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同修李忠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今年三月四日,大法弟子李忠民去世一週年的日子,在這個日子裏,我將他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的證實大法的故事寫出來,以悼同修。一年以前,李忠民在瀋陽大北監獄,一直受到酷刑折磨,於2003年3月4日被迫害致死。

我第一次和李忠民見面是在2000年的3月份,在一個同修家開法會。當時忠民在法會上介紹了他幾次進京打橫幅的經過。語言不多,激動人心。他給我的印象是十分的穩重,誠實可信,語言不善修飾,沒有過激言辭。這時有知情的同修問:「忠民,在天安門廣場派出所邪惡打你,用電棍電你為甚麼一動不動,甚至連一點反應也沒有,像一尊鐵塔,你當時怎麼想的?」他只是笑了笑,沒有更多的表白。法會結束了,可是他卻給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會後,許多同修取了現場準備好的橫幅,相互約定北京見。

2000年的下半年,為了證實大法的事,我和忠民開始了頻繁的接觸。那時他已經主動承擔了大連、金州、開發區、瓦房店等地的協調工作了,他捨棄了在開發區的外資企業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證實大法中來。為了告訴更多民眾法輪大法的真相,他在大連、金州、開發區等地建立了多個資料點,不分白天黑夜地幹著。當時金州的大法弟子講真相工作做得非常好,也有許多成功的經驗,他就幫助協調,帶動了一些金州大法弟子到大連來,承擔了大連地區的資料和光盤的製作工作,同時輻射農村。那時我們感到大連的修煉形勢很好,經常組織全市大範圍的窒息邪惡活動,搞得惡人顧此失彼始終處於被動局面。大法弟子的整體提高,得到了整體昇華。許多同修自己省吃儉用,主動拿出錢做真相資料,這些錢有很大一部份集中在忠民那裏,可是他從不亂花一分錢,吃飯以麵條為主,倒點醬油就可以了。有一次,有同修想見他,我們四人到飯店吃便飯,他始終不想動筷子,問其原因也不吭聲,等大家都吃飽了他才把殘湯剩飯全部吃掉……

他就是有一股韌勁,從起床到睡下,從沒看到他消沉過。他說:我們要突破常人的觀念,沒甚麼必須睡幾個小時的覺、吃幾頓飯的概念。他基本上是午夜睡覺,凌晨三點左右起床,學法煉功都在別人睡覺時完成了。他發正念每次都在二十分鐘以上。因為他是從教養院堂堂正正地走出來的,激怒了邪惡,所以惡人把目標集中到他身上,把他列為重點通緝對像。儘管如此他依然心靜如水,在惡人的眼皮底下、在邪惡敗物的心臟救度著世人。由於輻射的範圍比較大,具體的買紙、耗材以及印資料等事情都得他做。樓上樓下、車裏車外總是忙個不停,總是喜滋滋的。我感到和這樣的同修在一起修煉,心裏也很高興。有一次他對我說:今天師父又幫我躲過了一大難。原定在金州某小區和同修見面,拿著手機要接頭時,突然手機沒電了。就在他向內找的時候,發現馬路的對面及側面站了許多便衣和警察在等他,他就像沒事人一樣,大大方方地離開了那裏。這樣的例子挺多,每當提到這些事時,他的眼睛裏含著淚水,萬分感慨溢於言表。

隨著大法弟子不斷地走出來,資料點的不斷增加,在尋找承擔資料工作的同修時,對每個人的修煉過程、修煉狀態、以及對正法的認識,還有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程度,他都細心思考過。他說:這個事是不能含糊的,否則會給大法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這種嚴謹的、嚴肅的態度,對我的觸動很大,也使我在這個環境中不斷成熟起來。他看到我的變化時,高興說:你的進步真快,剛認識你的時候,你執著心很多,可是經歷了這些磨難,我感覺到你真放下了很多心、很多執著。這個28歲的小伙子,言語中流露著老弟子的那份關愛、祥和。

2000年的年末到2001年,他和同修多次搶救真相資料點,每次都搶在邪惡的前面,使惡人的迫害計劃一次次的落空,他們只知道大連有個李忠民,是惡人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可始終拿他沒有辦法。他把搶出來的機器當時就能安置下來,馬上又投入證實大法中去,避免了大量的資金流失,保護了很多大法弟子。他經常修正自己的修煉狀態,2001年就提出要恢復集體學法煉功,他說,我們這些做協調工作的人,一定要保證多學法、煉功、發正念,經常切磋、交流,把身邊不正確的狀態調整好,不讓邪惡鑽空子。在當時的殘酷形勢下,儘管集體學法沒有堅持下來,但是,他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如磐石的心對我的觸動非常大。

2002年初,他提出說要成立大連市大法洪傳紀念日。他說:我們大連大法弟子倍受恩師呵護,師父兩次講法、三次報告會在大連舉行,我們應該有大連大法弟子自己的節日。經過反覆商討,大家決定每年的1月9日為大連「法輪大法日」,為此,他付出了非常多的心血,他買來了50多米黃布,製作了四個大條幅。把這一節日莊嚴的告知了大連市民。他在節日的當天晚上到大連沃爾瑪廣場放氫氣球,到東北路和開發區的高速路上,也就是大連的門戶掛出了這些大條幅,對邪惡的震懾力極大。此外還有一些使惡人惱怒的原因。它們氣急敗壞,動用了國家安全部的權力及人力,調動了中山區16個派出所的大批警力,採用了現代高科技的特務手段,成立所謂「重案組」。這個帶有「上頭」指令的重案組,經過一個多月的全面跟蹤定位在1月11日非法綁架了李忠民。邪惡之徒欣喜若狂、邀功請賞,殊不知它們正在通往地獄的路上快速地墜落著。

在大連公安局中山區分局的地下室裏,惡警採用了各種殘酷手段,把李忠民關在「蒸籠」裏,七天七夜不讓睡覺。這個「蒸籠」終日不見天日、整夜被卡拉OK聲環繞著,非常燥熱,潑到地上一盆水一會就蒸發掉了。這還不算,它們把他吊在窗欄杆上,使他受盡了肉體之傷痛。為了抗議這一法西斯酷刑,李忠民開始了七個晝夜的絕食絕水,並被強行灌食。他大聲反覆背誦師父的經文,這種堅強的意志,令在場的惡人膽寒,令善良的人深深的敬佩。整個七天七夜的審訊中無任何口供。惡人拼湊了一份所謂的「口供」用來作為非法審判他的證據。在法庭上,連「公訴人」也不得不承認:「這份口供沒有李忠民的簽字」。

但是「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根本就沒有講過甚麼法律」,在「零口供」的情況下,惡人竟然無恥地搞起了所謂庭審。在庭審現場上,李忠民和另外一名女大法弟子以及庭內外的大法弟子發正念、正念正行,在「審判」的關鍵時刻,會場停電、電腦死機,使非法審判一度中斷,使邪惡的「公訴人」語無倫次、神志不清,被法庭內上百人所恥笑。當「公訴人」出具證據時,他竟然拿起李忠民製作的「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橫幅在法庭上展示出來,引起哄堂大笑。為了展示更多的證據,這個「公訴人」拿起了傳單,大聲念道:「日本弘基先生說:『法輪大法在日本洪傳……』」,被法官喝斥,再一次引起哄笑。緊接著,為邪惡扛資料的人跌倒在地,人們大笑著、議論著。現場秩序一片混亂,這次邪惡的「審判」不得不流產。

又經過了47天的籌劃造假,惡人採用了「移花接木」的辦法,斷章取義,拼湊了一個光盤作為定罪的證據。這一次採取了秘密開庭的辦法,並非法判李忠民15年徒刑。

就在這年的7月份的大連,下起了比豌豆還大的冰雹,與歷史上的「六月飛雪」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面對這一切,忠民把它看得淡之又淡,但是當談及他被抓的原因時,他非常的痛悔。他向內找:在一定程度上有「幹事心」;沒有智慧、理智地證實法,落入了魔窟,沒有把正法時期的任務完成好,他很後悔。

他在看守所絕食抗議一百多天。兩個月後,他就離開了看守所,被惡人送到了瀋陽大北監獄。後來,我就再也沒有見到過李忠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