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錦採熱注一公司戴鳳珍講述自己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八日】我修煉法輪功三年多片藥未吃,身體健康。因為受到打壓至傷殘,花醫藥費二萬多元,至今我還不能行走,給國家和個人經濟上帶來了損失,給自己和親人造成極大的痛苦。當我躺在醫院裏病床上,我忍受著身體上撕心裂肺般的傷痛和承受著精神上巨大的壓力。我很清醒的對我愛人(單位裏的事他不知道,不在家)說:我不是煉法輪功煉的。──本文作者
* * * * *

各位領導、老師、同事、同學及親友們,您們好!

我叫戴鳳珍,原在遼寧錦採熱注一公司機關工作。我的事有許多人不知道其中的真實原因。有些人還在謠傳說我是煉法輪功煉的。其實不是。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受到單位領導的不公對待──導致我精神失常下所至。如果我身亡,那不用說,電視上又會多一例練法輪功走火入魔啦,跳樓自殺啦等等。因為我還活著,已經謠言四起,給我本是傷痕累累的心上雪上加霜。如果不是對大法的堅定信念支撐著我,我不會今天還健在,而且還變得這麼樂觀、對生活充滿希望。

我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但身體健康了,而且我的世界觀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前思想上總是考慮做人怎麼樣出人頭地,怎麼樣不吃虧,怎麼樣能佔到便宜,甚至看到別人能佔到便宜,我很羨慕:看人家多有本事、有能耐。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還挺好。熱衷於名利爭鬥,真正做好人的道理一點不懂。通過修煉法輪功才真正明白了「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做人為甚麼要重德。李洪志老師告訴我們:「你是煉功人你就得做一個好人」,「必須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長功」。(出自法輪大法著作《轉法輪》)

通過修煉法輪功,我的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以前,一年四季感冒、發燒像家常便飯一樣,每次都是十天、半月的,不去醫院掛點滴都好不了,還有嚴重的痔瘡、脖頸後像壓了鉛一樣難受等等。修煉後這些症狀不翼而飛。從得法到2000年8月是一片藥也沒有吃過,真正嘗到了沒有病是甚麼感覺。並且我也沒有上醫院再開過藥,以前是家裏人的藥費都可一人的藥費開、報銷,通過修煉後明白了,不能做損公為已的事。通過修煉以後道德標準提高了、身體也健康了,沒有病了,當然就不吃藥了。在中國電視裏宣傳的法輪功如何如何都是騙人的謊言。

其實,很多人都不了解法輪功。法輪功是佛家功,講的是修佛修道的法,要求真正的修煉者必須按照「真、善、忍」的準則做,重德修心。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堂堂的國家的宣傳媒介竟敢信口雌黃,編造謊言,欺騙不明真象的人們,製造一幕幕恐怖的事件來栽贓法輪功,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誤解與仇視,使人們生活在一片白色恐怖的氣氛中。

我們一早去外面煉功受限制。公民的信仰、做人的基本權利受到侵犯。在現代文明的社會裏竟然還能有這樣的事件發生?國有國法,國家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的權利,有言論的自由,有上訪的權利。所以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完全是違背憲法的。當權者為一私已見,就視國家法律於不顧,踐踏公民的做人的基本權利。我是一名很普通的公民,同億萬法輪功學員一樣,做人的基本權利都受到了江××集團的侵犯。

2000年7月21日,我把工作都安排好後,跟領導請年休假回家看我母親(父親90年已病逝),因為母親春節從我這回家後,手臂被騎自行車的人撞成了骨折,乘孩子放暑假回家看看。7月31日,假期沒有修完我就回單位了。一進辦公室,我吃了一驚,微機和複印機都不見了。組長說:「你再不回來,就要打電話找人了」。經理找我談話:劉世坤說你說過讓他把微機搬走,讓我上他的辦公室用。複印機你也提過,並且讓我注意下。還說現在甚麼人都有。他還說,不了解法輪功,說上面有要求,讓我為當領導的想一想等等……。我說行。當時我也沒有跟領導說我為甚麼要讓他把微機搬走,因為覺得像是背後打小報告。其實,小劉(資產員)有一台微機,我說過把我這台新微機換給他。其真實原因是:他用微機玩的時候多,影響我工作,所以我跟他說過。有一次,鍵盤上有一個鍵。按下不上來了,我只好請二公司的人幫助修一下,他用了一下午時間幫助給修好了。發現鍵盤裏都是吃瓜子掉的渣子,還有菜湯大油凝了把鍵盤上按鍵粘住了。

其實我在機關任資產資料員兼職檔案員工作。98年機關人員調動,管送鹽的同事下小隊任資料員了,把她的工作交給我;99年教育幹事修長假,把她的工作交給我;2000年管複印打字員的同事調走,又把她的工作交給了我。後來同事告訴我:「剛開始說讓我管,我說工作太多,就給你了」。有時我心裏也不平衡,但是,我想我是修煉人!實際上我一人兼職幾人的工作。做資產資料員,兼職檔案員、教育幹事、送鹽管理工作、管理複印工作、給機關人員發工資工作,工作量大而且雜。並且當時,機關人員還必須每週上一天站。經理說對我信任,才讓我做這麼多工作,這在當時熱注機關來說是最多的。並且家中一個上五年級(我妹妹家)和上一年級的兩個孩子。而且我愛人在冷凍廠上班,不能經常回來。

8月1日,熱二小李來問我怎麼回事,我告訴她是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她說,沒有更好,少幹活。小李是大學本科雙學歷的高級知識分子,我比她大10歲,她跟我說,我跟我們肖大說工作多,分不開身,我們領導把檔案工作交給別人了。她當時做資產員兼職資產資料員、教育幹事、及檔案員。其實很多同事都過來問我是怎麼回事。由於微機上有從互聯網上下載的關於法輪功的真象材料,我想領導也看到了。但是經理、書記沒有跟我說這事,他說你自己提出的。

8月1日晚上,因為通知了參加局技能比賽的職工上隊上學習。到辦公室,我拿著新配的同事辦公室的鑰匙怎麼也沒有打開那門,這時丁曦、陳擁軍正好到了,幫助我把門打開。我想熟悉一下微機,這台微機是廠資產科專門給資產資料員新配的,但是,微機上了密碼,我無法打開。他倆跟我回到我自己的辦公室,還問呢,這屋裏東西怎麼沒了?指微機和複印機。我笑笑,沒有說甚麼,並且同他們談了這次局裏很重視這事,這是油公司分開後第一屆,讓他們多用用心等,等了半天也沒見其他人來。

8月2日書記找我談話:「肖大說不了解法輪功,我看過這本書,所以讓我跟你談談…」。還說:「肖大說讓你上站,我覺得這麼做不好,還是談一談吧…」我跟他說:「法輪功不參與政治。…我那麼多工作,你們把微機搬走叫我怎麼工作…」。

書記說:「不參與政治不行,我們就是讓你參與政治…」;還要求我不許在單位看書,讓我多為他們想一想等等……。修煉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我當時同意不在單位看書,並且說上哪去告訴領導等。

我回到辦公室,不斷的有同事來問我。其實,我工作很多,在單位裏我也很少有時間坐那看書,全機關除我以外,每個辦公室都配置了微機,領導就是這樣對待一個好好工作的職工的嗎?我跟領導提出辭職。書記還說,你工作挺好,不要辭職等等。

8月3日一早,我被叫到經理室。肖經理、劉經理、書記、生產組長都在。肖經理問:辭職跟法輪功有沒有關係,我說沒有。書記說:劉志東(我愛人)正要入黨了,我笑笑……。我85年熱注一成立就在這裏工作,我是一名老職工,我想好好工作,可是,這哪是讓我好好工作呀?我沒有別的辦法,只好提出辭職。我真的感到傷透了心!我不明白領導是真的還想挽留我嗎?然而,他們做的事卻不是。

8月4日,我上廠裏,正好碰上書記,他說,我跟廠領導說好了,去辦吧。人事科長不在,按規定是不能辦的,但是,有人說了給辦,辦事員就給我辦了。我也就把有人在的都辦了。一天,我去公安科簽字,就覺得那裏的人很奇怪的看我,告訴我,找科長。科長給簽完字問我:辭職後,準備幹啥?我說,回家帶孩子。他問我家電話,我覺得很奇怪,他說,以後有事好聯繫。當時,我也沒有多想。

我回到單位,我到隔壁屋去拿報紙,聽到書記同她們正在說我的事情,她們看我進來,不說了。我只是修煉法輪功,沒有想到有人在背地裏幹了啥。

後來我母親我哥也來勸我,當時我並沒有把單位發生的事情告訴家人。後來我找到肖經理告訴他:我家裏壓力大不想辭職。我沒有想到領導會拿這事來逼我。這回領導反而對我提出要求:「你不辭職行,但是有兩個條件:一、讓我上站。二、約法三章:不許說關於法輪功……」,還說,我們也是為你著想,要是被抓走,這點錢也拿不到。「上站行。第二條是不可能接受的!」。這是對公民的基本權利的侵犯,人格的侮辱,做人的尊嚴受到了踐踏。當時我很生氣,精神受到很大的打擊,造成我精神失常。後在家人沒有看住的情況下從我婆婆家(在渤海運輸)三樓跳下,造成我傷殘。

我修煉法輪功三年多片藥未吃,身體健康。因為受到打壓至傷殘,花醫藥費二萬多元,至今我還不能行走,給國家和個人經濟上帶來了損失,給自己和親人造成極大的痛苦。當我躺在醫院裏病床上,我忍受著身體上撕心裂肺般的傷痛和承受著精神上巨大的壓力。我很清醒的對我愛人(單位裏的事他不知道,不在家)說:我不是煉法輪功煉的。

我跟經理及家人談過。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血的事實,迫害的元凶是一定要償還的。不是嗎?現在已在多國被起訴。我希望這樣的悲劇不要再發生了,當事的領導者們一定要清醒,法輪功學員是甚麼樣的人,當領導的是最了解的。「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當時參與的人到後來都有了報應,所以,我不希望看到更多無辜的人受到迫害,不要相信謊言,它是害人的。

我修煉法輪功有了好的身體。能夠兢兢業業做好工作。我的道德標準得到了提高。在單位上,和我同一值日小劉說,戴姐怎麼總是我倆倒廁所裏的紙,倒了大半年。經常有同事過來。她們都說整天看到你忙,沒有閒的時候。2000年春節資料員有病,我替她上了一週的班。2000年6月利用一週晚上時間做檔案並且幫助二公司新同行做檔案。有時做資產工作忙到後半夜二點多等。有一次,冬天怕下大雪封路,提前備好各站用鹽。我跟鹽車送鹽,回到家十二點多,看孩子在門外等著……。加班加點是常事,我從未跟領導提過。

有一次,各站長交書款,郭佔軍著急,怕趕不上班車,把錢放下剛剛走,我那時正在收點別的站的。我問這是誰的?方亮出外叫回他。他一看怎麼少了100元,嘴裏直叨嘮真倒霉,過後我想他也是為本站的職工交款,我就拿出自己的錢補給了他等等……

有一天,在廠教育科,教育科科長對我們各單位教育幹事說,局裏著急要職工技能考試統計報表,跟我們商量能不能中午加班不回家,我們都同意了。我告訴科長家裏情況,給陳麗單位打電話,我家裏兩孩子中午上她家吃飯。中午,大家說科長請吃飯,他們都去了,我沒有去,我還幫助熱二小李打完,當時她不在。科長給我訂了一份盒飯,我沒有想到還有一位老師在等著給付款呢。我心裏真是過意不過,耽誤他吃飯了。等到他們吃完飯回來後,我已經打完了,我回單位又查了查,看有漏下的我又去給補上。

2000年7月,我們公司技術比賽後,獎品還剩下兩套內衣,我留下後把錢給補上,小蘇說:戴姐太認真。我是這樣認真對待工作的,如果我沒有修煉法輪功我做不到這點。2000年7月我把頭年剩餘的講課費發了下去,我自己沒有給自己發。

1999年底我家調新房,大部份家庭都裝修,樓道上堆滿了裝修垃圾,我家沒有裝修,但是我還是把它清理掉,同事來串門說,你們樓道真乾淨,我笑了笑甚麼也沒說。現在,新樓道裏沒有垃圾道了,比較好,我告訴兩孩子,看見門口有垃圾不管是誰家的,就順便給帶走,我常鼓勵孩子做好事,並且我也是這樣做的。有一次,我出門,發現我家的垃圾也被別人給帶走了,我心裏很高興。如果人們都互助友愛,真誠相待,抵制假、惡、暴社會這個大家庭不就美好了嗎?

其實,這些都是不足掛齒的小事,都是我修煉了法輪功以後,道德標準提高後所為的。當然,我也有許多缺點,跟修煉人的標準比我做得還很不夠。但是,如果我不是修煉了法輪功,我根本不可能做到這點。我曾經因為隊長扣我5元獎金,在背後又哭又罵,曾經為了爭奪工會積極分子找過領導等等,覺得,對我不公。

在廠裏無論是教育科、資產科、還是檔案室、還是在我的單位上,人們可以去打聽打聽看看我工作如何?說的是不是真的?我真是想不通,修煉法輪功的人做錯甚麼了?我的領導、同事們及街坊鄰居們,我信仰法輪功傷害到你們了嗎?為甚麼做一個好人還要受到如此不公的對待?為甚麼不讓我們說真話,連上訪的權利都被剝奪,把合法上訪說成鬧事、圍攻。法輪功不參與政治,不反對政府。我們只是要求有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還我們師父清白,還法輪功一個清白。

有些人還在謠傳說我那段時間精神失常是煉法輪功煉的。有許多不知原由的人都認為我的行為過激,還有人說:看看你鬧的?不是我有意要這樣做的。其實,是在不公正對待下精神失常下所為。大家都知道,精神失常是沒有行為能力的。誰又願意得病呢?看書能看成走火入魔,跳樓自殺、殺人嗎?如果說真是那樣,你能去幹嗎?法輪功裏要求煉功時甚麼都不想,能煉成精神病嗎?其實,《轉法輪》書上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得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做為一名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是有罪的。我如果不是精神失常,怎能違背呢?在當時我是非常生氣,其實病都是從氣上得的,是氣他們限制我修煉法輪功得的。

有人說:你修「真善忍」你也沒有做到「忍」。是,當時我沒有做到。難道說鎮壓迫害是對的嗎?如果沒有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也就不可能發生我這樣的悲劇。現已知有名有姓的已有950多人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被迫害致死,被非法關押的人數超過幾十萬人,被勞改的超過10萬人,有幾千人被投入到精神病院,一些法輪功學員遭受不明藥物的嚴重摧殘。無數傷殘,無數,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人心都是肉長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很普通的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我同億萬法輪功學員一樣,只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就要遭受這樣的不公對待嗎?

我的父母都是六、七十歲的人,本應該做兒女的孝敬他們,現在不但他們受累,而且還擔驚受怕。就是這樣。2002年10月我家剛搬遷到興油居住不久,當地派出所來了四、五人,說來看看了解情況。我母親大概說了一下,其中一人說,你別說,讓她自己說。還問你怎麼煉哪?我問他:「你說我怎麼煉?」走時留下話,上哪去得先通知他們一聲,並且還說出去要被抓。

有時孩子常問:「媽媽,你會不會被抓走?要是學校和同學們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的,我會不會被開除?同學們會不會跟我玩?」

我跟孩子說:「不會,媽媽是好人,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他們只是被矇騙了。」

聽著孩子稚真的提問,我的心很難過!為甚麼好東西被污衊?社會是一個大家庭,人人都情同手足,為甚麼要虐、殺好人?

現在法輪功在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洪傳,大法書籍被譯成三十多種語言,受到褒獎一千多項,上億人修煉。如果是像中國電視媒介宣傳的那樣,怎麼會這麼多國家有這麼多人在修煉?強制人放棄信仰是違反憲法的,實踐證明也是做不到的。難道說遵循「真善忍」做錯嗎?人們需要真誠、善良、寬容、謙讓,生活才更加美好!

作為修煉人,我們不願看到善良的人們對「真善忍」的誤解、嘲笑和抵觸。作為當事人,我有權利、有責任去澄清事實、喚醒人間正義和良知。

現在假冒偽劣泛濫,人人都深受其害。為甚麼?一個有思想的人在任何歷史時期都能理智地用正義與良知去衡量事物的是非對錯,而不是人云亦云。難能可貴的是人們都在覺醒了!

各位領導、老師、同事、同學及親朋好友們,請伸出正義之手為我的遭遇說句公道話。各位朋友,當您收到這篇文字時,我為您祝福;我希望這封信能幫助您識破那些誣蔑法輪功的謊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