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市濰城區軍埠口鎮惡人對我們夫妻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5日】我叫王洪花,丈夫張月民,是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軍埠口鎮張家莊村人。我們自從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無窮,身體健康,家庭和睦。

1999年7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迫害大法,我和丈夫被多次非法關押在鎮政府(原大柳樹鎮),惡徒強迫我們勞動,夏天在烈日下拔草、掃街等(當時我有7個多月的身孕)。

2000年元旦期間,我倆因簽名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大柳樹鎮。那天正下了大雪,惡人劉豐華、李茂亮、劉吉忠、劉麗、史學智、李廣軍等逼迫我們光腳坐在水泥地上。打手劉豐華、李茂亮用膠皮棍猛打我的背部、兩臂、兩腿內側、小腿骨、腳趾骨,並用腳踩著我的腳踝骨使勁碾。我丈夫被它們打倒在地,兩人用腳踩住他的頭,多人用膠皮棍一陣亂打。它們直打得自己都出汗。其中,史學智、李廣軍是幕後指揮。我們被打得全身浮腫,脊背、兩腿、胳膊、手掌等地方發黑並冒血。它們打累了就歇一會,歇夠了再打。它們用皮鞋底打我丈夫的嘴、臉,劉麗、劉吉忠用木條猛抽我們的手掌、手背。它們在旁邊嘲笑、侮辱。這樣被連打了兩三天,腳被打得腫了,鞋都穿不上,腳趾頭全部發黑,腳趾甲被打掉一個。我丈夫被打得上車還得人架上去,睡覺都不敢翻身,惡徒還敲詐勒索家人7000元錢。後來,歹徒多次到我家騷擾,並勒索錢財600多元。

當時我剛生了小孩才兩個月,身體很虛弱,被它們折磨以後,奶水很少,以後孩子只好餵奶粉。在我過月子期間,歹徒也是經常來騷擾,有時半夜12點強迫上大街站著;有時正在家裏幹活,被綁架到鎮政府,一關就是幾天。到了節假日,派出所和鎮政府不法人員就來抓人,工作沒法幹,家人整天提心吊膽。無奈,我們只好離家出走。

2000年10月,政府不法之徒為找我們,逼迫公爹領著去我妹妹家找,沒找到,就把他抓去關在黑屋子裏打了一頓,連打帶嚇,回家後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精神和肉體受到很大傷害。

2001年7月,我公爹病了(偏癱),我回家照顧他。一天晚上,軍埠口鎮派出所到我家抓我,當時我正抱著剛睡覺的孩子。它們強行把門跺開,其中一人從上窗跳進屋,把我拖到院子裏,四個人強行從我懷裏奪下孩子,孩子嚇得直哭。它們把我強行拖到警車上,用膠皮棍打我的胳膊,給戴上了手銬。這突如其來的情景把我公公和婆婆嚇壞了,我婆婆哀求它們,為了孩子,放了我,這伙歹徒哪肯聽,圍觀的群眾看到它們的行為都很氣憤。

我被帶到軍埠口鎮政府,在暖氣片上銬了一夜,給蚊子咬得全身是疙瘩。第二天,它們對我拳打腳踢,用電棍電我,還說再煉就勞教我。在師父的呵護下,我三天後跑了出來。惡徒們氣極,開著車去抄了我的家,抄走800多斤小麥,放像機一台,理髮工具,暖瓶兩把,看到沒值錢的東西了,就把防盜門摘下拉走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