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眼所見佳木斯看守所的殘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2日】2000年初,我因為進京上訪被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正月裏的一天上午,突然從隔壁女號傳來惡警的叫罵聲,持續了一小時才漸漸平息下來。下午門開了,被推進來一個女同修,半邊臉被打青了,眼睛只剩一條縫。她講了事情的經過:一個同修想建議大家用絕食來抗議無理超期關押,就寫紙條準備傳過去,幾個同修圍住她(讓她寫字條),這時被溜廊的惡警發現了,衝過來要搶紙和筆,這位同修用最快的速度把紙條吃下去了。惡警惱羞成怒,左右開弓大嘴巴,還用皮鞋踢她。其他同修邊喊「不准打人!」邊用身體保護她,惡警發瘋似地暴打每一位上前的同修。當時牢門大開,聽到聲音的其他惡警來了幾個,有的也幫著打。先前的那個惡警打累了,打的手疼了,又叫道:「把皮帶拿來!」皮帶拿來了,又是一陣瘋狂的抽打。同修們都用自己的身體保護其他同修,最後十幾個同修抱成一團,在皮鞭的飛舞中,沒有一個人退縮、躲閃,幾個惡警累的氣喘吁吁,才罷手。最後惡警把寫紙條的同修戴上手銬、腳鐐,幾個同修分散到其它房間。這樣正好不用傳遞消息了,大家都知道了,當即決定集體絕食。當時號裏有七、八十大法弟子,全部參加。聽到消息後,男大法弟子也都加入了絕食,同時要求給同修打開手銬腳鐐。到了第四天早上,所長在每個牢房門口說:「手銬腳鐐都摘了,吃飯吧。」當時充份體現了整體的力量。

自從99年7.20以後,佳木斯看守所關押的眾多的大法弟子不斷向刑事犯講真象,使他們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也切身受益了。犯人們自從接觸了大法弟子,明白了法輪功的真象,原來睡不著覺的現在能睡了;腰疼、腿疼、胃疼的現在不疼了;原來里面經常發生犯人之間打架罵人的現象,現在幾乎沒有了;原來每頓飯每人一個窩窩頭,她們如數要,吃不了就掰了扔進廁所裏。大法學員來了之後,把她們吃剩的拿過來,下頓少要幾個窩頭,不浪費糧食。牢頭都往自己的號裏要大法學員,因為他們人好。

當時四個女監,每監17平方米關押30多人,睡覺時像沙丁魚罐頭一樣緊密,腿抬起來就放不下去,就這樣還得輪流睡。大法弟子佔半數以上,我們和刑事犯一起學法、煉功、背《洪吟》等,幾乎天天如此。其中有兩次煉功被管教徐德厚發現,他打開門窗凍了我們半個小時。另一次手抄《洪吟》被他發現,搶去後撕碎扔到了窗外。還有一個叫袁海龍的惡警,此人一張沒有血色的臉,瘦高個子,30多歲,手提個木棍,看見誰不順眼,或者他認為不對,不是一棍子就是一腳。

幾乎每個月看守所都要找來武警部隊幫忙清號,說是檢查危險品,其實是衝著大法書來的。把人都趕到走廊裏,他們進屋翻,然後一個一個搜身進屋。有一次,一個同修看見幹警徐德厚把同修衣服裏的200元錢拿走了,當時問他,他不承認,還用條帚打學員。等進屋一看,所有物品堆成一座山,衣褲、襪子都難分清是誰的。鹹菜和肥皂摻在一起,被子被撕開,縫在裏面的大法書被搜走。這期間始終有大法弟子在絕食,他們受到的迫害更嚴重。有一次,絕食的學員被帶到走廊裏,強迫她們大彎腰手向後舉,稱開飛機,長達幾個小時。這些學員回來時走路都困難了,有位姓吳的同修是被架回來的,惡警們把她扔在地上後,她就起不來了。還有一次,絕食的學員被帶到走廊裏大彎腰,惡警在每個人的臀部打了一針不明藥物,然後用竹板子打了每個人。還有一次,灌完食後,有個姓崔的惡警(此人黑胖)將一個姓劉的女同修踹趴在地上,用竹板子挨排打下去,打得這位學員從臀部到小腿都成了茄子皮顏色。惡警們還把4、5個學員用腳鐐連在一起,使學員行動困難,不能睡覺。

這幾件事都發生在2000年春天,是我親眼所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