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象是萬能鑰匙──打電話講真象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26日】師父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講清真象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象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對此我來談一點體會。

我修煉中最大的一個障礙就是找工作。沒有修煉之前,我的人生目標就是做一個有名的科學家,出人頭地。然而當我越來越執著於此時,能力就越來越不行,感到自己越來越不能實現自己的目標,無論是體力、精力、智慧都使我離實現目標的機會越來越渺茫,也就越來越執著,以至於每當我看文獻、聽報告時都會睡覺。當我接觸到法輪功,使我覺得有了實現自己目標的希望,因此加大了這個執著。另外空間的舊勢力也看到了我的執著,也不斷給我施加壓力,讓我的親人感覺跟我過不下去,要我早日找到一個faculty[編者註﹕美國大學教授統稱]的位置,建立自己的實驗室。如果找不到工作,就要跟我離婚。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希望找到這樣的工作,因為自己有很好的發表文章記錄。因此我修煉的一切好像都在為了找工作。每當我修煉提高一點,讀文章有一點收穫,就沾沾自喜,而當看文獻看不進去時,做科研做不下去、沒有靈感時就垂頭喪氣。因為我不能向家人證明、向我周圍的人證明我煉法輪功的選擇是對的,害怕別人覺得我煉功了而找不到工作,所以這個心理負擔越來越重。(當然其實選擇煉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轉法輪》)。

去年3月,我去芝加哥開一個學術會議。這個過程中頭腦總是不清醒,處於非常迷茫的狀態。一方面要想聽懂、看懂別人的工作,如果看不懂這個會就白開了,回去也不好交差,也做不好科研, 因為法中也講了,應該做好科研。心理負擔越重,越看不懂。雖然也發正念,但好像發正念的目的也是為了聽懂學術報告,所以效果還是不明顯。最後我想起了給大陸打電話講真相。在沉重的心理負擔中,好不容易拿起電話,但一拿起電話,人就精神了。打完電話後,突然感到一身輕,心理負擔沒有了。再看人家的文章,就不是那麼著急,平心靜氣地看,就能看明白了。

再一次,就是面臨情的考驗。我因為跟妻子老沒有話說,加上我們家庭的問題,她開始上網聊天,認識了一位大陸的男士,很談得來,也開始了「打電話」。當我看到電話賬單越來越多,心裏很難受,整天腦子稀裏糊塗的。到了晚上,我就開始打電話講真相,也是心情沉重的拿起電話。當我一拿起電話,就精神了,打完電話後,人就清醒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不管怎麼難受,千萬要堅持來聽課,只要你走進課堂,你甚麼症狀都沒了」。我體會到了另一層含義,不管怎麼難,都要按師父講的去做。之後我就能坦然面對我所面臨的問題,告訴她如果你願意離開,能找到更好的歸宿,我也不阻攔。現在她看到了我的變化,雖然我還沒有找到「好工作」,也從來不跟我提離婚了,也不給別人打電話了。

在給警察打電話的過程中,往往不容易拿起電話,有怕心。然而每當我拿起電話後,我就不怕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這時發現,怕的是他們,做了壞事的,都害怕接我的電話。「學員的每一個電話都使它們震驚得睡不著覺──怕。」(《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

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感覺到自己的執著心、不好的物質在嘩嘩的去,慈悲心在一層層的出,正念也越來越強,打電話也越來越自如。同時打電話講真相促使自己勇猛精進,使自己產生救度眾生的緊迫感,使自己能更好地理解正法,跟上正法進程。因為講真相與自己的修煉是密不可分的,只有自己當自己處於修煉人的純淨狀態時,用善心去講,效果才會好。現在如果一天不打電話,就覺得自己生命中缺少了甚麼。常人心就容易冒出來。

打電話能觸及很多網絡難以觸及的地方。電話是很普及的,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都有電話。如果打電話的人多,打起來是很快的。在最近的給居民打電話中,發現很多人還不知道真象。打電話不受時間地點場合的限制。有幾分鐘的空閒時間,就可以打一個電話。打電話時同時從各個空間突破,威力很大。「你們在這裏講,你們層層修好的身體也在層層不同的天體上講。一定要把這場迫害、這場邪惡揭露出來,叫世人看清,這也是在抑制它,也是在消除它。講真象是最有力的,是大善的行為,因為這場迫害完全是以謊言欺騙為基礎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另外講兩個小故事。有一次打到北京,是一個公用電話,一個女孩接了電話。她本來想告訴我這是一個公用電話,我說這麼巧啊,讓你給接上了,然後就給她講。她也受了一些毒害,通過講事實她都明白了。後來她告訴我她是從西藏來的。我說西藏那個地方很美,我從電影中看到非常的壯觀。在那樣的環境一定會使人胸懷博大,我們看到那裏的人都很善良純樸。我很嚮往那個地方,她說請你將來到我們那裏去做客。

還有一次,一個女孩聽說我是博士,在美國,很羨慕,我告訴她其實這些都不重要,人在哪兒都有苦,關鍵是要做一個好人,好人一生平安。然後我給她建議要好好珍惜時間,做好人的道理,後來她告訴我她遇到了世外高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