓同修來帶讀《轉法輪》。學生們的身心也跟著發生了巨大的轉變,有一個學生,他以前數學拿50幾分,修煉之後,得到90分以上的成績。還有一個學生,車禍大腿骨折,在醫院裏還是持續學法,結果康復的速度遠遠超出醫生的預期,很快就回到班上來上課了。

最後我想說的是,修煉人的場是純正慈悲的,尤其身為一個教師兼修煉人,如能將大法帶入課堂中,學生們的受益又豈只是身心的健康而已呢?!真是孩子的莫大福氣呢!以上為個人一點心得,與大家分享。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