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工程師被綁架到洗腦班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22日】我今年39歲,是河北某研究院的一名高級工程師。

在學法輪大法前,我曾多年有病,身體非常虛弱,患有低血壓(高壓75,低壓50),心臟不好,心跳每分鐘187次;還有多年不癒的婦科疾病。1997年我正在家休病假時,開始修煉法輪功,在煉功後不到一個月,身體多種疾病全部消失。在後來一次體檢時證明:身體很健康。在煉功後的幾年因身體好,再也沒吃一片藥。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在我身上又一次得到證實。

可就是這樣使人道德回升、身心健康的好功法,卻在華夏大地上受到江氏集團無端地誣陷與殘酷鎮壓。在此如實講述一次被非法綁架的親身經歷:

2002年7月3日下午,我在班上剛做完實驗,還未等坐下,一下衝進兩個人,自稱公安局的(便衣),叫我跟他們走,我說不去,他們就用手銬將我雙手在背後銬上,拖到走廊裏。我大喊:「同事們快來呀,警察抓好人啦!」幾個同事從屋裏跑出來,一位同事過來給我繫上被他們扯開的衣服扣子,都遭到他們的怒視。兩個公安一人拉一個肩膀,將我頭朝下、腳朝上從五樓一直拖到一樓,然後將我塞進汽車。光天化日、執法犯法,我單位的許多同事見證了這一切!抓我時,我單位「610辦公室」的頭目武文平、李建章也在現場。

在車上我告訴公安及所有參與迫害的人:迫害大法弟子要遭報應。一個公安猛地打了我一個耳光。一路上我喊著:「法輪大法好!」被送進了山海關小灣洗腦班。

在洗腦班,由一「包夾」24小時不離身邊。第一天,洗腦班的惡警找我「談話」到晚上10點多。夜裏年輕的保安多次竄到屋裏,並偷走了我的鞋子、手錶、眼鏡。走廊裏三分鐘巡邏一次,走廊盡頭上日夜坐著監視的警察。上廁所要由「包夾」請示,並由「包夾」和一個警察或保安監視,廁所拉著鐵絲網。這裏到處寫著污衊大法創始人和大法的標語。同修間想說一句話都幾乎不可能。而且一頓吃多少飯、一天都說過甚麼話,甚至一舉一動都有人監視、彙報。還有猶大姜英順、宋錫癀和洗腦班的邪惡之徒威脅、恐嚇、用謊言洗腦,目的就是讓人放棄信仰(哪怕你是違心撒謊也行)。還有甚麼比讓人出賣自己的良心更殘忍的了?!就是這樣嘴上喊著「挽救」別人的人,在用暴力、拘禁、精神強姦等手段,無情踐踏著人最基本的思想權與尊嚴!

這次綁架和洗腦,給我的肉體和精神都造成了極大傷害:兩腿都是紫斑;兩個腳背上各有一處露出骨頭;手銬卡入我的左手腕骨頭,至今此處骨頭上用手觸摸還有一處明顯凹陷,左手腕上手銬印仍清晰可見;右手背被手銬卡破造成的疤痕至今仍在。而且在進洗腦班的第二天,就出現睡不著覺。剛到那兒幾天,身體就迅速消瘦得脫了形,露出了骨頭架子。

回家後,仍幾天幾夜睡不著覺。回家沒幾天,單位「610辦公室」的李建章又打電話威脅;抓我的公安之一(我能聽出是他的聲音)多次早上4點、晚上11點往家裏打電話騷擾。上班沒幾天,居委會的齊麗君又往班上打電話威脅。

這次綁架加上後來一次次的迫害,給我精神造成了極大傷害,直到現在,我仍經常出現睡不著覺的現象。

法輪大法把我從一個病人改變成了一個身心健康的好人,可迫害法輪功的人卻非要把我一個好人「轉化」成病人才安心嗎?這是為甚麼?

7年修煉法輪大法的親身實踐證明一點:法輪大法對人有百利而無一害,是真正教人重德向善的高德大法!4年多踐踏法律、踐踏公民權利與尊嚴的對法輪功的鎮壓,也證明一點:以江氏為首的極少數人組成的流氓集團最邪!拿著人民的血汗錢迫害著好人,同時用鋪天蓋地的謊言和消息封鎖欺騙著十幾億中國人!

善良的人們啊,對事實負責、對歷史負責才是真正地對自己負責、對他人負責!對生命和未來負責!請您了解真相、明辨是非後,記住一句話:法輪大法好!這是世界60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修煉人經過多年親身實踐後發出的來自心底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