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河油田大法弟子辛敏鐸自述慘遭迫害的經歷(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14日】

遼河油田職工家屬你們好!

我叫辛敏鐸,是物探公司測量分公司的職工,可能很多人都認識我,或聽說過我的事。

我1996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7月江××集團開始鎮壓迫害法輪功以後,某些領導產生了恐慌,怕受到牽連,為了自己過得踏實一點,非法把我判了三年勞教,送進了盤錦市勞教所。在勞教所裏,我受盡了恐嚇、體罰、侮辱、毆打和折磨,後來經歷了近半年痛苦的絕食抗爭,被關押了11個月,瀕臨死亡,才被送回家。當時我的體重只剩下80斤。


右圖是我從勞教所出來第三天的照片。這張照片照得也很艱難,剛回家時站不起來,我用後腦勺頂著牆才能勉強站住。

後來開十六大,盤錦市大批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警察也跑到我家去抓我,因我發現有多人被抓,早一步離開家,才躲過此劫。從那以後,身體沒有恢復,走路還搖搖晃晃的我,被迫流離在外,有家不能回。

在2003年4月2日我在外不幸再次被無故綁架。警察抓人完全沒有理由,也不通知家人,身上1000多元錢被警察搜去,過後當事人拒不承認。一個姓趙的惡警惡狠狠的發誓說:「這回如果不把你送進監獄我就跟你姓……」。這以後不知它們編了甚麼樣的罪名,寫了個訴訟送到檢察院,後被檢察院駁回。我在盤錦市看守所經歷了近一個月的「定位酷刑」:把我用手銬子大字型銬在地板上,鼻子插管灌食,屎尿犯人接。當我兩臂嚴重受傷,生命垂危時被放回,並且訛了我家兩萬元錢。回家不到一個星期,警察就跑到我家去騷擾,當時我兩臂疼得睡不著覺,身上的衣服我自己根本就脫不下來。警察走後,我又一次被迫搖搖晃晃地離開了家。現在我手上腳上還有清晰的傷疤。其實一個人是很脆弱的,回想過去,如果我不是修煉法輪功的,早就被折磨死了或是精神崩潰。又快一年了,我一直不能回家過正常的生活,並且危險一直存在,隨時有被抓的可能。一個小偷被抓住,也就是關15天,如果和警察勾結還有當場被放的可能。法輪功學員被抓,大筆一揮就是三年教養,盤錦市實驗中學的英語老師孟健被判刑13年。你說他們害誰了呢?

近五年來,法輪功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全國有名有姓有據可查的,已有900多人被迫害致死,小小的盤錦市就有3人被害死,被勞教的有200多人,被判刑的近20人。看守所、勞教所裏有著各種各樣折磨人的辦法,我們原來只有在電影裏才能看到的酷刑,在現實中都發生著,如老虎凳、烙鐵燙、手指釘簽子等等,還有一些聞所未聞的新方法。我本人就經歷了很多的酷刑和毆打。在遼河油田看守所,多次被野蠻灌食。與其說是灌食,不如說是上刑,被一群犯人按在地上,門牙被撬活動了,牙床撬腫了,灌的是很多的鹽加玉米糊,多次窒息險些送命。

在盤錦市勞動教養院,我曾經被關在籠子裏吊了七天,我雙手被吊著,那個大隊長唐曉彪往我臉上吐吐沫,天天電棍電我。還有一次我被連續吊了三天三夜,最後腳腫得老高,自己的拖鞋都穿不進去;我曾經前身被電棍電得看不到一塊好地方;曾經被拿頭撞地板;曾經被一群警察拿著警棍輪番打;曾經在操場上被1米8大個的惡警陳長力拳打腳踢,直累得他呼呼直喘;每天上廁所受限制,曾經因上廁所的問題多次挨打;曾經胳膊上被綁著鍬把,再綁在床上強行打點滴三個月;曾經每天被強迫坐塑料板凳,有近兩個月時間,每天要坐18個小時。曾經被野蠻灌食……。

在盤錦市看守所,我被用手銬大字形固定在地板上,鼻子裏插個管一直插到胃裏,犯人用針管天天往裏面打米湯。這樣過了幾天後我的胳膊受傷不能動時,惡警叫犯人每天放風時拽我的胳膊,美其名曰:給我活動活動,怕我胳膊被綁殘了。實際上是給我上刑。那疼痛無法言表,開始疼得大叫,後來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就這樣整整過了26個日日夜夜……

修煉法輪功後,我在單位裏兢兢業業的工作,任勞任怨,技術上我毫不保留,主動幫助同事。為人不斤斤計較,寬以待人。我為甚麼能做到這一點呢?因為我們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是師父對弟子的要求。不信可以找認識我的人打聽打聽,看看我是不是在說謊,我相信他們會給我一個正確的評價,因為我做到了。當然也有人不理解我,說我傻。在當今很多人看來,做好人的人真傻。在這樣的人眼裏,我可能真的傻。那麼我為甚麼要做一個不計個人得失的好人呢?在以前,我想的也是做人要出人頭地,升官發財,而做好人的理由我卻找不到。自從修煉法輪功後我找到了。我們師父在《轉法輪》裏是這樣說的:「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比如說我們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情,會得到這種黑色物質──業力。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在各種階層都可以做個好人,不同階層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階層有高階層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確對待矛盾,在哪個階層如何做個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種慾望、執著心。在不同階層都可體現出好人來,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階層中修煉。」……這些都是白紙黑字,當然可不只這些,師父告訴我們,人為甚麼會有病、有痛苦?關於做人、關於修煉、關於人類歷史、世間的一些事情等等,你們可以找本《轉法輪》看看。會上網的,用國外郵箱發空電郵至 article@goodarticle.org,就會得到幫助,得到需要的書和資料。或輸入:通過動態網去找。

至於說電視裏宣傳的甚麼殺人、自殺、世界末日,天安門自焚裏的台詞:「德燃燒冒白煙」等等,你也可以看看,看有沒有這些事,你會發現這些電視宣傳全都是栽贓陷害,完全是捏造的謊言。

我們這些修煉者淡泊名利與世無爭,只會給別人帶來益處。有些人為甚麼要跟這些本本份份的好人過不去呢?可能有些無神論者對我們相信神的存在表示抵觸,那我們相信神又傷害到誰了呢?其實那些貪官污吏、地痞流氓就是因為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不相信善惡有報,才甚麼壞事都敢做的。大家應該相信,在壞人堆裏還是無神論者多。

有些人被電視裏的表演所迷惑,認為那電視裏演的一個個有名有姓,「活生生的事實」怎麼能是假的呢?其實你也很容易想通的,如果把你抓起來,無論用的是威脅還是誘惑,你能把握自己寧可自己承受痛苦,也不說假話嗎?如果你能夠做到這一點,那我說你真了不起。只可惜,很多人做不到,那些識實務者為俊傑的人一定會讓你想說甚麼就說甚麼的。下面這張照片是中央電視台拍攝的自焚錄像裏的一個畫面,


你看王進東兩腿中間裝滿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無損。關於天安門自焚的漏洞太多了,在國外各大媒體早就被曝光了,只是中國人還被謊言所矇蔽。

我們告訴人們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多麼的殘酷和邪惡,有些人居然不相信,被電視裏粉飾的太平所掩蓋,電視裏的好話聽多了,覺得中國現在總不至於邪成那樣。如果你相信官方的報導,你可以看看黨報上刊登的孫志剛案、收容所黑幕、司法局長打死人等資料,孫志剛案是2003年3月份發生的事,一個大學生在廣州因為沒有隨身攜帶暫住證被收容,並被活活打死。這件事電視也報過,大部份報紙也都登過。這事能在中國的媒體上曝光,也是費盡周折的。孫志剛之死於4月25日在《南方都市報》披露,立即被中宣部強令禁止,並恐嚇停止一切後續採訪報導;同時印出的報紙被人惡意強購。孫的大學同學給黃村街派出所打電話詢問,被警方破口大罵,並被威脅要追查其電話號碼。孫的高中同學曾在很多BBS上發出這一消息,但全部被立刻刪除,還被版主威脅公安要抓他。後來網民沸沸揚揚,實在捂不住了才曝光的。打死孫志剛的事出在廣州的天河公安分局,在孫志剛被打死以前,就有至少3名法輪功學員直接死於被天河公安分局關押期間。但是這些現在還是「國家機密」。那麼孫的同學是不是反華呢?是不是給中國抹黑呢?是不是影響穩定呢?愛國是甚麼?是愛江××嗎?現在中國媒體的定義是:隱瞞當權者的罪惡就是愛國,揭露當權者的暴行就是反華!他們打著愛國的幌子,幹著欺騙群眾、助紂為虐的事。看看中國的電視、報紙,你會發現中國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馬屁精」大國。大家應該能夠想明白,社會的不穩定不是因為壞人幹的壞事被曝光,而是因為有人去做壞事被掩蓋。

在這裏勸一勸吃迫害法輪功這碗飯的人,不要以為上指下派,你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幹壞事。害死大法弟子的兇手,不會因為是執行上面的意思,他就不是兇手了。你們不相信報應,我可以不講。你們可以回顧一下過去發生過的真實的事。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四人幫爪牙的下場大多比四人幫慘。希特勒的手下最近還不時的會有被抓的。所以幹甚麼事情還是分清好壞的好。中國衛生部部長因為隱瞞SARS疫情被處理。雖然隱瞞疫情是執行上面的意思,但畢竟是他們在電視前瞪眼說瞎話的。所以當了替罪羊也沒人同情他們,那也是他們罪有應得。在我看來,想通過害人的方式得到好處的人是最愚蠢的,到頭來他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大家應該知道我寫這封信是件很冒險的事,不是為了發牢騷,也不是為了能得到甚麼好處,就是想讓大家了解這場迫害,了解真相。當我歷經魔難,闖出魔窟回到單位,我看到的是領導的恐懼,生怕受到牽連。還有同事當著我的面對法輪功的謾罵,我傷透了心,我看到了被謊言欺騙的人心靈的扭曲。謊言是害人的,但它只能害相信謊言的人。也有許多人是知道這場迫害的邪惡,但是卻表現得很麻木。現在的有些中國人對說真話和人對真理的堅持,寧死不屈的精神,表示極端的不理解,而在壓力面前的屈服,昧著良心說瞎話,卻表示理解和贊同,美其名曰:識時務者為俊傑。其實這就充份反映出了道德的淪喪,人們看事情不是用是非、善惡來衡量,而是用物質利益,吃不吃虧來衡量。中國社會已經進入了笑貧不笑娼的時代。但是你是「笑貧」還是「笑娼」,就能反映出你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在我看來,善惡必報,人有善念才會有美好的未來。很多大一部份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官,保住自己的工作,害怕受到牽連,甚至是為了得到獎金、為了一點點私利。但我要說的是,別人害你那是別人犯錯誤,你去害人那就是你的錯。每個人都得對自己所做過的一切負責。

不要以為法輪功與你無關。迫害法輪功的事就在你身邊發生,你對此事的看法就能反映出了你的品質、你的心,每個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大家想過沒有,為甚麼這幾年天災這麼多,乾旱、地震、洪水、蝗蟲等等,還有以前沒聽說過的,「沙塵暴」、「非典」、「禽流感」,誰知道過些日子還會冒出個甚麼來。也許下面的一段話能給大家個啟示。漢代大學者董仲舒研究了過去天災與人的行為的關係,認識到天災的出現是對國家失道行為的譴告,而若對天之譴告不思反省,奇異天災就會來臨,以警示世人。尚若還不能改過,真正的災害就會來到。(「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漢書》)。

如果看到這封信後大家能夠花點時間來了解法輪功,了解事實的真象,對這場迫害認真的進行一番思考,當你真的明白事實的真象時,你會發現這時間花得是值得的。那我覺得我冒這樣的風險也是值得的。我還要告訴大家,做好人才會有堂堂正正的感覺,上天會懲罰壞人的。其實有千言萬語,因為篇幅有限,無法一一道來,可以給我寫信。最後願大家輕輕鬆鬆度日,明明白白做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