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四五月的陰謀(四)

——記者秘聞隨筆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5日】

(接前文)

◆ 李其華老人的故事

1999年7月鎮壓公開前,北京豐台75號院的法輪功煉功點有位老紅軍名叫李其華,這位老人寫過一篇題為《原則不是科學研究的出發點,科學更需要探索和實踐》的文章,講述自己的修煉經歷及認識。這篇文章後來落到了江澤民手裏。

李其華是80多歲的老紅軍,解放軍301醫院的老院長,著名醫學專家。他從1993年就開始修煉了法輪功。起因是老伴重病幾十年,自己身為院長給予了最好的醫學治療也無濟於事。而老伴學法輪功不久沉痾即消,他驚嘆於大法的神奇而聽了李洪志師父的講課,深感法輪功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學。據說江澤民對4月25日震怒的一個原因是,他坐在防彈車裏暗中巡視時,親眼看到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中有身著軍裝的軍人。之後他給政治局和軍委寫了數封信和談話,決心要徹底清查法輪功。他特別點了部隊3個人,首當其衝的就是身份最高的李其華。於是這個80多歲的老人受到高壓,組織上天天找他談話,逼其檢討並放棄修煉。

江澤民大肆鎮壓法輪功稍前,隨中央文件傳達的、在群眾中產生轟動影響的李其華的「檢討」是怎麼出籠的呢?那原是黨組織按照江澤民的意思找李其華談話時的記錄稿。「組織上」的人採取疲勞戰術,天天找他,要他在這份記錄稿上簽字,他本來一直拒簽,指出那上面很多話不是他的本意。但來人天天找,天天磨,給老人弄得疲憊不堪。來人求他:你就簽了吧,簽了就沒事了,你也能休息,我們也能休息。於是這位八旬老人就簽了字,而實際上隨文件宣讀的「檢討」與簽字的記錄稿還大有不同,前面大段文字是人家代筆的,李其華本人根本不知道。

並且,即使簽字了老人也沒得到休息,仍然是天天有人找談話,並且他的一切行動都被「組織上」派來的三個人嚴密的監控起來,不准下樓,不准接電話,和外界隔絕。後來有傳聞說,三個監視人之一的那個替老人寫了大段「檢討」的人,有一天一覺睡過去就沒有再醒來,暴死了。

李其華老人在《原則不是科學研究的出發點,科學更需要探索和實踐》這篇文章中的開場白中介紹自己說:

「我叫李其華,男,1918年明歷6月6日出生於湖北省紅安縣高橋鄉葉家田村 的一個貧農家庭。我於1928年參加當地的蘇維埃革命活動,1931年參加紅軍,在醫院當勤務兵。1934年隨紅25軍長征到陝北,1936年入黨。1937年8月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新四軍,我先後任八路軍三四四旅軍醫處司藥、醫助、醫生、二十三團衛生隊長。國共內戰期間,任東北民主聯軍總衛生部雙城兵站醫院院長,師、軍衛生部長。朝鮮戰爭戰爭開始後,任志願軍後勤部一分部醫管處處長、第三十八軍後勤部副部長兼衛生部長。1953年調入第一軍醫大學學習,1959年畢業。此後任後勤學院衛勤系主任,第四軍醫大學副校長、政委,第二軍醫大學校長,總後衛生部政委,解放軍總醫院院長。立過大功,多次受獎。1984年離休。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並兩次參加了李洪志老師的講法傳功學習班。」

「正因為這樣,有些人對我修煉法輪功不理解,特別是有的熟悉我的老領導、 老戰友不理解,有的親戚朋友也不理解。他們怎麼也不明白,像我這樣一個有著六、七十年軍旅生涯的老共產黨員,怎麼到了耄耋之年,倒信起佛來了?特別還是一位搞了一輩子醫療工作的高知識階層者,居然也走入了「修煉」的行列?他們覺得不可思議。對此,我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做一點說明,以解一些人的不解之謎。」

李其華的文章分以下三部份:

一、法輪功不治病,但卻治好了我老伴的病,使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二、信馬列能否再信法輪功
1 、馬列主義是人類社會科學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
2 、要弄清甚麼是「迷信」
3 、法輪功是不是宗教?
4 、法輪功信佛、修佛就是「迷信」嗎?
三、法輪功直指人心,對「兩個文明建設」是大有裨益的

李其華老人在文章結尾處誠懇的寫道:我苦苦追求、探索、思考一生中的許多重大問題,人生觀、世界觀的問題,醫學中生命科學的問題,社會科學的問題,都在《轉法輪》一書中迎刃而解了,而且從我得法以後,再也沒有動搖過。因為我的思想境界可以說來了一個昇華和提高。其實還不只是我一個人這樣,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學法組,人均年齡70多歲,80歲以上者就有好幾位,其黨齡都有幾十年了,許多是被稱之為「老革命」、「老幹部」、「老科學家」、「老教授」的高領導和高知識階層,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頭腦簡單的,而是經過認真思考後,走進修煉法輪功隊伍裏的。他們也是和我一樣,在古稀之年才得到李洪志老師的大法,都感到太幸運、太有緣、太珍貴了。同時大家也都有個心願,願我們的老戰友、老同事、老領導;願我們的中年一代、年青一代,少年一代,也都能放下常人中「僵化了的觀念」、「固有觀念」,排除各種障礙,細心靜氣地讀一讀《轉法輪》,煉一煉法輪功,然後自己再想一想,我們這些老者說的是否有那麼一點兒道理;想一想,大法對我們的精神文明建設到底是有益還是有害。

的確,這位80多歲的老紅軍,他家老倆口幾十年來守著解放軍301總醫院卻一直病痛纏身,而煉法輪功後不久即「不治自癒」、「5年多不用藥,與醫院無緣了」,這鐵的事實,又豈是江澤民「難以理解、難以接受」、和一句主觀唯心的「這可能嗎」所能抹煞的呢?

◆ 信仰問題成為迫害的直接藉口

山東省長吳官正為配合江澤民推動鎮壓而下發的,是題為《關於共產黨人的根本信仰問題》的江澤民信。這封信把李其華老人作為批判典型,來敘述為甚麼要求大家與法輪功水火不得相容。

江澤民1999年4月在《關於共產黨人的根本信仰問題》中寫道:「在這位老同志說,相信馬列主義和信奉法輪功並不矛盾。怎麼會不矛盾呢?馬克思主義主張無神論、堅持唯物主義,法輪功主張有神論、宣揚唯心主義,世界觀截然不同,怎麼能夠混淆和調和呢?」──信神就要被鎮壓、被剝奪基本生存權嗎?中國自古以來都是信佛信道的社會,中國五千年文明中修煉文化是一項無可否認的存在與寶藏,只有共產黨實行紅色專政的這五十多年才搞起「無神論」,而目前全世界70億人口的一大半仍然是相信神的存在的。為甚麼在中國信神就要被通過共產黨之手「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2]呢?

江澤民在上述信件中還說,「我們所以抓住法輪功這件事不放,是因為這裏面反映的情況,涉及共產黨人的根本信仰問題,涉及全國人民團結奮鬥的根本思想基礎問題,涉及我們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問題。」──好一副信神就要亡黨亡國的拼命架勢。難道世界上的發達國家都是因為無神論才發達的嗎?中國近五十多年來接連不斷的政治運動,那些每每幾乎毀滅國家前途的民族浩劫,不都是無神論者造成的嗎?莫非江澤民從九九年四月就失去正常人的理智了?!

我想起以前從網上下載的一首詩歌,今天再讀這題為《在中國,有個人瘋了》的詩歌,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他瘋的時候
把憲法和法律揉成手紙
目露兇光,舞刀在手
把億萬的良善當成了頑敵
在中國,他竊取了最高的權力
一串犯罪指令
真善忍被他打壓
十萬無辜身陷囹圄
多少清醒智慧的頭腦
在精神病院「轉化」為痴呆
多少健美活鮮的生命
被萬壓電棍折磨成「枯柴」
他瘋了,媒體只能跟著他
唱瘋歌,說瘋語
他還利用手中的權力和國有巨資
雇人為之推火車吹牛皮
他是因為心眼小才瘋的
在他瘋狂的三年多時日裏
六月,有時看到雪花飄落
寒冬,有時也有悶雷響起

(待續)

[2]這是1999年7月20日鎮壓公開之後,江氏小集團為消滅法輪功而下達的一項著名「口頭文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