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淶水縣惡警行兇 一千條用刑的繩子幾日用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5日】我家住河北保定地區淶水縣。2000年3月份人大會議期間,電視上說要好好接待上訪群眾,大會要解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我夫妻二人便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討個公道。我們到永定門大街信訪局那一看,黑壓壓的一片人,後來才知道這些人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公安,他們都是便衣。我們往那一走便被惡警抓住,硬往車裏塞,我說,我是來上訪的,他們根本不聽,把我們強行押進車裏。我們被拉進一個旅館,在單間房間裏打罵,強行搜身,惡人把我身上帶的400多元錢和身份證劫走。

從北京押我們回到河北保定地區鎮上後,鎮長 張成帶領十多個邪惡之徒對我大打出手。第二天我就被關進了縣拘留所。自99年7.20以後鎮上對我先後非法關押8-9次,每次都是被騙去的說是有一點事,說完就回來。事實上一進鎮政府的大院就失去了人身自由,吃飯要家裏送,上廁所也要跟上人。2000年4月,我從鎮上闖出去了,到了北京,我拉開大橫幅「法輪大法好!」,天安門派出所惡警給我使背銬,疼的我大汗滴在地上濕了一片。惡警不斷地銬緊銬緊,最後我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來後雙手都變成了黑紫色的。

保定地區淶水縣公安局把我從北京押回後,又把我押進了淶水縣黨校,那時黨校正在辦洗腦班,被關押的70多名大法弟子分別有公、檢、法惡徒強制「轉化」,強迫說違心的話,寫保證書不煉等,不說不寫就沒完沒了的迫害。僅打人捆人的繩子一次就買1千條,把繩子用水浸濕,纏成打人工具,打在身上又實又硬。就這樣幾天後1千條繩就用光了,每天大院的慘叫聲不斷,拍桌子怒罵聲不斷,惡警拿著用電線擰成的鞭子跟在大法修煉者的身後,想打就打。

我因不放棄修煉,惡警就把我的腰帶抻出來雙折,猛抽我的下身,啪啪的抽在身上就像用刀子在拉。當我從「刑訊室」裏出來時,我手提著褲子雙腿就像灌了鉛一樣,機械的向前蹭著,頭被打的像沒有了思維,耳朵嗡嗡的作響,直到再一次被抓時臀部的肌肉還是硬的。

2000年7月份,鎮上對我非法關押十多天後又把我送進了縣拘留所,拘留證寫的是15天,一個多月了也不放人。為了抗議這非法的關押我開始絕食。他們不但不放人,反而叫去110警匪對我進行毆打,劉耀華動手打我們,我被打的遍體鱗傷,皮肉中紮滿了竹刺。這是他們用竹桿打的,竹竿抽散了竹渣子便刺進了肉中,躺不能躺,坐不能坐,痛苦難言。

只因我堅持修煉法輪功,我是兩次被迫害進洗腦班,兩次進拘留所,兩次進看守所 ,兩次勞教。在高陽勞教所四大隊,我被強迫勞動,每天天不亮就起床,800多畝的玉米30多個人幹活,看管掄著棍子,慢一點大棍子就打在身上,掰玉米掰的手都流出了血。因長期遭受迫害,我的身體極度的虛弱,還要承受超負荷的高強度勞動,使我的身體三個月就下降了30多斤。他們根本不准休息。這裏哪有甚麼人權,人性,法律,高陽勞教所就是人間地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