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安丘凌河鎮惡警對我們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7日】
  • 山東安丘凌河鎮惡警對我們的迫害

  • 安丘市凌河鎮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 安丘市凌河鎮不法官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 山東安丘凌河鎮惡警對我們的迫害

    安丘市凌河鎮部份不法人員自99年7.20以來,積極追隨江××流氓集團,殘酷迫害本地大法弟子。在這近五年的時間裏,有幾十名大法修煉者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和經濟上的損失。派出所所長韓德榮、惡警周健、魏××等人,夥同鎮委政法書記李舉祥、鎮長王建成以及副鎮長、村委及街道幹部,動用警車,常常晚上非法闖入大法學員家中強行綁架大法弟子,給家人造成精神上的傷害,擾亂群眾正常生活。經常將大法弟子拉到成人教育中心,一關就是幾天,多者十幾天,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說打就打。2001年冬天,將五名大法學員非法勞教,期間受盡酷刑。以我自己為例:

    我和妻子都修大法。99年7.20以來,我們村村幹部就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監控,在全村辦學習班,強迫我們參加。一次,我因在外勞動,沒去學習班,村幹部就加重迫害,指使派出所人員體罰我,逼我坐在地上不准動,把我的臉打出血。村幹部孫希全是主犯。

    2000年正月十八我們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當地派出所惡警周健、魏××等人從我家中綁架到派出所,當晚體罰,被非法關押19天,期間政法書記李舉祥在成人教育中心當眾把我打倒在地。最後罰款2000元,放回。

    同年11月14日我去北京證實法,在天安門廣場被抓,我在警車上打出橫幅。中午我被帶到濰坊駐京辦事處,銬在暖氣片上,遭到分局楊科長的毒打,臉被打破了,但我始終沒有向邪惡低頭。

    2001年12月12日上午9點左右,鎮政法書記孫衍平、王主任、派出所小鄭、周健、魏××等十幾人,突然闖入我家,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無任何手續的情況下,把我和妻子及年過七旬的老人非法綁架到派出所進行審訊。傍晚才將七旬老人放回家,把我和夫人非法關進拘留所,受盡折磨,臘月25那天,強行勒索4000元。期間的半月內,家中老人和孩子承受了精神上的折磨。

    2002年2月6日,我正在地裏幹活,派出所惡警魏××、朱××等人把我們騙到派出所,剛進門就強行送往安丘市610 洗腦班進行精神迫害,逼寫悔過書等。

    在凌河鎮大多數人遭受過像我這樣迫害,非法關押、非法拘留、罰款、抄家,對待這樣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這些邪惡之徒用盡了邪惡手段。

    自古善惡到頭終有報。我們奉勸那些邪惡之徒停止作惡,否則等待你們的必將是天理的嚴懲。我們也忠告善良的人們,不要聽信電視和報紙上的謊言,了解大法真象,為你們的生命負責,為你們的未來著想。


    安丘市凌河鎮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我是凌河鎮鎮凌河村農民,今年60多歲。因我妻子修煉法輪功而被牽連,無辜受到嚴重摧殘迫害。我知道大法好,能祛病健身,教人做一個好人,我是自學的,受益無窮,但是邪惡就是壞,迫害這些好人和大法。

    農曆2000年9月30日晚,凌河鎮派出所所長韓德榮、副所長周健、惡警李開方、張××(不知名)、孫賢智等一夥歹徒乘坐警車,拿著電棍、手銬等闖進我家,兇神惡煞般吼叫「告訴你,叫你妻子必須到派出所轉化。」我沒理他們。第二天早上,我正在家裏睡覺,被突如其來的惡警從炕上掀起來,叫我去開大門,原來他們是從門洞地下爬過來的。我說沒有鑰匙,孫賢智就轉身出了房間,找了把斧子把鎖砸開,開了大門,隨後幾個惡警強行把我拖上警車,街上站滿了村民。我跟它們講理,「你們抓我妻子,憑甚麼又抓我?!」他們不講理,狠命地打我嘴巴。到派出所後,它們把我銬在床腿上。所長韓德榮拿根木棍一邊罵我,一邊打我的頭頂、腳、胸膛等處,全身疼得就像火燒一樣。然後把我銬到院內的樹上,晚上韓德榮又對我施加壓力,我不屈服。它們威脅送我去安丘看守所、罰款2000元,必須立即交上才放我回家,我說沒有錢。

    從此,不法官吏幾乎天天上門騷擾。


    安丘市凌河鎮不法官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99年7.20,安丘市凌河鎮政府、派出所部份不法官員積極執行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政策,對我們鎮的法輪功修煉者大肆迫害。

    他們從下屬單位抽調一批不法人員組成所謂的領導小組,直屬鎮委領導。該組成員橫行鄉里,無惡不作,對大法學員採用罰款、抄家、非法關押、拘留、勞教,更甚者明目張膽地搶劫。

    鎮委領導小組、派出所的惡人把全鎮所有法輪功學員抓到預定地點關閉起來,緊鎖大門,命惡警站崗把守,到了晚上歹徒們強行逼迫每個大法學員必須寫一份保證書,交納500元現金,否則不准回家。一百多人被勒索罰款,從此,這成了惡人的發財之道,邪惡之徒更加肆無忌憚的迫害大法弟子。2000年鎮委多次舉辦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邪惡之徒都是在夜間12點左右綁架大法弟子,銬到洗腦班,先是勒索錢財,搶劫財物,如:彩電、錄像機等。前政法書記李舉祥歇斯底里地吼叫「每人必須交拿2000元,否則,不許回家!」近30名大法弟子遭到勒索。張逢福夫婦多次被拘捕,送洗腦班、拘留所、610進行迫害,罰款七千多元。

    2000年至2001年鎮委政府的不法人員將王花香、王金祥、張逢福等七名大法弟子綁架到610辦公室進行迫害,長達13天之多。劉芳堂、孫青青(女)、馬洪祥等16名大法弟子被綁架到拘留所進行摧殘,他們受盡了惡警們的體罰、毒打、痛罵。

    農曆2001年2月初8,前派出所所長韓德榮、副所長周健在洗腦班將大法弟子呂洪信的年近70歲的母親摔倒在地,用皮鞋使勁踢,使勁用腳跺,打耳光,用拳頭把老人只打到不會動彈了才罷休,還是罵不絕口。更邪惡的是,鎮委領導小組的這伙邪惡之徒播放黃色錄像強迫大法弟子看,江××執政下的政府官員都變成了流氓。

    2000年鎮委政府將呂洪信等五名大法弟子捆在車上,拉著遊街示眾,妄圖以此來威脅其他大法弟子。

    2000年鎮委政府幾個歹徒將大法學員孫業峰、魏國慶、孫國明、孫業治、呂洪信送進昌樂勞教所勞教三年。這些學員遭受了皮帶、電棍等滅絕人性的毒打(惡警稱之為過三關,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孫業峰被勞教後,剩下兩個生活無所依靠的孩子,大的16歲,小的15歲,兩人被迫失學。到了晚上姐弟二人棲息在離村子兩公里多的河灘樹林之中的小屋子裏過夜,僅僅因為父親要做好人,就造成骨肉分離的痛苦。

    凌河鎮的父老鄉親們,我們就是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普通老百姓。大法教我們的就是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難道做好人還有錯嗎?電視、報紙充斥著謊言和誣蔑,為的是對付這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自古就是邪不壓正。現在,大法已經弘傳全世界60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各國和政府的褒獎一千多個。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已經成立,對那些邪惡之徒來說,有的已經遭到惡報,不知悔改的,報應也不遠了。

    在此,正告那些參與迫害大法不員的不法人員:趕緊懸崖勒馬,停止作惡,善待法輪功學員,挽回自己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