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川西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長期拒絕佩帶罪犯標誌牌,不承認自己是罪犯。2002年9月,川西女子監獄舉辦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惡警強迫所有堅持正信的法輪功學員在操場跑步,跑不動的必須向惡警喊罪犯報告詞,經批准方可休息。否則就被車輪戰式拖跑,直至累得奄奄一息。

法輪功學員高紅香(音),被車輪戰式拖跑整整一天,她沒有屈服,第二天拖跑時,犯人對她連踢帶打。之後將她關入禁閉室中捆繩子,她幾度昏死。監視她的犯人在惡警的指使下用不吃飯來恐嚇高紅香寫保證書,高監區長還強行給高紅香剃了一個陰陽頭,並叫囂「你就是個罪犯。」

法輪功學員張瓊芳被秘密帶到禁閉室,王監區長、高監區長、何股長將她捆繩子,長達3個多小時,並打她的臉、胳膊,並威嚇她:「不許將捆繩的事告訴別人,否則你脫不了手,我們也脫不了手。」高監區長強行給張瓊芳剃了一個陰陽頭。

法輪功學員張紅瓊被關禁閉室捆繩子,多次昏死,被剃陰陽頭。

蔣年麗被關入禁閉室,吊銬了近一個月。

劉代瓊(音)要求煉功,被每天罰站,從早上6:00到晚上23:00,一連站了3個月。

法輪功學員馮靜被關入禁閉室,惡警對她捆繩、吊銬,馮靜一直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食,導致急性肺炎,生命垂危,住院後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經雅安地區醫院全力搶救才免於一死。

2003年非典期間,川西女子監獄將拒絕吃藥的法輪功學員一個個分別強行拖至辦公室,五、六個惡警將法輪功學員按倒在地,強行灌藥,並拳打腳踢。

2003年法輪功學員朱明容因拒絕喊「罪犯報告詞」,惡警將與朱明容同一監室的犯人一起罰站,不讓吃飯、睡覺,晚上監室犯人毆打朱明容。法輪功學員張紅瓊拒絕喊「罪犯報告詞」,惡警懲罰與她同監室的犯人一起罰站,不讓吃飯、睡覺,還特意指使精神病患者犯人邱又清(音)打她,並慫恿邱又清說:患精神病者打死人不犯法。

四川樂山法輪功學員羅芳,大學畢業,本來打算出國,並辦了手續。被惡警抓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裏遭受了迫害,身體極度虛弱,邪惡害怕出現生命危險,把羅芳放回家。之後惡警將她綁架並非法判刑送到川西女子監獄。

在監獄中羅芳堅持煉功,邪惡派4個犯人看管她,由於倍受折磨她身體幾近癱瘓,已經無法正常行動,最近羅芳絕食抗議。

2003年法輪功學員梁華默背經文時被看守她的犯人發現後,被毆打一個小時,第二天,其他法輪功學員知道後,集體絕食抗議要求懲治打人兇手。

被惡警利用的犯人很多被減刑,如楊貴英、姜全志(音)等。

關押在川西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劉英,2002年到刑期後,惡警擔心它們的暴行被曝光,將劉英非法加刑3年,並轉移到四川省女子監獄。

2002年4月,法輪功學員張紅瓊撕下牆上的污衊大法的宣傳畫,惡警將張紅瓊以及不喊罪犯報告詞的蔣年麗、張瓊芳、蘇南、王建輝、張志勤、胡慧,陳西平(音)、姚遠貞等關入小監或禁閉室,並分別採用捆繩、吊銬等酷刑折磨她們,時間最長的超過5個月。

張志勤(音)被捆繩、斜背銬,此前她因要求煉功被惡警和惡警指使的犯人毆打,寒冬臘月穿著單衣在室外受凍,她被迫絕食45天,抗議監獄的這種迫害。後來她被轉到省女子監獄。

王建輝、張瓊芳被捆繩、吊銬折磨達半個多月,由於受刑時間太長,她們的腳很長時間都不能走路。

張紅瓊、陳西平(音)被吊銬,她們絕食抗議,惡警強行插管灌食。

姚遠貞:關入禁閉室後,惡警無恥地派了一個陰陽人(兩性人)姜全志(音)看守她,半夜姜全志對姚遠貞耍流氓,後來姜全志竟然獲立功減刑。

川西女子監獄十二監區部份惡人名單
監區長:王亞欣,高 梅
股長:何群芳,王雪萍,周 林
幹事:趙紅梅,陳建梅,陳 薇,陳 秀
犯人:楊貴英、邱又清(音)、姜全志(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