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妹妹呼籲 澳洲公民再次來到日內瓦

——對法輪功的普遍迫害是中國最大的人權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5日】(明慧記者王婧報導)澳大利亞公民麗沙.梁(Lisa Liang)於2004年3月中上旬,日內瓦人權會議開始之時到日內瓦為其在中國被關押的妹妹唐乙文呼籲,因為強大的國際壓力,唐乙文於幾天後被釋放。4月14日麗沙﹒梁又一次來到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繼續為在中國被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呼籲,並接受了記者電話採訪。

記者:您能不能談一下您三月中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開幕之際到日內瓦請願的情況?

麗莎:好。一個月前我曾來過一次日內瓦,當時在我到達日內瓦的第一天,我的妹妹唐乙文還被關在廣州槎頭法制學校,說是法制學校,其實是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洗腦班,她絕食抵制非法綁架,我得到消息說她生命垂危。第二天,我把關於我妹妹的情況的信遞交給了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主席,他來自澳大利亞,我還拜訪了聯合國人權辦公室、廣播電台和電視台,一共三十幾家媒體,向他們呼籲幫助我妹妹和其他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就在這一天晚上,我打電話到中國得知唐乙文已經於北京時間三月十五日凌晨十二點被釋放。

記者:唐乙文這次是為甚麼被捕的?

麗莎: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我妹妹以前已經被關過兩次了,第二次是在勞教所關了三年,2003年8月她被釋放,我只有她這一個妹妹,我移居澳洲已經十幾年了,就想邀請她到澳洲來看我,2004年2月我妹妹申請護照被拒,一個星期後,也就是2月23日,她和朋友吃完飯,在大街上走著,就被三輛警車,六七個警察綁架了。當時是在廣州中山大學西門,一個路過的老師隨便問了一句,出了甚麼事?連他也被抓起來了。後來經過盤問才被放了。

記者:您剛才提到2003年8月唐乙文被釋放,在這之前她被關押了三年,當時的情形是甚麼樣的?

麗莎:上一次她是被關在廣州槎頭勞教所,受了很多折磨。當時她的雙腿被繩子捆著,幾天幾夜都不放,等到解開時,繩子和膿,血都粘在一起,繩子都拿不下來。她的一塊腿骨因此突出,有很長時間走不了路,現在雙腿還是變形的。

記者:那麼這次被捕,她也受到了類似的待遇了嗎?

麗莎:她從關進洗腦班的第一天起就開始絕食了。她被單獨關在一個小房間裏,沒有窗子,不見天,不見日,見不到別的大法弟子。半夜裏她常會聽到隔壁法輪功學員被吊打發出的慘叫聲,有時持續很長時間。這種環境裏,正常人都會被逼瘋的。在絕食期間,我妹妹休克好幾次,我母親用了八個小時的時間從外地趕到她那裏,在她和其他親戚的強烈要求下,警察才同意把我妹妹送到醫院。但有五六個洗腦班的人跟車到了醫院,把醫院包圍了,而且守在病房,還想逼我妹妹放棄法輪功。我妹妹就繼續絕食。到最後610辦公室迫於國際壓力要放人的時候,還要我的家人簽字,表示承擔一切醫藥費和一切後果。他們只是寫了我妹妹自己要絕食的,但他們不寫為甚麼絕食,和警察都對我妹妹幹了甚麼。我母親一開始拒絕,但看到我妹妹已經絕食19天了,我母親自己也一天沒吃飯了,而且一起的親戚也很辛苦,我母親就簽了。事後610的人拒絕給她文件的複印件。

記者:上個月您來到日內瓦,您的妹妹被釋放了,那麼這次來的目的是甚麼呢?

麗莎:我妹妹不能得到護照,當局也沒有個答覆,這件事就是還沒有結束。只要她還在國內,她就時刻有危險。她在釋放後半年就又被無端地逮捕。其實只要他們想抓法輪功學員,他們可以找出各種各樣的理由,這次是申請護照,下次可能就是和某人通了電話,藉口每次都不一樣,甚至他們都不用藉口,就是把人從家裏抓走。所以,只有完全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妹妹和其他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的生命才有保障。這就是我又一次來到日內瓦的目的,我要為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呼籲。

記者:在聯合國會議期間,法輪功學員向許多國家的政府官員和非政府組織的成員講述了法輪功在中國被鎮壓的情況,很多人認為,對法輪功的鎮壓在當今的中國是
最大的人權侵犯,您對這個問題怎麼看?

麗莎:我覺得,江澤民和他的那些幫兇對法輪功的迫害的確是史無前例的,迫害的深度和廣度都是前所未有的。學員被迫害的多麼厲害就不用多說了,剛才已經舉了我妹妹的例子,那些成百上千的的被迫害致死的學員遭受的就更多,更糟糕了。就從被迫害的廣度說,不只是七千萬法輪功學員,連學員的家人也被迫害了。拿我妹妹做例子,我們在廣州的所有親屬和我的不修煉妹夫在廣州的家人均被610辦公室的盤查、恐嚇過。廣州610的人還專程坐了八個小時火車,汽車找到住在茂名的我的父母,向他們盤查我妹妹的情況,茂名當地的610人員也找過我父母。我妹夫和父母還多次被警察和610的人敲詐錢財,我妹妹這次的醫藥費就是我父母出的。就連那個和我妹妹素不相識的老師,僅僅因為在我妹妹被捕時問了一句「甚麼事」,就也被抓了起來。

記者:看來他們在你妹妹身上花了大量的人力和財力。

麗莎:是這樣的,便衣很多次跟蹤我妹妹,投入了很多的人力物力。在我妹妹去北京上訪時,在她被關押的地方就有專門用錢雇來打法輪功學員的打手。廣東610辦公室的人去茂名找我父母的路費也是一筆錢呀,還有電話監聽等等,這些錢不都是老百姓的錢嗎?我覺得中國的老百姓很苦,他們辛辛苦苦掙來的錢被江澤民拿來幹壞事,抓好人了,如果老百姓知道了真相,他們一定不會願意的。

記者:好,謝謝您接受採訪,希望您的妹妹能早日獲得真正的自由。

麗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