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映電影,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4日】從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以來,江鬼不斷利用海外中文媒體散布詆毀、誣陷大法的文章,如天安門自焚事件等,毒害了無數眾生。許多海外華人受矇騙而對大法產生誤解。為了讓更多人能了解真相,大法弟子開始尋找與常人溝通的渠道,積極走入人群,講清真相。

零一年,幾位中國弟子首先在中國城放真相片,講清真相。據一位中國學員說,一開始他們推出電視機在堅尼街與孔子大廈前等人潮洶湧的地段放映「偽火」真相片。來往的行人有時會駐足看上幾眼,往往十至三十人,且一見是有關法輪功的影片,便掉頭離開。

零二年三月,我有個機會到新澤西的Rutgers大學和一群觀眾談我在二月與其他西人學員到天安門講真相之事。稍晚幾位當地的學員在現場架起大屏幕,放映真相材料吸引了周圍大批民眾觀看。看到這一幕,我心想如果我們能在中國城以此辦法講清真相該有多大的影響,多好的效果。

隔週我回公司上班,並把這個想法告訴公司的一位老學員,他也覺得在中國城用大屏幕講真相是個好主意。當我們開始構思放映的地點時我們想到了孔子大廈,這個地點不僅人多而且過去許多日子學員們常在這裏發傳單、煉功等。

於是我們兩人開始進入準備的階段。一開始的幾週進展不是很順利,但經過我們不斷的努力,我們總算拿到了場地的試用許可。在我們告訴了更多學員我們的計劃後他們都大表支持並紛紛加入,看著事情漸漸順利展開,我深信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

那個週末,我們許多中國和西方學員齊心協力放映了我們在孔子大廈的第一場影片,現場的反應比我意料中還要好上許多。大大的屏幕將真相展現在大廈前來往的民眾面前,在遠遠的三條街外就能看到。由於我們利用專業的PA擴音器與 DVD光碟機,在場的民眾不僅看見了真相,也清楚的聽見了真相。

那晚一個接著一個的來往行人停下來看真相片,開始是幾個人接著變成十個,二十個,到最後整個廣場擠滿了人。他們面部的表情從好奇、悲傷,到驚嘆到了解。我記得那晚我站在屏幕後,一個學員笑著對我說:「這真是太神奇了!」而我感動得幾乎掉淚,看著那些看真相的民眾,看著學員們的一言一行,我真正體悟到師父對整個活動的巧妙安排。

有一天,我們聽說加拿大學員利用放映電影的方式將真相片穿插其中,且在中國社區收效顯著。我們於是如法炮製,借由放映娛樂性的電視劇、電影等來吸引更多人群,把真相告訴更多眾生。

我們先放了「西遊記」和「濟公」。這些連續劇對男女老少都有吸引力。因為故事有關佛家修煉,它們也逐漸地使我們觀眾中有更多的人相信「神的存在」。

過了幾個星期,我們的觀眾開始增加。然而由於深受江××宣傳的毒害,許多觀眾會在休息期間我們放真象片時離去。有一些被中領館收買的人,會故意製造麻煩,比如在放映中吹口哨、喊叫、謾罵法輪功。幾個學員在開始準備放映設備時,受到言語威脅。一些學員被告知如果我們繼續在公園放電影,他們會毆打我們;一些人說他們會向我們扔石頭。在那段時間,警察或者在放電影時出現,或者在那個地區巡邏一、兩次。經常有10到20位學員發正念正場。所有這些努力都是為保證放電影能夠不受干擾地進行。

從那時起到現在已經三年了。在這三年裏,我們已經在許多方面改進了我們的節目,吸引更多的人和更好地講清真象。為了更好地了解我們的觀眾,我們設計了調查表了解他們喜歡甚麼樣的電影,徵求建議和意見,並更好地和他們溝通。我們在報紙上登廣告,在附近的餐館及商店貼海報,還在交通高峰期派發傳單。至於影片的選擇,我們嘗試放映大眾喜歡而又有意義的片子,比如「活著」和「秋菊打官司」。這些影片講述了在中國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它們不僅吸引了觀眾,也曝光了中國政府使用的迫害手段和秘密。

在這三年裏,我們從夏日的公園到冬天的學校禮堂,從口耳相傳到報紙廣告,從投影屏幕到電影屏幕(學員做的),從20位學員發正念到現在整個放電影僅需6-7位學員(包括設備準備,引導觀眾,散發資料,派發傳單)。觀眾人數也從10-20人升到幾百人。

隨著正法不斷地向前推進,更多邪惡被鏟除,更多的眾生在覺醒。我們看到的最大變化是我們的觀眾對法輪功的看法以及他們對學員的態度。剛開始放電影時,有一些干擾,流氓威脅如果我們不停止,就要向學員扔石頭。兩年後,這樣的事情極少發生了。去年,我們想把我們的節目從一週一次增加為一週兩次,但沒能從當地官員獲得使用公園的另一張許可。我們向觀眾解釋被拒原因時,他們許多人自願參與一個簽名活動來支持我們。

許多觀眾親自或通過回答調查表示了對我們的謝意。據一位中國學員講,有一次他碰到一位觀眾眼含淚水地說「夠了,這場迫害應該結束了。像你這樣的好人不應該遭到迫害。」也有更多的觀眾索取有關法輪功的資訊,並從我們的攤位索取講真象的文章。一次一位觀眾要扔掉講真象資料時,被另一位觀眾制止,「別扔,這些資料都是他們(學員)用自己的錢印的。看了這麼多場電影,你知道那五套功法嗎?」許多次電影放完後,觀眾會來問我們類似這樣的問題「法輪功真的這麼好?」,「我能不能借本《轉法輪》看看?」,「你們的煉功點在哪兒?我能借教授功法的錄像帶嗎?」有許多次,老年女士們握著我們的手說「非常感謝你們給我們放電影。」這些都是與大法有緣的眾生。他們知道了真象而表達感謝。

我們最難忘的一段經歷發生在去年8月份新英格蘭地區大停電期間。由於停電,中國城失去電力整整29個小時。雖然困難重重,我們決定不取消每星期五晚上在中國城的羅斯福公園放電影。天很黑,極難準備放映器材。一個難點是要決定在哪兒豎起屏幕。大約有800個中國人坐在公園裏等著電影開始。公寓裏沒有燈和電,他們又能做甚麼呢?我們最後發現了一個所有人都能看到電影的地點。看著這麼多人即將知道迫害真象,我深深地被感動了,但也擔心器材的安全。由於黑暗,將會很難對任何不測事件做出反應。地鐵停止運行,許多學員來不了,我們人手也不夠。

8點半的時候我們最終能夠開始放映「西遊記」了。這是一個取材於猴王修煉故事,很受歡迎,是很有趣的中國電視連續劇。周圍仍然沒有光亮,一個小小的汽油發電機為投影儀器提供著電力。我看著人們的臉,心想很少看到中國人這樣開心。大人和孩子都很高興。

大約9點的時候,電來了。許多觀眾開始回家。10點半左右,我們結束了放電影和放映法輪大法短片。一位組織放電影的西方學員最近對我說,「我不再覺得我們(學員)是我們和他們(華人)是他們。當我去中國城時,我覺得是在訪友。」我同意,並覺得在這個歷史性的時刻,我們能和幾百位朋友一起在中國城是多麼幸運。

因為我們過去三年的正念正行,地方警力、學校與官員都逐漸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干擾事件也越來越少。當地警察提供協助來維護我們的活動秩序,地方官員也願意接受我們的請求讓我們租借場地。即使偶而有干擾,但大法弟子的正念與救度眾生的使命往往令我們克服困難。

從這個活動中我也看見自己,參與的學員和被救度的民眾的改變。當西方學員開始經常在中國城出入參與活動時,矛盾也開始發生在中西方學員之間。那是因為大家雖然參與同一活動,但由於語言等彼此很少溝通與交流。有時當西方學員交流時,中國學員沒有參與,而當中國學員交流時,西方學員也沒有參與。

這個情況在慢慢的在改善,我們有幾次中西方學員坦誠的交流。從學法中我們的心胸也變大了,變冷靜了。慈悲心也出來了。漸漸的我們的互動自在多了,我們不再只是想把自己的意見表達出來或一犯錯便急著為自己辯護,我們也不再只是堅持己見而不管他人的看法。越來越多的學員願意在學法交流中發言而不是幾個人挑大樑主導全局,也越來越多的學員願意耐心傾聽。

這些改變都和學法密切相關。一個瑞典來的學員告訴我,他每天讀兩講《轉法輪》,他說:當我們學法不足時,我們的心很小,而我們的思想動的很快。但如果我們多學法,我們的思想便慢下來而我們的心變得很大,所以我們能拯救更多的人。他的一席話深深的打動了我。我想如果我們只用常人的思想去關心中國城的人們,我們會因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爭執,如果我們敞開我們的心,學好法,並放下我們的執著,那麼我們就能更深的打動人,救度眾生。

因為放映電影,我們在華人社區無私的付出使他們的生活更愉悅。通過這個活動我們也認識了許多中國朋友,他們都知道我們是法輪功學員,也慢慢了解了我們,並開始喜歡我們。我希望有更多的學員在聽完我們的發言後,積極走入華人社區。不要因為他們有可能對法輪功抱有成見而像個陌生人一樣不願走入華人社區和可貴的中國人接觸,我們必須成為華人社區重要且受肯定的一部份,將法輪大法的無限美好帶入中國人的心裏。

(2004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