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對公安與國安幹警講真象的心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30日】看了3月28日一位同修寫的《投稿的嚴謹與講真象的心態》稿件後,很有同感。在我的同學、朋友、熟人中有不少是警察、國安、軍人、律師的,首先我想把我身邊這類朋友、熟人的一些事寫出來,再談談自己對向他們講真相的一點看法:

我很熟知的一個警察朋友發生過這麼一件事:99年7.20時,他因為同情法輪功而保護他手下一個「練法輪功」的女下屬,當他的上司幾次把他叫去問:「你手下有沒有練法輪功的?」他都說:「沒有。」最後領導告訴他說,那個下屬已主動交待了我朋友是怎麼幫她的,她把我朋友出賣了。從那以後我朋友就「永不被重用」、調離原崗位及免了官職。雖然我的這位朋友從此可以避免在這場迫害運動中為難,可以說是一種因禍得福吧,但從人之常情的角度看很不合理,而且也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這麼淡泊達觀的,所以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很大。

由此也讓我看到,打著「法輪功學員」旗號來破壞的,所起的破壞力才是最大的!而且這種破壞力是延續的,使得我當時想向這朋友講真相阻力都很大,以往我一跟他提到「法輪功」三個字,他馬上避談和走開。其實他的內心是善良的,一次他借酒消愁喝醉了時說:「江××有600萬正規軍,還有幾千萬的武警、公安,法輪功沒有一槍一炮,煉的都是些老頭、老太太、老弱病殘的,對它政權有甚麼威脅?有必要搞得這麼緊張嗎?」他還講過,在99年時,被派去鎮壓在當地政府部門上訪的法輪功群眾的防暴警察,執行完任務後回來說:「以為發生了甚麼嚴重事件,去了一看,上訪的都是些老頭、老太太、婦女,真是下不了手。」

國安的一個朋友在2001年時專門給我打電話說:「你一定要小心,好好保重!」他說,他們都看過《轉法輪》書,他心裏明白。

還有一個國安的朋友也對我說:「沒必要去公開對著幹,你覺得好你就在家煉。」 最近我送給他一張刻有真象與破網工具的光盤。

還有一個外地公安一處的朋友,多次問我對他們警察的看法,他說:「我們就那麼壞嗎?我們警察裏就沒有好人嗎?」 他說他總是叫自己的手下不許打人的。我給他發過真象信,告訴他怎麼上動態網的方法,我知道他原來就有「無界軟件」。

我也和一些警察朋友談到勞教所打人的事情,他們說公安與勞教所屬不同部門管。

在此我談談我對公安、國安幹警講真象的一些看法:

有時在資料中會看到登出的一大串派出所警察名單,這樣的名單你去各派出所都可以抄到,把這樣抄來的名單一個不漏地送海處做曝光或製成惡人榜的做法我也認為不合適,應該把真是參與迫害的惡人登出曝光。不論是國安還是公安的警察,他們因為職業的原因而被利用來參與迫害法輪功,其實他們是受江××毒害最深的一群人,他們中的一些人是在不明真象中被利用幹壞事的,這些人是很可憐的。他們中的一些人,尤其是中年以上又有一定官職的人,他們有的還不會上網,更不用說破網去看甚麼真實的新聞報導了,他們基本就是被封閉在謊言中的人。對這類被毒害那麼深的人,我們更應用大善之心去救度他們,想辦法讓他們了解真象,不要把不是他做的壞事,因為他是這職業就也算上他一份。他們中的一些人本來是對法輪功有同情心的,並且他們中也有一部份人看了真象資料後,已經開始不參與迫害了,如果此時我們再不作區分地把他們作為惡人曝光這會給救度這部份人的工作帶來難度,也正如一些同修說的,這樣也不利於孤立、震懾邪惡。

一點個人看法,謹供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