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本溪市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日】我是遼寧本溪市法輪功學員,在1996年和孩子得法。在沒修煉大法之前,我身體虛弱、貧血、走不遠路就得休息,上樓到二樓就上不去了;得法後,扛一袋大米上7樓都不用休息。孩子5歲得了中耳炎差點穿孔,聽完師父講法錄像帶後徹底好了。

丈夫看到我和孩子的變化,在97年也學法了,丈夫的肝病也好了。丈夫一次被出租車撞倒,司機說:怎麼騎的車子?我丈夫說,我沒騎車子。司機說:那你怎麼走的路?我丈夫說,我走的人行道。丈夫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說:朋友你甚麼也不用說了,我沒有車,要是從前,我非得打你一頓、送我上醫院不可;因我是煉功人(煉法輪功的),你走吧,司機慢慢的把車開走了。

就是這麼好的功法,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為甚麼不讓煉呢?我們一家在99年4.25,6.19,7.20三次進京上訪,到北京說句真話,讓國家領導人聽聽我們老百姓的心聲。

1999年9月,丈夫又一次進京上訪。我丈夫在北京被抓兩次,後在河南省鄭州市2002年7月被抓,正念走出,國安部下達全國通緝一個月後在鄭州再次被抓,直到現在沒有音信。

1999年9月,孩子剛開學上一年級,我打算「十一」孩子放假,帶他再次進京上訪。沒想到9月29日晚6點,一幫警察衝進我家,讓我交書我不交,他們開始翻箱翻床,被子、衣物扔了一地,把《轉法輪》和講法錄音帶、煉功帶、我和孩子一起帶到平山派出所。晚上9點,警察找到我小姑子讓她把孩子帶走,然後把我送到看守所。到10月29日不法人員判我三年勞教、並劫持到瀋陽市馬三家教養院。

在馬三家女二所,我們不配合警察,絕食、要求自由、學法煉功。當天遼寧各地區被判勞教的大法弟子也都被劫持來了。我們開始聯名寫上訪書面材料,要求交給中央。所長蘇境說:會交上去的。那時中央每天都打電話詢問情況。我們各室學員又到走廊煉功,後集中到一室學經文。不一會,來了一幫男警察沖到室裏要抓讀經文的學員,我們圍起來不讓抓,氣的他們把外圍的學員抓出去丟到走廊,連踢帶打,不一會把我們20多名學員送到女一所,分在三個中隊裏,和刑事犯一起到車間幹活做衣服。早5點起床,6點出工到晚上10收工,有時加點到最晚下半夜3點、吃飯不算。

在女一所頭三天,我們罷工、絕食、要求放我們回家,這裏不是關押我們這些好人的地方,向刑事犯和隊長洪法。隊長說上頭有令,我們照辦,對你們,我們說的不算。一天早上我們到走廊煉功,被刑事犯打一頓,又叫出工。

大連市陳麗豔被關在小號裏、屋裏非常冷不讓穿棉衣、穿鞋,踩在水泥地上、雙手吊起來扣上手銬、不吃不喝吊了6天6夜。惡警顧指導說:你要能堅持一個月我就放你、我把警服脫了回家去。

瀋陽市林燕被隊長周謙,大隊長姓王,兩人用電棍電。錦州市劉鳳梅,隊長周謙讓她脫去衣褲、用電棍電,用三根細鐵絲抽打。葫蘆島市李曉燕被隊長張豔用電棍電,蹲方塊,關小號。

朝陽市李景華被隊長張豔關在小號裏,讓兩腿並直蹶著,雙手朝上勾著(叫開飛機)一連9天9夜,現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東港市劉梅被隊長張豔關在小號裏,雙手銬在鐵金上,不能站、不能躺三天三夜。朝陽市姜偉說在女二所被隊長用電棍來回電了100多次從頭到腳。

學員米豔麗說,警察把窗戶打開不讓穿棉衣,逼迫把雙手伸到外面凍很長時間,再到水房用熱氣哧雙手。李平說警察把她捆到院裏坐在雪地上,不讓穿棉衣,一坐2、3個小時,眉毛上全是霜,坐在地上凍上了。還有幾名學員,關在小號裏罰蹲方塊、蹶著。

那時馬三家大概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有1千左右,都遭到了各種各樣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