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方正縣於連和自述受迫害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24日】

一、多次被非法拘留,超期關押

1999年7月20日,我在家中被非法抓到派出所,沙河子鎮的書記劉樹江、派出所所長胡亞軍、王洪遠等十多人輪番審訊我,不讓睡覺,不讓坐,罰站了一夜。第二天,鎮長王樹鐵恐嚇我:「把你裝麻袋扔江裏,你還煉不煉了」。兩三天後才讓我回家,可是回家後接連四、五天遭到騷擾,家被抄,家裏的東西被翻得亂七八糟,而且我走到哪都有人跟蹤我,並且被多次帶到派出所。

有一次,在派出所,一惡警把師父的法像放在地上要用腳踩,我趴在法像上不許惡人踩師父,招來十多人雨點般的拳打腳踢,他們還擰我胳膊(是極其殘忍的),直到惡警打累了才停止。幾天後因為我不放棄信仰被送到方正縣看守所。在看守所受到如下迫害:汪所長和另外兩人強迫我坐鐵椅子,帶手捧子。手捧子比手銬子還厲害,中間沒有鐵鏈,只有一根鐵棍,兩手之間沒有距離手不能動,長期帶會導致手腕子潰爛。汪所長和獄醫丁波還帶領四五個惡警毒打我,特別是丁波極其殘忍,他經常毆打大法學員。折磨了半個月後,我又被送到沙河子小學強制轉化。晚上鎮長王樹鐵帶五六個人輪番對我進行毒打折磨。當著我年近七十歲老母親的面,把我母親送來的香瓜、西瓜往我身上、臉上摔打。更可惡的是惡警們把學生用的課桌翻過來,強制讓我站在桌腿上,而且還突然踹走桌子使我摔倒在地,臉也被摔壞,我老母親那撕心裂肺的痛哭聲也沒有使惡人停止毒打。後經家人簽保我才獲釋,可剛到家幾分鐘,鎮政府的鎮長王樹鐵、鎮書記劉樹江、於連財和派出所的惡警又到我家強迫我寫保證,不寫就要送走。

1999年9月的一天,村長張才帶人到我家地裏錄像,有的拿著鐮刀,企圖造謠說我不好好過日子,不幹活,田地裏都是草,可是他們一看田地裏很乾淨,才使造假陰謀破產。

1999年11月初,我幫朋友秋收,晚上回來還沒等吃飯,派出所所長胡亞軍和姓何的副所長帶領四五個人,把我非法綁架到派出所,而且連夜把我送到縣看守所再次進行迫害。只因為我不放棄信仰,被關押了四個月後,於2000年正月十四,又被送到黑龍江省一面坡勞教所勞教一年。

二、兩次被非法勞教,受盡各種酷刑的折磨

1、在一面坡勞教所遭到的令人髮指的酷刑折磨

一面坡勞教所在石頭山上開採石頭賣錢,把石頭加工成鋪路、建築用的各種石塊,藉此奴役折磨大法學員。惡警們強迫大法學員背石頭,每人的背筐很大(筐高60─70釐米、筐底寬50─60釐米、上口寬70──80釐米),石頭裝得滿筐直往下淌為止,有時兩平筐摞在一起,而且兩個包夾(兩個犯人)一前一後,始終摧趕、踢打大法學員快跑,把石頭送到二十米高的石頭堆上。而犯人只扛半筐或空筐。每人每天至少跑三十個來回,又苦又熱,不讓喝水,更殘忍的是裝筐時,多個犯人按住我胳膊和頭,站在約一米高的壇下,兩個犯人抬著兩筐石頭,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他們就有意抬的老高,把這約有一百四五十斤的石頭筐,猛砸在我的後背、脖子、後腦上,而且還瘋狂的用力擰筐,致使我血肉模糊、潰爛、流膿淌血,頭髮根冒血,後脖後腦等部位腫得老高,臉色漆黑有瘀血,有的刑事犯都不忍心看。

邵管教帶領幾十個犯人,在水房裏用牙刷戳我潰爛的後背,他們又以消毒為藉口,往潰爛處撒酒、撒醋,我又被撬嘴灌藥,疼痛難忍,晚上不能睡覺,後背淌了很多膿血。正是三伏天,後背爛了多個坑,並發出令人窒息的腥臭味。

一個多月後,傷口剛有好轉,一大隊的中隊長又用同樣的方式(扛石頭筐、擰後背)對我進行迫害,使我傷口再一次血肉模糊,後來長出了很多肉瘤,至今還有三處肉瘤和傷疤,最大的一個肉瘤長10cm ,寬4─5cm,而且由於跑著背石頭,腳掌磨出了大血泡,走路時腳像針扎一樣疼痛難忍。

在往火車上裝石頭時,兩個犯人抬著二百多斤重的大石塊往我後背上砸。三中隊隊長等人以各種藉口用樹條子抽、用石塊打、用腳踢大法學員。大法學員被打的鼻子流血、致傷的隨處可見。

管教邵某、隊長吳某、指導員趙某唆使犯人強迫大法學員開飛機。雙腿叉開伸直,頭往下壓插在床下,手臂從後往高抬。一會兒手臂及雙腿就酸痛麻木,漸漸失去知覺,頭昏腦脹。只要身體稍稍一動,就會招來一頓毒打,並且往床底下踹,極度痛苦。

我還遭受一種酷刑「掰豬爪」,就是把大法學員按趴在地上,多個犯人同時將兩隻手、兩隻腳和手腳各個關節,同時向各個方向掰,直到大法學員昏迷或放棄修煉為止。一些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被迫寫保證書的。

管教唆使惡人用打火機燒我的乳頭,當時就燒冒油了,乳頭腫的很高。

在一個三伏天的晚上九點多鐘,趙教導員把我叫到管教室,讓我拿著衣服。剛進管教室就遭到趙教導員一頓毒打,而後,他拿出紙、筆讓我寫保證,我不寫,他就強行讓我穿衣服。他把門窗關緊,屋裏向悶罐一樣,他是用熱來折磨我。而邪惡的趙教導員卻光著膀子,肩上搭著濕手巾,對著風扇吹,喝著涼茶葉水。他開始偽善誘惑我放棄修煉,不一會兒,汗順著身上從我手指往下淌,穿的衣服都濕透了,我被罰站了3─4個小時。

2、在綏化勞教所遭到的令人髮指的酷刑折磨

2000年10月我離開了一面坡勞教所這座人間地獄。回家十多天,方正縣公安局和沙河子派出所惡警又將我綁架到派出所,他們讓我罰站,並用卑鄙下流的語言威脅、恐嚇、辱罵我。迫害一天後,連夜又將我送到方正縣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我絕食遭到野蠻灌食,所長管維新親自按住我,先用開口器強行塞入我口中,使我的嘴張開固定不能動,獄醫丁波拿著3─4cm粗的膠皮管子往我嗓子裏插,在我嗓子裏上下來回插,我當時感到非常噁心,幾乎要窒息背過氣去。他們將我關押了半個多月,才將我釋放。回來後,鎮政府楊書記派三個人日夜輪流對我進行非法監控。並且,我經常被帶到派出所,沒有人身自由,連來我家串門的人都要受到嚴加盤問,他們還將來我家串門的外甥女也抓進派出所審問。

2000年12月24日,我突破監控和層層堵截進京上訪,派出所何副所長和陳鎮長把我從北京劫持到方正縣看守所。我一進看守所就被政保科惡警陳平等十多人強迫罰跪。我不跪,被他們打得坐在地上,他們仍不停手繼續大打出手,還用煙頭熏我鼻子。我被縣公安局金局長和政保科的張振生帶領的一幫惡警施暴了一上午,下午又罰坐鐵椅子,身體各個部位被固定住,強行脫掉鞋,惡警輪番瘋狂踩我的腳。我的腳背當時就變得青紫,失去知覺。雙手是「蘇秦背劍」(兩手一上一下,在後背用手銬銬住,惡警還往手銬與後背中間用力塞硬物)。他們還用皮管子輪番打我,皮管子被打折,我的臉被打變形。看守所所長看到我被打的這麼慘,怕出人命,不太敢收我,可最後他們還是將我關押進了看守所。

關押到2001年1月19日,我又被送到綏化勞教所勞教二年。我抵制迫害開始絕食,最長一次絕食20多天,遭到獄醫的野蠻灌食。十多人按住我身體的各個部位,強行從我的鼻孔插管到胃裏,有時管從鼻孔插入又從嘴裏出來,有時連續插管十多次,管上都是血。後來又給我打點滴,打的不知是甚麼藥,打後我的腿腳感覺都麻木,至今我的腿腳仍然麻木,甚至脫鞋、沒脫鞋都沒感覺,有時穿著鞋上炕我也不知道。我的身體被迫害得如此程度,他們也沒放過我,還繼續迫害。管教還用「紫外線」燈照我的眼睛,照完後我的視力模糊,眼睛至今看不清物體。後來我在綏化醫院檢查,確診是嚴重冠心病,有危險,我當時身體骨瘦如柴,走路不穩,四肢麻木,整天酸痛難忍,每頓吃不上一碗飯,正好到期了,我才被釋放。

方正縣惡警電話:
公安局長趙家岐: 13303617003 57124746(辦)
公安局政委: 0451──57124662
副局長蔡福生:0451──57122506
政保科長醜永生:0451──57124620(辦) 55055668(宅)
政保科惡警:張振生、李坤、於連財
惡人:金國星:0451──57147901

沙河子派出所惡警電話:
劉海軍:0451──57146110(辦) 57147268(宅)
13836058801(手機)
王洪遠:0451──57146321(宅) 13936216411
趙明國:0451──57137063(宅) 13074527668
張孝伍:(派出所僱用做飯的,曾舉報過大法學員)
0451──57147271(宅) 13936100291(手機)

沙河子村惡人電話:
沙河子村長羅紅義:0451──57147920(宅) 13936216408(手機)
惡人民兵連長:蘇大果

在派出所工作的相關人員電話:
李達:0451──57111668(宅) 13030099900(手機)
侯春陽:0451──57147345(宅)13199587796(手機
徐忠文:0451──55775986(宅)13154503940(手機)
張孝伍:(派出所僱用做飯的,曾舉報過大法學員)
0451──57147271(宅) 13936100291(手機)

方正縣相關單位電話:
紀檢書記:0451──57129220
治安科: 0451──57129467
第一看守所:0451──57123024
第二看守所:0451──57124253
刑警大隊:0451──57123525
刑偵大隊:0451──5712961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