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樺南縣郭仁愛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日】1999年7.20以後,郭仁愛和其他30多名大法弟子,被樺南縣林業局610以宋殿林為首的惡徒非法綁架到樺南縣林業局看守所關押。每位大法學員都被勒索一萬元的保證金,弄得這些大法弟子家裏負債累累。郭仁愛拿不出錢,林業局610惡徒指使片警天天向她家要錢。她丈夫是下崗職工,在山上種地。到種地季節,惡徒反而讓他下山,該鏟地時卻不讓他上山。邪惡之徒的迫害逼得她丈夫和她離婚,逼得她不能給孩子做飯,不能給孩子燒炕。郭仁愛家的牆都凍裂了、鍋爐凍壞了、暖氣凍壞了、水缸凍掉底了,屋裏的東西全長毛了,都不能用了。郭仁愛家從正房到倉房全漏了。

2000年末,樺南縣一中黨委書記劉淑娟去北京抓上訪的郭仁愛。劉淑娟趁機買大衣、買電褥子、看病、抓藥、住高間,所有這些費用都從郭仁愛的勞保工資上扣。開始要扣兩萬元,問劉淑娟為甚麼,劉淑娟說:她去北京,局裏給拿了兩萬元。後又說扣一萬二,因為郭仁愛的兒子已經拿到了劉淑娟違法的證據。再後來又扣郭仁愛不在家時近兩年的工資。

2001年4月初,郭仁愛在北京散發真象資料被抓,她拒絕說出地址、姓名,差點被打死。被關押四個月,郭仁愛絕食抗議後被釋放。她回到樺南縣看望她的老父親(她的母親被610隨便抓郭仁愛,嚇得病倒後去世,郭仁愛在護理病危中的母親時還經常遭到片警鄒峰的騷擾)。這次郭仁愛又碰到了鄒峰。郭仁愛到父親家一個饅頭還沒吃完,鄒峰等三個警察就騎著摩托車趕到了,笑嘻嘻的說:「郭老師跟我們走一趟。」結果把郭仁愛直接送進看守所。因此,鄒峰得了1000元獎金。

在看守所裏,郭仁愛因為煉功,被惡警劉啟濤踢得腿上青一塊、紫一塊,並把她手背到後面銬上,手腫得像饅頭一樣。閔姓及賀姓惡警也給她戴過手銬子,她被銬了37天,這期間晚上只能坐著。郭仁愛要求見上級領導,見到看守所韓所長後,擼起褲子讓他看被打的傷處,韓說:「煉法輪功的打死白打!」

郭仁愛被關押18天時,就給她下了一年半勞教通知書,郭仁愛不服上訴,拖了幾個月無音訊。後來樺南縣托關係把她送萬家勞教所,萬家看到郭仁愛的身體情況拒收,她又被拉了回來,接著又被送到了佳木斯勞教所,佳木斯勞教所也拒收,她又被送回看守所。

郭仁愛絕食抗議,被送往林業局醫院。看守所指導員魏敬國非常邪惡,親自動手給她戴手銬、腳鐐,並用力往肉裏卡;用甲板綁著她的胳膊,用6根繩子綁住她的全身。郭仁愛跟他講道理,他竟然把郭仁愛的嘴用膠帶裏外三層粘上,把她固定在床上,強行給她注射鹽水等藥物,幾種酷刑合在一起,郭仁愛痛苦不堪。這還不算,魏敬國還扣了郭1000元藥費。後來又把她送到看守所繼續迫害。郭繼續絕食抗議,生命垂危。郭仁愛恢復了進食後,剛剛能扶牆走路,610的段興富、宋殿林等惡徒就花錢把她第三次送到佳木斯勞教所。

在勞教所裏,郭仁愛曾一度不省人事,後來失去了記憶,連她的老父親及親人都不認識了。就這樣勞教所也沒放她。期滿後,因為她不轉化又被加期十天。

2003年3月20日,郭興富把生命垂危的郭仁愛又拉回看守所繼續迫害。郭仁愛在勞教所時身上長滿疥瘡,奇癢無比,晝夜難眠。郭仁愛原本1米68的個頭,體重75公斤,這時體重只剩一半了。肉皮貼在骨頭上慘不忍睹。郭仁愛絕食到第5天時,被送進林業局醫院,醫院拒收,又被拉回看守所。惡警們怕她死在看守所,不得不把她送回家。親屬朋友看到她的慘狀都哭了。

2003年9月22日,郭仁愛去局裏找局長,問問被扣工資的事,剛一進大門就被門衛攔住,隨之來了一輛警車,下來一個叫孔繁志的警察和另兩名警察不問原因,連拖帶拽,把郭仁愛的襪子都拖掉了,腳後跟都拖出了血,衣服包在頭上,渾身是土。惡警修鄉林一邊猛踹她一邊喊:「你找孫繼紅去!」(孫繼紅是樺南林業局警察,因進京上訪被惡警打死)

這伙惡警硬把郭仁愛塞在車坐下拉到派出所。孔繁志還大罵大法,不一會就聽說他媳婦在歌廳被人打壞了,送醫院了。其實這都是現世現報,可他們並不醒悟。

郭仁愛此時已經全身發抖,隨即惡徒把她拉到了樺南縣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又被局看守所惡警林春祥腳穿大皮鞋劈頭蓋臉猛踹兩次,嚇的女監的一個老太太躲在牆角抖個不停;另一個人差點犯心臟病。她們說從來沒見過這樣踢人的。

修鄉林、林春祥踢得郭仁愛渾身是傷,內外劇痛。郭仁愛絕食抗議第7天,局警察把她抬到別的監室,兩個警察分別坐在她的胳膊上,她的胳膊下面有一個釘子,硌得她痛苦至極。一個人按住郭仁愛的頭,一個人按住她的雙腿,強行插鼻管灌食,郭仁愛吐出了好多血塊。後來又頂著瓢潑大雨把她拉回醫院。四個警察劉傳江、王曉春、趙洪剛、徐文強看著郭仁愛,給她雙腳戴鐐固定在床上打點滴,頭兩天沒點進去,又插管灌食也沒灌進去。後來郭仁愛的雙腳雙手都腫了,腿不能彎曲,疼得她白天晚上不能入睡,大小便不能自理,後來都不能翻身了。就這樣,惡警還白天晚上給她戴腳鐐,說是怕她跑了,其實是有意折磨她。有一個護士一邊輪換著在她的兩手上紮血管一邊說:「搞試驗,挺好的。」有一次看守把裝有大小便的便器放在她的嘴上讓她聞。

郭仁愛絕食25天時,生命已經處於極度危險之中,惡徒才不得不把她拉回家。回家後,她因為手腳被銬的腫脹嚴重,一週不能睡覺,兩手兩腳脫了兩層皮,腳趾甲掉了三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