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香河縣惡警把學真善忍的人折磨得死去活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30日】我叫王金義,家住河北省廊坊市香河縣劉宋鎮北務屯村。我因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拘留四次。2002年10月15日晚,又在朋友家被非法綁架,後又被非法勞教三年。

15日晚,我下班回到住所(朋友家),剛進屋,就聽外面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用手拍門聲,往院裏跳的咚咚聲亂成一團。就聽有人喊「盯住了,出來就往死裏打!」緊接著闖進七八個手持木棍、鐵棍的便衣,不容分說,就用手銬把我銬了起來。然後就是搜身,我身上的300多元現金、通訊錄、身份證全被搜走。這時縣610辦公室的主任孫豔東進來看了看說:「帶走!」朋友質問他們說:「你們憑甚麼抓人?我要告你們。」這時衝過來一個人,上來就打了他一個耳光,嘴裏還罵人,而後又一把把電話線給拉斷了,把我和朋友強行綁架上了車。

他們把我帶到香河縣安平鎮派出所,把我雙手都銬在鐵椅子上,雙腳也被綁住,而後開始對我進行非法審訊。參與迫害的有610辦公室主任孫豔東,縣公安局政保科長張子來還有一個姓王的和一個不知名字的幹警。

這時那個幹警問我:「我今天不問你學不學、煉不煉,只問你張××跑哪去了?」我說:「不知道。我在上班,他在哪我怎麼會知道?」這時張子來陰冷冷的說:「你放聰明點!這是甚麼地方?好好想想吧!」我說:「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叫我說甚麼說?」僵持了一會,他們一看問不出甚麼就出去了。

到門外張子來對那個幹警說:「給他點顏色看看!」這時那個幹警又進來,後邊還跟了一個,惡狠狠地說:「說不說?」我告訴他:「不知道。」這時他咬牙切齒地說:「上刑!」他們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手搖電話機放在桌上,把兩根電線用小夾子夾在我的腿上,然後開始搖電話,可是怎麼也搖不出電來。

他們一看這招不行,就又拿來一個電棒,先往我腿上澆了一些水,然後再往肉嫩的地方電。這時我就感到強大的電流順著經絡直擊心臟,心臟和血管受到強大的壓力,像是再也不能擴張,緊跟著胸悶、呼吸困難,上不來氣,好像心跳都要停止了。電棒的「滋滋」聲和他們罵人的話夾雜在一起,皮肉灼焦的氣味充斥著房間。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電棒的電用完了,他們才停下來。見我張大著嘴不動,就用一杯水潑在我臉上,過了好一會,我才喘過這口氣來。他們見我喘上這口氣來了,又問我說不說。我告訴他們:「不知道!」那幹警一聽,哼了一聲說:「還嘴硬。給他灌鹽水、辣子水!」說完又出去叫來兩個人。

他們端來兩個滿滿的水杯,一杯黃色,一杯白色,一個人揪住我的頭髮用勁往後拉,使我臉朝上動不了,一個堵住我的鼻子,我只能用嘴呼吸,又一個人手拿螺絲刀,另一手拿著裝黃色水的杯子,用螺絲刀撬開我的牙,順勢將杯中的水給我灌下去。頓時我的嗓子就像著了火,嗆得喘不過氣來。緊接著那杯白色的水也灌了進去,齁咸齁鹹的,這時我的呼吸更加困難了,大咳不止,眼淚鼻涕不住地流,喉嚨裏像有一團烈火。這時那個人又問:「說不說?」我無力地搖搖頭。那幹警氣急敗壞地說:「你真是鐵嘴鋼牙啊!我倒看看你嘴有多硬!把鉗子拿來給他拔牙!」

不一會,他們找來一把大鉗子,同樣是一個人揪頭髮,一個人捂鼻子。那個幹警用螺絲刀撬開我的嘴,把鉗子伸進我的嘴裏拔我的槽牙。他用鉗子夾住我的牙,惡狠狠地問:「說不說?」我堅定地搖搖頭,他眼睛一瞪,使勁往外一拽,由於用力大,鉗子從牙上滑下,使他失去重心後退了幾步。這樣一連幾次,只聽「喀」的一聲,我感覺嘴裏粘乎乎的一陣鑽心的疼痛,血水從口裏流出來。這時我想吐,那幹警惡狠狠的說:「再吐就讓你吃了!」惡警們看這一招也使盡了,還不行。就聽他們商量,不行就送看守所。這時已是16日凌晨2點多鐘。

在送往看守所的路上,張子來對我說:「你想好了,你如果不說,不出三天我就勞教你,而且一下就是三年,少一天也不行,我說了就算。話又說回來了,你不為自己想,也得為你無人照顧的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想想啊。」

這就是縣公安局政保科長所作所為:把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折磨得死去活來!我不妥協,就被說成是不為親人著想。江氏犯罪集團及其爪牙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從來都是在靠謊言維持著。

到看守所後我才發現,我的雙腿內側全被電爛了,小腿內側電起了一個個核桃大小的血泡。牙被拔掉後落下了後遺症,不敢吸涼氣,牙根疼痛,吃東西一旦接觸就疼痛難忍。後來也就因為這個事,真的給我判了三年勞教。但是做筆錄時卻不提這件事,而是強加給我一些別的罪名。而且他們還威脅我說:「你不承認還給你送回派出所,繼續上刑,直到承認為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