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病修心受益大 堅持信仰再遭勞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3日】(以下是黑龍江虎林市西崗大法弟子馮淑傑口述、同修幫助整理的修煉體會和迫害遭遇。現馮淑傑已被再次非法勞教。)

我是97年3月中旬得法修煉的。修煉前的我有好多種病,心臟病、肩周炎、浮腫、婦科病、還有生小孩落下的毛病。修煉後身體的變化,一天天明顯見好,原來我提桶水都提不了,心跳得實在讓人受不了,兩條腿腫得走路都覺得很沉,用手一按一個坑。婦科病更是叫我痛苦萬分,各種消炎藥和婦科良藥不知吃了多少。後來我丈夫不願零買,就看電視藥品廣告,從廠家往回郵藥。錢沒少花,但病還是不好,特別是月子裏落下的不能用涼水洗衣服的毛病,用溫水洗也不行。每次洗完衣服時兩隻手心都是一層小米粒大的疙瘩,每次洗完衣服都得很長時間才能下去,痛苦極了。修煉一個多月的時候,我感到身體輕鬆多了,人也精神起來了,後來病情就一樣樣的消失了。我修煉了四年一粒藥都沒吃過,我丈夫說大法真神奇,解除了你的痛苦,為咱家省了一大筆醫療費。

再就是心性方面的修煉,我也是深有體會的。我丈夫他兄弟兩個,我們結婚的時候,沒有他弟弟結婚的時候花錢多,我總是覺得老人太偏了,還有些家庭和生活上的矛盾,婆媳關係一直不合,結下了不可解的疙瘩。通過學法修心性,我終於解開了難以解開的大疙瘩,恢復了正常的婆媳關係。婆婆在吉林,我在黑龍江,現在每逢年節和過生日,我都給她老人家親自打電話拜年和祝壽。我和丈夫結婚二十多年了,一直沒給過養老費,從修煉的第二年起,我每年都給老人郵去四到五百的零花錢。我要不學法輪大法,決不會對婆婆這樣的。

我自己不識字,一開始學法困難很多,家務活又多,到別的煉功點又遠,實在是走不出去。我和丈夫一商量,把煉功點安在家裏,我丈夫就同意了,就這樣煉功點就成立了。開始的時候是別人讀、我聽,7.20大法遭到迫害後,煉功點沒有了,這下子可急壞了我這個睜眼瞎了。後來我就讓丈夫給我讀,孩子放學回來就讓孩子讀,這樣長此下去也不行啊!後來我就通過功友請了師父在濟南講法錄音帶,又買了錄音機,就這樣一直堅持學法、修煉。

2002年4月26日,因我發放真相資料,被非法拘留。進去之後問我甚麼我都不說,抵制迫害,兩個惡警就打我的耳光子,手打痛了就用書往臉上打,後來就抓住我的頭髮往牆上撞……大約在第二十四、五天的時候,我的心臟病返了出來,一天比一天加重。惡警們看我病得這樣,他們慌了手腳,一次次往看守所裏接大夫。大夫檢查完後,把惡警拉到門口小聲的說,這個人身體很危險,必須馬上住院治療,否則有生命危險。又過了幾天,惡警主動找我丈夫辦理保外就醫。就這樣我在第二十九天下午,被惡警從看守所放回家。因當時不能走路,是警車送的,車停在路口,丈夫把我扶進了屋。我通過學法煉功,身體才有所恢復,能幹家務了。

* * * * *

後記:後來我再去看望馮淑傑時,就不見她人了,見到了她的丈夫。她丈夫說起了她被勞動教養的經過。

自從她如上所述被「保外就醫」以來,公安局和派出所的惡警三番二次到她家裏搗亂。每次來的時候,都問她學不學了、煉不煉了,她每次回答得都很堅決。就在十月十二日下午,她的丈夫在街裏幹活,晚上回來一看家門鎖上了。丈夫和女兒開開門進屋一看,發現一張紙放在縫紉機板上,上面寫著馮淑傑去拘留所了。第二天她丈夫就去派出所找人,派出所的惡警欺騙說:公安局決定星期一送馮淑傑去哈爾濱檢查病,如果有病三兩天就返回來。事過三、四天之後,也不見人回來,馮淑傑丈夫又去派出所要人。惡警副所長說,去哈爾濱的人回來說:她確實有病,那教養所也收了,教養三年。這個副所長還對馮淑傑家人說:局裏是用麵包車送的,特派的大夫跟著,怕路上有危險,下車的時候是抬著進去的。在他們的所做所為中不難看出,對馮淑傑的勞教和迫害是早有預謀的,是完全非法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