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14日】煉功前我全身是病,多方求醫但醫治無效,身心非常痛苦。

96年的一天,一位朋友送來一本《法輪功》修訂本,看後覺得平時想不明白的問題書中全解答了。宇宙、人體、生命、生老病死之謎一下全解開了。從此我走上修煉法輪大法之路。修煉後時間不長,我就感到自己心性上、身體上變化很大,以前上班總覺得身體吃不消,修煉後,渾身總有使不完的勁。工作上不怕吃苦,兢兢業業的,同事之間關係都很好,領導也信任我,家庭也很幸福,生活充滿陽光。

99年7月20日,在原國家主席江××授意下,全國範圍內展開了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運動。我於2000年10月就去北京上訪,想以自己心身的變化告訴政府法輪大法好,修「真、善、忍」沒錯。但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沒走幾步,就被守候在廣場那兒的便衣、警察團團圍住並強行推上了警車,送到了北京市某派出所。

由於不說姓名和地址,被單獨帶到北京大興縣派出所。在路上警察把我關在行李倉內,有座位也不讓我坐。在院內警察逼我說出姓名和地址。我說:我是中國的大法弟子。直到天下雨才讓我進了屋。這時進來一個胖子,惡狠狠的將我包裏的東西全倒在桌子上,發現了大法書,還揚言說:「你只要說出姓名和地址,我們就把大法書籍還你,並送你上火車。」就這樣,在保護大法書籍的過程中,我被惡警騙到了大興縣看守所關押。隨即它們通知當地的610、單位、派出所來人將我押回蘭州。我被拘留了15天。

回來後,單位領導叫我寫保證,我不寫。於是他們以停止工作和停發工資的手段對我進行經濟上的迫害,這幾年不給我安排工作,也不發一分錢的生活費,生活的艱難程度可想而知。

在2002年10月底,單位領導夥同洗腦班的邪惡之徒,以安排工作為名將我綁架到蘭州我市龔家灣洗腦班。從那時起,我就失去了一切人身自由。鐵門、鐵窗、鐵鎖鏈,住房內三張床位,其中兩張床位是單位派的或邪惡指派人員的,實施24小時的監控。上廁所都有人跟著。我們同修之間不能說話。長期將我們控制在僅15平米內的房子。有時半小時查一次房,晚上不讓鎖門。我們的包及東西他們隨時都可檢查。平時他們派來一批又一批的所謂的幫教人員(從各單位抽調來的)給我們做工作。

在2003年9月對我實施進一步的迫害,為了掩蓋迫害手段,把我單位派的陪教人員支走,換上它們安排的邪惡人員,以談話的名義把我騙到了洗腦班對面的勞教所,將我的手用手銬銬在禁閉室(廁所)鐵門的最高處,就這樣不分白天黑夜的吊掛著,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不給水喝,吃飯也不給鬆銬子。我要求上廁所,邪惡之徒卻說:尿褲子裏吧。由於長期吊掛,雙腳小腿都腫脹的變了形,疼痛難忍,胳膊手指失去了知覺。

這就是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龔家灣洗腦班是一個地地道道栽贓、陷害法輪功,用殘酷手段折磨強制逼迫大法弟子為江氏集團撒謊欺騙愚弄老百姓的場所,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江氏黑窩。我今天寫出此文,目的是勸那些惡人不要再對大法弟子行惡、不要再破壞大法,給自己留條後路吧,要知道,善惡終有報,在此也提醒世人,不要被江氏集團謊言所欺騙。

[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