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劫持進武漢女子監獄遭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5日】我沒煉功前身體不好,經常腰腿疼,還有慢性腸胃炎,內風濕,整天吃甚麼拉甚麼,沒有消化能力,醫院不知去了多少次,中、西藥也吃了不知多少,也不見好轉,病魔折磨我近三年,生不如死。而且脾氣不好,碰到一點矛盾忍不住,是個麻將迷。1996年5月我有幸學了法輪功,才知道自己以前做的事很多是錯的,李老師教我們按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平時保持一個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對待每一個人,做事先考慮別人,與人為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碰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要重視德的修煉……學大法使我家庭和睦,身體健康。

1999年7月20號,我從電視上看到當權者不明白法輪功真實情況,沒深入調查、研究法輪功學員,就隨便下結論、造謠,污衊法輪功和李老師。2000年4月14日,我帶著純善的心到北京信訪部門上訪,想向領導說句真話、實話,可是還沒到北京就在麻城被帶回龍潭派出所,說我是違法被關進行政拘留所。龍潭派出所以雪所長為首到我家抄家,從樓上翻到樓下,把婆婆嚇得大哭,把大法書抄走並到拘留所問我還煉不煉?我說我煉功強身健體還有錯嗎?他們就是不放人。在拘留所裏,作為執法人員,知法犯法,別的刑事犯見面不收費,可張普文所長要法輪功學員與家人見一次面勒索50元錢,丈夫交了,幾天後父親來見面,張所長逼他交400元。

有一次以國安大隊黃文潮為首、市610辦公室,一共十幾人到拘留所來強行搜書,我們煉功人只想做個思想品德好的人,他們卻沒有一點人性,一關就是四個多月。市610辦公室看我態度堅決,就到我丈夫單位勒索2000元,我一家老小全靠丈夫養活,兩個孩子上學要錢用,再說我又沒犯法。可裏面有個管伙食的陳某說:不交錢就叫丈夫回家種田,並開除丈夫預備黨員,在這種情況下逼得丈夫沒辦法到法院提出離婚,法院一下開車把我帶到法庭判離婚,害得我夫離子散,全家老少不得安寧。

2000年底,我在富池豐山發傳單,被豐山派出所抓後審問一夜沒有結果,後來因為親戚的一個電話號碼他們知道了我家的地點,並交給當地公安局。警察徐學文、陳利賓帶著我父親一路上騙我,讓我說出傳單來源,我一句話不說。後來我乘機跑出了魔掌,遭到非法通緝。從此我隱姓埋名白天打工,用嘴講真相,晚上發傳單,到拘留所給同修送法傳遞消息。

2001年元月19日,我在妹妹家睡覺,12點鐘,兩警車的人像強盜一樣把我銬到龍潭派出所,惡徒們進門一巴掌,把門一關,窗簾一拉,打罵中彭林發把我銬在椅子上毒打,用腳踢,惡警徐學文也在一旁威脅要我講明派出所大門上的真相傳單是不是我貼的。我嚴肅地說了一聲:不要跟江××一起來迫害法輪功!他們才住手。

我在看守所被關押了一年多。來了檢查的人,我就結印打坐,不穿牢服,不背監規,揭露我和同修被迫害的經歷;誰誹謗大法和師父,我就用筆紙寫傳單,寫信給三天兩頭來檢查的人;早上點名我就煉第二套功法--抱輪。希望自己做個好人,更好的人,這有甚麼錯?對於這一切強加的迫害,我絲毫不承認。我一直告訴所有的人,我沒犯法,我是好人,我不應該在這裏呆,走到哪裏就在哪裏講真象。武穴市法院一班人在看守所設私庭,我一見他們,就把傳單帶給武穴市法院刑事庭庭長張樹槐,張說他那兒已經有一份。無論他們怎麼把我當成敵人,咬牙切齒,我都一言不發,最後判我三年勞改。2003年3月23日,由看守所宋所長帶兩個當兵的,強行把我抱上車去武漢女子二監。

在被劫持去監獄的路上,我說我沒犯法,就不走路,他們氣恨恨地一邊抬我一邊用腳踢我。那天我身上帶著很多經文,近二十份我自己用筆寫的揭露當地邪惡的傳單。

武漢女子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甚至懸吊之刑:雙腳離地反銬著手。開始我給管教講法輪功真相,管教不聽。我說我沒有違法,不穿牢服;管教說是違紀,叫來外勞要打人,說要把我銬著吊起來,並送到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女號歐東連(牢頭)房間。一房刑事犯看著我,我一煉功就被打,不准一個人上廁所,不准一個人去洗澡、洗衣服,把法輪功人當下等犯人,進出都得經他們同意,否則就挨打,24小時被監控。警察來點名叫我答「到」,我不把自己當犯人,向警察宣傳法輪功好,不料一房的獄霸對我拳打腳踢,說我不應該當著警察面煉功,並強制我罰站,我不服,多次高喊「江××迫害法輪功!」歐東連一房人因此打得更厲害,想要我的命。管教不但不罰獄霸,反而把我反銬著吊起來,並把我關到禁閉室,由邪惡的警察王某反銬吊我三天三夜,強制要我脫離法輪功。 我說:「我永遠不吃飯了。」 王某說:「三天不吃就灌食!」我想這樣太邪惡了,就在禁閉室裏多次高喊:「江××迫害法輪功!」這時犯人田豔香和其他犯人一起罵我,跟警察一起折磨我,強制不准我洗臉、洗澡,不准刷牙、睡覺,上廁所不給紙,我就天天不吃飯。

我被非法關押在禁閉室裏,痛苦煎熬了一個多星期。最後看我態度堅決不寫保證書,就把我分到一大隊二中隊。這裏邪惡的警察有嚴麗峰、舒隊長、陳倍、楊思思、李管、張安、塗管、陶管、喬鑫、吳佳、還有常來的韓政委、周政委、王科長、李主任和龍教導,他們知法犯法,圖名圖利,給這些做包夾的獄霸撐腰,打著維護黨維護政府維護國家的旗號,縱恿犯人都來做轉化迫害工作,指使牢頭獄霸劉社香、侯昌奉、陳慧、劉冬芝、朱彩雲、龔楚興、柳紅梅、徐開玉、韓豔香等人中的敗類、天天24小時監控大法弟子許英、宴小寶、袁細寶、熊彩華、張珂、熊漢珍、周紅蘋和我,把我們當成奴隸,使用各種殘酷手段折磨大法弟子。

開始惡徒們用偽善的辦法,看我不動心,就用惡的辦法,強迫讀和寫、背誹謗大法的書,不做就頂牆,拳打腳踢,反吊我,罵我不愛黨不愛國等誣陷的話。由於點名不答「到」,舒隊長罰我站一夜不准睡覺,動不動就把我雙腳離地反銬著吊起來(架飛機)。我內心暗暗地收集惡人的名字,並將他們的事實牢記在心,以便出來後檢舉執法犯法的邪惡暴行。

2004年元月18日,我刑期已滿,家裏人打電話想接我回家不成。監獄裏有話說:送我回家,不要我家裏人親自接。我被強制送往610。

請善良的人們來了解法輪功真相,法輪大法能使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大法學員遭受了史無前例的迫害。請問善良的人們,想做個道德高尚的人,這是跟××黨作對嗎?他們不應該遭受迫害。希望所有的人能看一看法輪功的書《轉法輪》,就知道江××集團對法輪功的一切宣傳都是誣陷和造謠。我沒有做對不起國家和人民的事,在此控告江澤民及其邪惡之徒,不要草菅人命,視國法天法為無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