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各國請願法輪功學員特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18日】3月15日,來自歐洲、亞洲、澳洲和美洲的二十幾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集聚在日內瓦為停止迫害法輪功而呼籲。來自澳大利亞的李女士、丹麥的麥克和俄羅斯聖彼得堡的基尼斯(Denis)為了共同的心願而從世界的不同地方來到了日內瓦。

澳大利亞老年學員跨越大洋為女兒呼籲

悉尼李女士談到她的48歲的女兒顏海玉時說:「我女兒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兩次,被警察關押三年半,被折磨得都差不多死了。她曾被吊起來打24小時,沒吃沒喝。現在流離失所。」

李女士本人於2000年8月來到澳大利亞。雖然是位七十多歲的老年婦女,她也曾在中國親身經歷迫害。回顧在中國的日子時,她說:「我從九六年開始煉功,煉了身體就很好,所以我一直煉下去。從99年7.20,江澤民就鎮壓我們法輪功,把法輪功的學員都抓起來,真是抓起來,那是一片恐怖啊。那我們去天安門煉功,我們也想和平請願。我在北京被關了三天,他們(警察)折磨我,問我們為甚麼去煉功,逼我們表態以後不煉了。我們當然不答應。我女兒也被抓了。開始關在同一個派出所,後來轉移了……她去年8月份放出來,申請過護照,被拒絕了。中國政府不給她護照,因為她煉法輪功……她現在離開家了。要是她再被抓起來,她會死掉。」

在澳大利亞,為了營救她的女兒以及其他法輪功學員,她每天都在中國駐悉尼大使館前靜坐請願,風雨無阻。還參加所有的講清真象的活動。她說:「2001年,我參加從悉尼到堪培拉的步行,為了我女兒和其他的法輪功弟子。我要告訴世人,煉功有一個好身體沒有錯。我腿都跑軟了,跑不動了。」

「剛開始的時候我本來不想來日內瓦,我兒子告訴我,日內瓦有人權會議。我想起我女兒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就決定要來。想讓更多人知道,這場鎮壓還沒有結束。」

俄羅斯學員克服經濟困難,為法輪功學員的人權呼籲

基尼斯(Denis)來自俄羅斯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是一家電腦公司的職員,兩個孩子的父親。2000年他的母親得到了《轉法輪》,並把法輪功介紹給了他,從此他和他的母親一直在一起修煉。他的妻子一開始比較小心謹慎,但她漸漸地看到了他的正面的變化,所以她也開始修煉了,這次他的妻子和他的兒子一起來到了日內瓦。

俄羅斯人的月平均收入只有二三百美金,幾乎每次到外國參加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活動,他們都得借錢,而且經常為了省錢,俄羅斯學員得乘坐幾天幾夜的長途車。比如2002年4月一些俄羅斯學員坐了兩天三夜的長途車到德國柏林參加對江××的抗議。和大多數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他們住在最便宜的由防空洞改成的旅店裏,在超市買食品。

基尼斯說:「我們來到日內瓦當然都是我們自己出的錢。一開始我準備讓我的妻子自己來,我在家帶孩子,這樣經濟負擔不至於太重,但考慮到這件事情非常重要,所以我們就都來了。」

基尼斯說:「我來到了日內瓦,這個行動本身就說明了我是反對針對法輪功的迫害的,我反對中國(江氏)政府在全世界散布的關於法輪功的謠言,在俄羅斯江氏也試圖散布這樣的謠言。散布這些謠言的人就是為了逃脫他們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罪責。」

「我來到這裏是為了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期間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讓全世界的人們了解迫害法輪功的真象,讓人們知道這場迫害是針對真善忍來的,這是在破壞人性最好的東西。這場迫害中傳播的對法輪功的誣陷造謠也在毒害著那些直接參與迫害的人,也在毒害著那些對這場迫害麻木不仁的人們。」

丹麥學員呼籲懲辦江羅劉周

丹麥的麥克煉法輪功四年多了。今年是他第四次來到日內瓦在聯合國人權會議期間請願。麥克說:「我們傳達的信息是,呼籲停止已經進行了近五年的對法輪功的鎮壓,每一天,每一個小時在中國都有人在被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只是因為他們煉習這個和平的功法,」

「我希望通過這個活動傳達給大家幾個信息,首先,我們向中國政府呼籲停止鎮壓法輪功。其次,我們希望能夠把對鎮壓負有責任的人送上法庭,伸張正義,這些人是江××,羅幹和另外幾名參與迫害的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