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浠水惡徒對我與兩個女兒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5日】郭枝文,是湖北省浠水縣綠陽鄉人,我和我的兩個女兒王蘇紅、王桂紅都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本著「真善忍」的標準,立志做一個比好人中的好人還要好的人。我們是這樣要求自己的,在鄉村有很好的影響,自從修煉後,我長期積累的多種疾病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在當我們懷著一顆對大法敬仰的心,下決心一定堅修下去時,江澤民卻在99年7.20發動了對大法的瘋狂鎮壓,我和女兒們也難逃魔難……

大女兒蘇紅原來體弱多病,修煉大法後身體得到徹底淨化,思想得到全面昇華,在日常生活中嚴格要求自己,與人為善,鄉親們都誇她判若兩人。在2000年農曆三月的一天,縣610一夥闖進她家將其非法綁架,唯一的「罪名」就是她修煉了大法,在縣第二看守所關了15天,罰了450元錢才放人。2001年5月,惡警再一次闖入她家,根本不顧司法程序,將她第二次綁架到縣不夜城賓館迫害。甘世濤等惡警將蘇紅雙手反扣,腳穿皮鞋發瘋地踢她。更可恨的是這些所謂的「人民衛士」野蠻地扒光她的衣服,面對她赤裸的身體進行無恥的嘲弄、侮辱,耍盡各種流氓手段,折磨她七天之久。在家人多方奔走之下,用了1000元才放她回家。回家後惡警並未放過她,經常不擇時間闖進家進行騷擾和恐嚇,逼得她流離失所幾個月。冬天,蘇紅因掛念兒子和親人,偷偷地回家探望,不想被關口鎮派出所惡人陳申、甘世濤等抓捕,又非法關押了七個月後判刑六年,並問她有甚麼意見時,蘇紅當庭進行了義正辭嚴的答辯並質問法官: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樣錯嗎?你們憑甚麼判我的刑?他們無言以對,氣急敗壞地說:再加一年。這樣他們內定女兒七年勞教,至今蘇紅被關押在武漢女子監獄受迫害,過著非人的生活。

小女兒桂紅在關口鎮開了一小店糊口,由於熱心和善,做生意童叟無欺,得到眾人的讚揚,大法也恰到好處的弘揚。可是在2001年5月一天,惡魔陳申帶著一幫人衝進店將她抓走,然後翻箱倒櫃在店中非法搜查。她也被非法關押了達九個多月,其間受盡了各種非人的折磨。將她雙手反扣,吊起來肆意毒打,最惡的是甘世濤、何正國讓她身上留下了斑斑傷痕。由於她堅信「真善忍」大法,不配合邪惡,(被判刑一年半。)拒絕穿犯人的衣服,被管教胡仕花叫出毒打一頓,為了抵抗非法關押絕食20多天,被強行灌食,折磨得奄奄一息,後來染上疥瘡奇癢難忍,高燒不退,2003年1月惡警只好放回。

12月的一天,陳申等到惡警再一次闖入她家,說有人舉報教人學法煉功,將桂紅抓走她拼命掙扎,大喊「法輪大法好」幾個大漢把她拖進車裏,將嘴抵在座墊上,死死按住不讓她出聲,開車回派出所。他們逼桂紅寫悔過書,她就在紙上寫下了「法輪大法好」惡人無計可施,只得向縣公安局黃海軍求援。桂紅趁上廁所之時,翻牆逃出,陳申等發覺後追趕,將桂紅逼入一口水塘去了,由於在場圍觀人多引起憤怒,惡警才將桂紅從水中撈起。桂紅在水中不停地喊 「法輪大法好」「警察專抓好人」圍觀者都責備警察,群情激憤,迫於群眾的壓力,惡警才沒堅持帶走桂紅,卻向她丈夫要了5000元罰款作條件,女婿無奈,只好四處借,弄得負債累累。

浠水邪惡以黃海軍為首,在江澤民授意下,迫害大法弟子,不分老幼,手段毒辣,下流無恥,就連我這七十歲的老太婆也不放過。我原本有重病,生命垂危,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師父教了我做人的道理,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我當然要堅修大法,要向世人講清真相,宣揚法輪大法是正法,就為這,2000年12月,公安局將我拘留九天,罰了3500元錢,這還不算,它們還威脅、恐嚇我的家人,以工作要挾我的兒女,讓他們反對我煉功,學法、用判刑恐嚇老伴阻止我向世人講真相,用欺騙的謊言引誘老伴勸我「自首」等。

江澤民及其幫兇從上到下邪惡集團,用肉體上摧殘、經濟上的壓榨,用親情來迫害大法弟子。我只想問當權者:如果一個公民以真善忍為做人準則都有是錯的,那麼這個世間甚麼才是對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