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16日】我是吉林德惠市的一名法輪功學員,於2003年4月被非法勞教強行送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到勞教所後,被送到教育隊進行洗腦,教育隊的惡警逼迫我寫「五書」,我不寫。看我的態度很堅決,惡警們氣急敗壞地直接將我送到前樓的強制轉化班洗腦。

到洗腦班後他們還是叫我寫「五書」,我不寫。惡警高春博就將我的雙手銬在床上,將我的雙臂吊起來。惡警呂天龍還用報紙將門上的小窗戶糊住,怕別人看見(因為他們幹的都是見不得人的事)。惡警高春博手裏拿著兩隻高壓電棍逼問我:「寫不寫?」我說:「不寫!」他就用兩隻電棍對準我的額頭猛烈的電擊,滿屋子都是高壓火花的劈啪聲。第一次電棍電擊後,我挺過來了。他們沒達到目的,就對我進行第二次電擊,這次他對我臉上的各個部位進行電擊,這一次時間和強度比第一次長而猛烈,而且還有皮肉的焦糊味。第二次電擊我又挺過來了。接著他們對我又進行第三次電擊,這次他們先電擊我的脖子,而且又換到身體的其他部位,這一次我承受不住,被迫違心地寫了「五書」。[注]

從轉化班回到捨裏後,由於臉部被電擊後已經變形,沒有一塊好地方,臉和脖子上都是大泡。其他大法弟子看到我被摧殘這樣,於是教育隊的大法弟子開始集體絕食。

當時勞教所正在辦強制洗腦班,很多大法弟子被送去強制洗腦,每天都能聽到痛苦的慘叫聲和電棍的劈啪聲,非常恐怖。在這種嚴酷的形勢面前,大法弟子們沒有退縮,採取了集體行動,決定用自己的生命去捍衛大法。邪惡被震懾了,膽寒了。於是解散了洗腦班,強制洗腦以失敗而告終。

後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有十幾名大法弟子都寫了嚴正聲明,邪惡十分恐慌,他們就控制惡人嚴密監視大法弟子,不許盤腿(打坐姿勢),不許說話,不許閉眼睛等,處處都在監視。

在這期間,我結識了一名叫李玉桐的大法弟子,是德惠市邊崗鄉的農民,他是在長春工地打工時發真象資料被非法綁架的。被綁架後,長春市內的幾個勞教所拒絕接收,惡警就將他送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強行勞教。由於他自始至終抵制邪惡,始終被關在嚴管舍裏。後來他絕食抵制迫害,惡警們就將他關進小號進行迫害,並進行強制灌食,每次都遭受很大的痛苦。後來他被分到三大隊,由於不配合邪惡之徒,惡警就繼續把他關小號進行折磨,每天將兩臂用兩隻手銬銬在鐵欄杆上不讓動彈,而且還遭受強制灌食。由於長期灌食迫害,使他的食道和呼吸道造成極大的損傷,後來被折磨得已經不行了,才通知家人將他接回,幾日後終因呼吸衰竭等被迫害致死。

大法學員楊立東現在已經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皮包骨頭,可勞教所寧可草菅人命,就是不放人,置大法弟子的生死於不顧;大法學員宋立軍,突然間全身癱瘓,而且不能說話,送到醫院沒查出病因,即使這樣,勞教所也不放,而且強行勒索家人交看病的錢。

勞教所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非法加期,現在勞教所還非法關押一些已經到期的堅定的大法弟子,他們正在遭受非人的迫害。在此,緊急呼籲海內外的大法弟子和各界正義之士及大法弟子的家屬,密切關注此事,並伸出援助之手,積極進行營救,助磨難中的大法弟子早日闖出魔窟,早獲自由!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部份責任人及電話:
郭俊鵬 所長辦公室 0431─2511197
鄭海令 管理科長 13331651669
王春世 衛生院長 13844002938
張明才 大隊教導員 13596197371
馮偉 大隊教導員 13844968179
劉希多 看守所幹警 13596054520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