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政治」是江澤民反法輪功宣傳中打人的棍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4日】2003年3月17日,剛大學畢業兩年的廣州一家服裝公司27歲的美術設計師孫志剛因為沒有隨身攜帶暫住證,被廣州警察非法收容,並且在警察的酷刑毒打下死亡,警方稱孫死於「心臟病」。此事被揭露出來之後,全國民眾嘩然。最後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不法警察終於被繩之以法。

然而自1999年以來,一場驚人的、直接波及數千萬人、已造成至少886人(截止2004年2月18日)失去生命的罪惡,卻在謊言的欺騙和掩蓋下在中國發生著,這就是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甚至為揭開謊言和蓄意掩蓋所作的一切和平理性的努力,都一直被江氏集團貫以「反黨、反政府、反華」等等政治性大帽子,並以此為繼續迫害製造理由、欺騙視聽。那麼,法輪功學員是否參與了政治呢?

1、「參與政治」是江澤民臆造的謊言

政治成為近代人類爭權奪利的方式和手段,而在中國,長久以來與權力並存的權貴利益、甚至對生命的生殺予奪,早已使官方意識形態泛政治化,一切為政治和政權服務,當權者內部不斷發生你死我活的殘酷和奸詐的內鬥。當權者對權力的迷戀和對失去權力的恐懼使得對權力過分敏感和維護,把民眾的風吹草動都看成是對自身權力的威脅。因此,當權者可以隨意打擊民眾,而民眾則在當權者的任意妄為中失去了正當和合法的權益;合理合法的活動,只要不符合當權者的意願,就可以被貼上「非法」或「搞政治」、「反政府」的標籤而被扼殺。

由於修煉法輪功人數眾多,江澤民害怕自己權力受到威脅,對法輪功產生了強烈的妒嫉,於是不顧民意、無視民眾疾苦,推翻政府決定,以權代法,把億萬無辜煉功群眾推向政府的對立面,盜用政府的名義用國家暴力專政機器打擊手無寸鐵的民眾,草菅人命。

江澤民靠強權鎮壓法輪功,難得民心。為了騙取支持者,江澤民運用政治運動中的手法製造藉口,給法輪功扣上了許多大帽子,把法輪功學員用憲法賦予的權利上訪也誣陷為「參與政治」、「影響社會安定」,把法輪功問題上升到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的高度,矇騙不明真相的人推波助瀾。

2、在同胞被無辜虐殺時要讓人說話

在中國的歷次政治運動中,老百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老百姓害怕和政治沾邊,害怕被捲入政治之中,對政治唯恐躲閃不及,因為一旦涉及政治或被扣上搞政治的帽子,就等同於「反黨、反政府」,就有殺身之禍。官方強加的泛政治化和長期洗腦,使得許多民眾的是非和正義觀念受到了嚴重的扭曲和變異,而被江氏集團充份利用來打擊法輪功。面對無理的殘酷迫害和虐殺,法輪功學員走出家門,自發和平上訪和申訴。江氏集團別有用心地把這種正當的申訴歪曲為反政府的政治活動,把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上訪誣蔑成危害社會安定,有人不加思索地接受了這種洗腦宣傳,也有人為了躲避「政治」而不聞不問,也有人違心地認同這種毫無根據的惡意誹謗。

也有人問:法輪功學員為甚麼不在家裏煉而要上訪和申訴呢?這個問題把上訪申訴和「參與政治」等同了起來,這是由扭曲的觀念造成的。舉個例子說吧,一個暴徒對受害者無故行兇,受害者可不可以伸冤呢?當然可以。即使這個暴徒是最高當權者,也不能改變這樁行兇案的性質。但是在中國長期高壓統治下,民眾對當權者的意志逆來順受和任其蹂躪,長期下來當權者和民眾都形成了這樣扭曲的思想和觀念:當權者的個人意志被奉為政府意志和國家法律,只有服從之理,否則就會被視為異己而被剪滅,無論是非曲直,也無任何申訴的權利。這種扭曲了的「意識」特色,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還少嗎?

在無辜受迫害和不公的對待下,人自然要說話,也要讓人說話,讓人澄清事實真相。

這個理兒自古以來都如此,竇娥的冤情未了才有了六月飛雪,包公接下了香蓮狀才有了鍘美案;當孫志剛被無辜打死時,民眾站出來說話,才有了不法警察被繩之以法。當同胞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無辜虐殺時,為甚麼法輪功學員申訴冤情、講清真相,卻被誣陷為「反政府」、「參與政治」,甚至被當作更加殘酷迫害的理由呢?為甚麼法輪功學員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上訪,不但不被實行迫害的江氏集團允許,而且也不被有些民眾理解呢?其實,江氏集團就是期望人們是非和正義觀念不清,並且給民眾洗腦加強這種扭曲的觀念,自欺欺人,毒害民眾,目的是為了進一步為一己之私以權亂法,打擊上億主流社會善良民眾。江氏集團才是真正的無視民眾疾苦和死活,才是真正地危害國家和社會穩定。

江氏集團的無理和殘酷迫害是法輪功學員上訪申訴和講真相的根本原因。沒有了迫害,也就沒有了反迫害活動。幾年來,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是合理合法的,講真相與申訴活動都是和平和理性的,所做的一切就是反迫害、制止鎮壓,和「參與政治」是扯不上關係的。

3、反迫害只針對惡人和兇手

江澤民因為個人的極端妒嫉而無端迫害法輪功,近五年來勞民傷財,造成國家政治、經濟、法治、思想、道德等方面的嚴重混亂,給國家和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上億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屬遭到了野蠻的迫害,無數人被迫害得流離失所,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

「冤有頭,債有主」。法輪功學員反對迫害針對的都是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和罪犯,只針對人心善惡,而沒有涉及政治、政黨、政權、國家制度等問題,因此,任何在這場針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的迫害中參與犯罪的人,都不能躲在政黨、政權、政治制度、甚至「上級命令」的背後而逃避罪責,對於「真善忍」的背棄和對修煉人的瘋狂迫害,必將將自身送上人間法律和天理的審判台。

在國外,江澤民、李嵐清、曾慶紅、羅幹、吳官正、周永康等元凶和打手已經以誹謗或酷刑罪被告上法庭,世界上二十多個城市舉行了「全球公審江澤民」集會,「法網恢恢」惡人榜公布了幾萬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惡行,近來法輪功學員提出「法辦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追查和懲辦兇手,目的還是為了反迫害、制止迫害。

在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講真相和反迫害中,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法輪功真相。相信不久,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和惡人、打手都將像打死孫志剛的不法警察一樣被法辦。

4、用正確眼光看待法輪功現象

中國近幾十年來政治運動不斷,一些人已經養成了用政治鬥爭的思維和觀點來看待周圍發生的事物,有人也有較強的政治危機感,擔心「亡黨、亡國」,擔心會出現甚麼社會危機或動盪。這部份人用戴上政治的有色眼鏡來看待法輪功,江澤民別有用心地散布法輪功「參與政治」、「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的謊言,正好符合了這些人的觀念,從而不加思索地接受了。

1999年的「4.25」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一些人不解。有人用政治眼光來看待這一現象,認為法輪功具有「高度組織性」,並且斷定說法輪功有嚴密的組織和大量資金在背後運轉,具有很大的政治潛力,或具有巨大的「非政治式」的政治運作能力。如果拋棄政治的眼光和思維來理解,那麼其實很簡單。可以用雷鋒的例子來說明問題。現在許多人對雷鋒的行為不理解,可能會說是誰給了他很多錢才那樣幹的。如果像雷鋒那樣的人不是一個兩個,而是很多人都自發的那麼做--例如說有上萬個雷鋒似的人物週末都自發地去天安門廣場清掃垃圾,那麼看起來就像一個龐大嚴密的組織在暗中運作。

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修煉,提高自己的道德和心性,在社會中做一個好人。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活動都是自覺自發的個體活動。在受到無理和不公對待下,法輪功學員發自內心地想反映情況、講清真相,由於煉法輪功的人數多,許多人都不約而同地上訪,同時在信訪地點出現。在政治有色眼光看來,這些學員高度自覺、自發的行為就成了高度組織化的政治行為了。

儘管法輪功多次否認有嚴密的組織和政治目的,但是一些人仍然不信,因為他們總是用政治觀念和有色眼光來看待問題。退一步來說,假如法輪功真有強大嚴密的組織、真有雄厚的資金、真有甚麼政治目的,那麼為甚麼要否定呢?中國現在失業人員和對現實不滿的人數眾多,為甚麼不順水推舟廣而告之、吸引更多人加入組織、壯大自己呢?「參與政治」、謀求某種政治利益不是人越多越好嗎?進一步來講,如果法輪功真象一些人想像的「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那麼在四年多的殘酷迫害下也應該有所表示吧?事實上,四年多來,法輪功沒有任何政治口號、標語和政治主張,一直遵循「真善忍」走一條純正的修煉道路。

修煉界講「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自古以來修煉人對政治、政權沒有興趣。法輪功要求修煉者自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做一個好人,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水平,修去爭權奪利等等之心,遵循「不政治」的原則。修煉法輪功注重心性修煉,是個人自發自覺行為,來去自由,只要一個公正的煉功環境,別無它求。

5、堅持「不政治」原則

「真善忍」超越文化、國界、種族和意識形態,對任何形式的社會體制和國家政治制度都有好處。其實法輪功在中國傳播期間,政府和人民都是極大的收益者:法輪功給政府減輕醫療負擔,使億萬民眾身心健康、道德昇華,使無數家庭和睦、社會風氣好轉,給社會穩定和國家建設發揮積極和正面的作用。儘管江氏集團野蠻迫害法輪功,但是一直有明白真相的人走進法輪功,近來出現了更多的新學員。在國外,法輪功越來越受歡迎,已經傳入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截止到2004年2月中旬,世界各國政府機構、議員、團體組織等紛紛對法輪大法和創始人頒發褒獎及感謝信,已達1223項。

在中國現實中,存在著許多人們關心的社會問題,如貪污腐敗、貧富懸殊、道德淪陷等等。一些對現實社會和政治不滿的人,想在法輪功中找出路,可能覺得法輪功能夠解決這些問題。其實,法輪功根本不是來幹這些的,而是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煉提高的。

法輪功修煉是個體自發、自覺的行為,學員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和領域。當學員由於修煉而道德提升之後,客觀上必然會給社會帶來好處,對社會穩定起積極的作用。法輪功是修煉,不管是和平修煉還是反迫害,都只是修煉,而不是中國幾十年來把持政治的人為了控制人而營造出來的那個變異的「政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