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脫手銬 兩天出牢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17日】大陸南方某地兩年前開法會,被壞人告發,惡警綁架了數名大法弟子,我是其中一個。

我被帶到派出所,警察兩人一組對我審訊。他們問我姓名、年齡、住址等,我說:「我的名字並不重要,你們是針對法輪功搞打壓,這才是實質。」警察掏出手銬說:「把這個戴上!」我拒絕配合說:「這玩意是給壞人戴的,對善良的老人你們不能用刑具!」警察擺弄著手銬又問:「你究竟叫甚麼名字,多大年齡?」我說:「你們真想知道,我告訴你吧,我就叫大法弟子,年齡就是老人,就是重病纏身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的老人!」

接下來我便給警察講真象,就像擺家常一樣地談,語氣平靜祥和,警察在注意聽。看得出來在大法弟子正念帶動下,也帶出了警察的「善」念,那手銬放桌上也不銬人了。在談話中,警察也變得和氣了,他們知道法輪功都是好人。時間真快,兩小時過去了,又輪換兩名警察繼續審訊,結果如前,審訊筆錄仍是空白。轉眼他們又更換了另一組警察,審訊結果仍無進展。警察在大法弟子面前感到力不從心,欲罷不能又無可奈何!又過了兩小時,他們再換來一組警察。警察輪流休息,企圖用「疲勞戰」、「車輪戰」、「不吃不喝」等方式折磨大法弟子,結果都以失敗告終。

在審訊過程中,我的正念很強,沒有怕心,始終記住師父的話:「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從深夜到第二天警察雖輪換多次,「笑臉」、「惡臉」表現充份,對我卻無計可施。後來換了一組警察,他們兇相畢露,採用暴力對我搞體罰逼供仍無效果,又出手打我,並強行脫掉我的衣服非法搜身,結果在我內衣口袋發現電話號碼,惡警通話後才知我的真實姓名。

當時惡警打我耳光、抓頭髮、打頭部、打身上時,只覺得被擊打部份肉身像有一層厚厚的保護層,將惡警的拳腳彈回去了,而我身上只有麻木感沒有痛感。我親身感到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弟子,師父為弟子承受了許多。後來惡警把我綁架到另一派出所,又連續審訊到深夜。警察累了,他們用手銬將我銬在長條椅上,派專人監視。

夜很深了,我想闖出派出所。看門上有明鎖和暗鎖,又有專人把守,知道出門很難。但我闖出魔窟的心卻很堅定。我深知闖出魔窟是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邪惡安排的舉動,義不容辭!出去後,大法弟子才能在正法洪流中更好地助師世間行。正念出行動跟,黎明前的涼意使我更加清醒。我試圖打開手銬,我的東西比如手錶、錢包、鑰匙、皮帶等物都被警察搜去,我沒有開銬工具,但有超常的能力,確信可以正念正行脫銬!於是我猛拉手銬,想手腕縮小用力拉出手銬。我的手拉呀拉呀,拉得手背紅腫發痛,都沒拉出,我不怕痛又繼續拉,手背已經腫大,骨子裏都發痛(我手背紅腫疼痛了大半個月才好),我仍不甘心,還要拉!這樣拉一陣始終無法脫離手銬。實在不行了,我就請師父加持!想到《轉法輪》中說,另外空間的身體可以變大和縮小。如果銬子不變,我的手縮小了,移動手的位置不就脫出來了嗎?!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的手真的縮小了,我試著慢慢脫開手銬,奇蹟出現--我終於自由了!這時突然有警察敲門,看守把鎖打開放人進來,然後他又關門上廁所。在這數秒空檔中,我乘機走出派出所,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了。

大法弟子脫開手銬,闖出魔窟的例子很多。這種反迫害行動是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安排,窒息邪惡,震懾惡警,警醒世人慈悲偉大的壯舉,是大法神威的展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