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封市吳廣成夫婦屢遭關押迫害 孩子被剝奪受教育權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7日】家住河南開封市文廟街的王德平(女),是市公路局職工。93年患雙腎結石,多方求醫也沒能徹底治癒,幾年中飽受病痛之苦。愛人吳廣成患乙肝三十年,先後多次住院,並幾次出現病危,不知花了多少錢,受盡了病痛的折磨。到95年已無法正常工作,97年幾乎臥床不起。97年9月夫妻倆開始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病情就明顯好轉。當時就連給吳治病的專家都感到奇怪。幾年來夫妻倆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單位兢兢業業的工作,家庭、鄰里也都和睦,身體健康,家庭美滿,單位、同事、鄰居無不交口稱讚。

然而,99年7月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卻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無盡的災難。迫於上級壓力,派出所、居委會、單位頻繁的到家查看,搞得家無寧日。99年12月王德平因上訪被非法拘留15天(期間零下好幾度,一個年輕管教在地上潑上水,讓十幾個法輪功學員脫掉外衣在院子裏從晚上7點坐在地上到夜裏11點),期滿那天龍亭公安分局政保股硬讓家屬交4500元的「公安辛苦費」和「押金」(沒打收條),不然就不放人。2000年王德平所在單位每職工發給200元的生活費,節假日加班別人發加班費卻不給她。2000年7月全家到外地探親,單位又派人跟蹤,弄得親戚都不得安寧。公路局有個叫劉隨生的副書記(已調離),為了保證王德平的「安全」,夜裏竟派幾個男人逼她捲鋪蓋到單位住(後被家屬制止),接著又用一輛汽車日夜停在她家門口監視。當時給小區居民都造成了恐怖,影響很壞。後來惡徒乾脆下班不讓王德平回家,並在有關部門的配合下將其劫持到開封市勞教所洗腦。2000年12月初這個劉副書記又讓幾個人到王德平家逼其寫「辭職信」,在威脅和「勸說」下直鬧到夜裏11點才拿到了滿意的「辭職書」。

在被逼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王德平只得再次上訪。為問出她的下落,當時北書店派出所所長孫學江(已調至西區分局任副局長)派人將她正在學校上課的兒子從課堂上硬弄到派出所關了一天,還將其本家的一個姐姐挾持到派出所關了一天。2001年元月,王德平在北京和唐山兩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近一個月,又被勞教三年(最長的期限)。2003年8月被釋放時她骨瘦如柴。單位儘管沒除名卻不讓上班,導致生活一直沒有著落。2004年2月18日晚她被抓到北道門派出所,當夜值班惡警對她進行了毆打。第二天被轉到北書店派出所。為搜集「證據」北書店派出所又出動7名警察,強行撬開她家防盜門抄查(像這種抄家記不清有多少次了)。然後王德平又被非法勞教兩年。

王德平的愛人吳廣成是某單位領導,早在2000年初就因煉法輪功被免職。2000年11月被非法刑拘,後又轉行政拘留15天。2001年元旦他請假去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被非法抓捕、毆打。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東城區看守所(據稱是東南亞最大,全國「設施」最全、「待遇」最好的看守所)。關押期間被殘酷毆打,受盡非人折磨。被強逼洗冷水澡,坐「噴氣式」,指甲在鐵門縫中被夾掉,腳指、手指被幾個人摁在地板上用腳跺爛,鼻樑及小腿迎面骨被用塑料鞋底砍得鮮血淋淋……,號裏犯人說「這都是管教讓搞的,你們來之前所長專門給號長開了會」。當時在號裏不時能聽到管教在走廊上大聲提醒犯人「要多關照法輪功人員」。(吳當時被關押在2筒4號,窗子上貼有「文明監號」字樣,管教姓張,40歲左右,部隊轉業幹部,警號好像是100003)。有個犯人對吳廣成說「還沒給你上電刑呢,昨天夜裏一個被電的法輪功學員半死不活,不知被送到哪裏去了。」

當時,吳廣成臉上、手上、雙腿都是傷,腰被打得無法躺臥站起。2001年元月9日吳被押到開封後,北書店派出所所長孫學江又讓人用兩把手銬將吳的兩胳膊分開銬在鐵床上,第二天,吳廣成被送到看守所後,監號管教看到情況後,怕承擔意外死亡責任,還讓吳廣成專門寫了一份「證明」,證明不是本監號打的、是北京打的。而幾天後公安部門卻又以一個月前行政拘留的同一理由又將吳廣成勞教兩年。(據說後來吳廣成向一個政法部門的領導說起此事時,這個領導竟說,勞教可以一個案由處理兩次,令人瞠目)。

2002年12月,吳廣成被勞教所放回(釋放前,吳廣成在勞教所受過沒有人性的侮辱,毆打,曾在社會曝過光)。可是到家不到兩個月,2003年2月28日北書店派出所副所長李同合,片警於濤突然闖入家裏,不出示任何手續到處翻查。以「報戶口」為名將其挾持到派出所關進鐵籠。吳廣成質問為甚麼隨便關人?片警於濤說:「我就關你,到哪你都告不響。」當天晚上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幾個警察竟威逼吳在刑拘卡上滾按指掌印(副所長李同合強摁住吳的手),之後才又組織七、八個人到家「抄查證據」。後吳廣成又被非法勞教一年。一個參與此事的警察說,勞教你的理由主要是怕你「在家不安全」。

王德平的兒子更是無辜。因父母煉法輪功兒子竟被株連。當時孩子所在的第六中學領導也想把孩子推出校門。2001年元月,龍亭區「610」辦公室竟從學校把他弄到專為法輪功學員開辦的洗腦班進行甚麼「轉化」。所在的北書店辦事處還向家屬索要3000元的甚麼「押金」。2003年3月1日,那個副所長李同合半夜一點多鐘竟還到他家打門找孩子「說事兒」。2004年2月惡徒非法關押他媽媽時,孩子由於受不了這種多次抓人、抄家的恐怖刺激,嚇得跑到外地的親戚家。就這樣有的領導還怕他在外「不安全」,還想派人把他強行「接」回來。後來孩子就讀於第五中學,2003年9月學校又因他的父母修煉法輪功,怕承擔責任,又把他趕出校門。孩子的親屬曾多次向校長胡立志要求讓孩子繼續上學,均被拒絕。至今孩子仍被拒之校外……

現在已近五年了,這個家仍在磨難中、妻離子散……

(附:河南省開封市,郵政編碼:47500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